没想到虫虫布的疑阵这么快就被识破了,这下真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可以给你那份资料,但是王强·········我只能给你一个提示,能不能找到人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这是赤刚才特地交代的,想来他已经知道他会怎么做,所以特地‘叮嘱’他消息可以给,但必须给他留点。明摆着是对人家那位幕后律师上心了,怎样都要把人给逼出来。

  “呵呵···········条件是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期限是三个月。”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哈哈······南总,你搞笑呢吧,凭什么我要答应你这种无理的要求。”她可不是白痴,身份暴露后,敌人还会给你糖果吃,不是真傻就是太腹黑,摆明要折磨你,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但是绝对不是好事。

  “无理吗?不见得吧,你为了接近我,不也一样做了我的女人吗,而且····还强吻了我····这么算起来,你似乎还欠我个吻啊···”紫色眸子直盯着她那小巧而饱满的粉唇。

  “····”

  拜托那也叫强吻,那强奸犯犯案是不是可以说是在进行爱的抱抱。再说了她自愿跟被迫能一样吗?主动权就不同了好吗?

  “怎么样,不同意?”南煜炎对她的拒绝倒是不意外,太容易得手,就失去趣味了。

  “南总明明可以用更好的条件引诱我,为什么不用。”蓝忆童没有回答,只是反问。

  “事情太容易,不就失去乐趣了吗?”他知道她说的条件是什么,他原本可以直接撤销对蓝烨城的控诉,可是人家赤少已经发话了,好友的需求,偶尔也是可以满足一下的。

  事实是南煜炎很想看赫连赤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那吃瘪的样子,果然够腹黑的··

  “对了····南林的那块地·····很适合开发成度假村,不如····买下来怎么样,不过听说···那有个孤儿院,好像·····”南煜炎语气缓缓的说道,紫色的眸子里满是算计。

  “够了····”蓝忆童怒瞪着他。

  可对方似乎丝毫不在意她的怒火,仍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蓝忆童想到虫虫和躺在医院的妈咪和在拘留所里受苦的爹地,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别动孤儿院,你想怎么样都随便,但是安琪儿孤儿院,我不准你动。”蓝忆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

  安琪儿孤儿院是虫虫的命,所以她要帮她守护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

  “哦············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南煜炎一副预料之中的样子,看的蓝小姐恨的牙痒痒,感情他早就想到用这个威胁她了,难怪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蓝小姐再次肯定道‘真是只腹黑的妖孽’。

  “不就三个月吗?就当撞鬼了。”蓝忆童一副豁出去了样子,模样十分不情不愿。

  南煜炎蹙了蹙眉,起身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还没等蓝忆童反应便俯身吻住她的唇,柔软香甜,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那天被她强吻之后,就一直很想在回味一下这种感觉,这么想着,便加深了这个吻,舌尖慢慢的勾勒着她的唇形,而后轻轻撬开贝齿滑入她口中,灵活又有技巧的与之相缠,挑逗。

  蓝忆童顿时惊悟,慌忙想要推开这个侵犯她的妖孽,却被他把手反握在身后,怎么也挣脱不开。

  南煜炎见她反抗,便扣着她的手,顺势一拉,把她禁锢在怀里,移到不远处的沙发上,两人顺势一倒,跌入沙发里。

  见她还在反抗,便空出一手把她双手钳制住固定在头顶,这样一来身下的人便无法在反抗了,只是仍不放弃的在扭动着身躯,殊不知在这种情况下,她的任何动作在男人眼里都是在变相的引诱,南煜炎抬起头暂时离开她的唇,紫色的眸子因染上几分情欲而显得更加魅惑。

  “你再动的话,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在这里就要了你。”声音有些嘶哑,额角因为隐忍可以见到微微凸起的青筋。

  “······”

  听到他的话,蓝忆童一惊,便不敢在动,身体紧绷着。

  好不容易重新获得自由,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因为气息不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见身下的人瞪着铜灵般大的猫眸怒瞪着他,棕色的眸子因为刚才激烈的吻染上一层薄薄的水雾,看在他眼里丝毫没有了威慑力,反而更加像是在邀请,再加上那张被吻的有些红肿的小嘴,更加显得妩媚,娇艳。

  突然只觉下腹一紧,他俯身再次吻上那片建言欲滴的唇,这次吻的更加激烈,仿佛要把她整个人吞进肚里,大手顺着腰侧滑进她的T恤中,覆上她的娇柔。

  蓝忆童一惊。嘴上用力一咬,南煜炎吃痛放开了她,蓝忆童便借此,腿稍一用力狠狠撞向他的胯下,手用力一推把他推到了地上。

  南煜炎反应还算快,身体侧了一下。但还是被撞到了大腿内侧,整个人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shit···”南煜炎低咒了声,这丫头劲还不小。

  “丫头,你想谋杀亲夫啊。”语气好不委屈。

  6…酷a匠C网_首(m发

  受点苦能一亲芳泽,值了···

  蓝忆童怒瞪着他,赶忙站起来整理好被弄乱的衣着和柔顺的长发。确定一切稳妥之后,两手叉腰,大有菜市场大妈要吵架的架势。

  “你还委屈上了,什么···亲夫,谁说的,谁认可了,谁批准了。竟然敢吃老娘的豆腐,靠······老娘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啊,还有别叫我丫头。”

  蓝忆童气得直爆粗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妖娆的猫说:

  第一更,希望亲们喜欢霸宠,多多支持猫~求追,求撸,求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