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家····

  “哇····猫儿,你今天绝对是艳惊全场吧,太美了···”虫虫十分夸张的惊叫道。

  她担心猫儿所以一直在客厅里等着她,谁知太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直到听到有人叫她,刚睁眼就看到一张美艳的脸在她眼前,所以·····

  猫儿挑了挑眉眼看着虫虫,在她身边挪出个位置坐下。

  “那是必须的。”猫儿毫不谦虚的撩了撩头发,摆了了个风情万种的POSE。

  “得了,臭美的。”虫虫好笑的看着她。

  这丫头根本不懂什么是谦虚。

  “怎么样,有把南少迷得神魂颠倒吗?”

  “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本小姐出马,还有拿不下的人么。”那语气狂妄的一点不虚假。

  虫虫:“·······”

  “你那边怎么样了,还顺利吗?”

  “还算顺利吧,不过SMU国际请了L·C来处理这个案子,我第一次跟他交手,听说这人很难对付,就这两天我就已经跟他有过几次私底下的较量了,虽然还没正式交锋,但是我已经肯定这人绝对比想象中的更有实力。”虫虫轻缓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兴奋。

  当你在领域中处于一定高度时,遇到能够较量的高手,多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对了,他似乎知道了安姐不是自己在处理案子,而是有幕后在帮她。不过··········这个只是我的猜测,安姐一向很小心,怎么说这种事暴露最大的损失是她嘛,所以可能是我想多了。现在肯定的是这个人基本已经知道我们这边的套路了,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拿到资料和找到王强。”

  “恩,我知道了。”猫儿也正经的应了声。

  “不过听比说的那个L·C似乎蛮厉害的样子。”棕色的猫眸微微半阖。

  在猫儿的印象中,虫虫就是律政界的常胜军从来没有人能打败她。总之就一句话:要虫虫输官司除非自愿,否则下辈子请早吧。

  “我查了他的资料,他是赫连家的二公子,哈佛毕业后没有继承家业,选择自己在外打拼,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在律界很有名望,就是那家LOW---K,综上所述,这个人还是个很有骨气的男人。”不难听出语气中的敬佩之意。

  “唷···········这语气,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我可是要吃醋了。”猫儿煞有其事的努努嘴。

  “别胡说。”虫虫迅速解释。

  “我可从来没见你夸过谁啊,现在竟然对一个没见过面的敌人表露赞赏,哎·······我的地位······看来是不保了。”猫儿酸酸的说道,为了表明真实性还抹了抹眼角,那摸样演的活灵活现。

  虫虫:“·······”

  “好了,别演了。看了这么多年,早有免疫力了。”虫虫无奈的打断她。

  猫儿:“······”

  虫虫总是这么没有良心·····人家可是很认真的·····“对了,你刚才说的赫连家的二公子叫什么名字。”

  “赫连赤。”

  “赫连赤····”猫儿惊讶的说道。

  “你确定是赫连赤。”

  “确定啊,虽然他现在没有继承家业也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一般很少人知道他,但是我敢肯定。”虫虫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惊讶。

  “怎么了,你认识?”

  “在此之前是不认识,不过·····以后可能会很熟。”猫儿话中有话的说,猫眸里闪现一丝皎洁。

  “什么意思,他惹到你了。”

  会让猫儿说出这种话的人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看上人家了,这种情况在至今为止16年中还尚未发生,还有一种就是那人惹到她了。

  “这倒不是,而是她的宝贝妹妹。刚才在酒会上沟通了会儿感情,‘一见如故’了,赫连家和南家是世交,,所以赫连珊和南煜炎从小就有婚约在身,不过两人似乎在两年前闹掰了,这次回来好像是想再续前缘的,今天的酒会两人会出现,估计跟这个有关系。”猫儿有些嘲弄的说,想起赫连珊她心里就不舒服。

  “这么劲爆,这么说来今晚你跟她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咯。”虫虫不客气的调侃道。

  w酷√匠WO网@T唯I一y?正%;版BM,其N他5{都"Y是盗9《版

  “什么情敌,做我对手她还不配。我只不过给她在人生的认知上添了点新的知识而已。”猫儿漫不经心的说。

  “····额····,你到底做了什么?”虫虫不免为赫连珊捏了把汗,听这语气应该把人家整的够呛。

  “没什么,明天就知道了。”猫儿也没再解释,饱满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

  虫虫也没再问。

  “不过···这样事情就复杂了,如今赫连珊应该对你很有敌意,你在接近南煜炎会不会有危险啊。”虫虫有些担心的说。

  相比猫儿虫虫一向心细,所以很多事情不得不做好事前预备。

  “不会吧,就算在怎么厉害,她还不至于把我吃了吧。”猫儿不以为意的说道。

  后来的事实证明虫虫当时的担心是对的,她们真的小觑了赫连珊的狠劲,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不管怎样千金难买找知道····

  “好吧,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快去睡吧,你也累了一天了。”猫儿推着她上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