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峰山上雷霆咆哮,滚滚乌云如同潮水,直接淹没了山顶,让人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此时在雷池之中,萧凡生的身体冒着诡异的黑气,不断从肌肤上的毛孔渗出,面目涨红,似是颇有些痛苦。

  在上空漂浮着的张爷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雷池久久不语。

  张爷摇了摇头,不再沉思,暗中自嘲:“什么时候开始,我张仙回居然变得如此畏首畏尾了?难道真的是被补天打破了道心?”

  他望向萧凡生,看到他体内的魔气所剩无几,双目一亮,立即说道:“你还记得我跟你所说过的引灵之法吗?”

  ,I更},新…O最快!上酷W匠{网U

  “记得!”听到张爷的话音,萧凡生大声叫道,他在雷池里面被浪花打的左右摇摆,一会儿被打入池底,一会被震上虚空,真是苦不堪言。

  张爷肃然道:“你天姿极差,若不是被万佛宗上的易筋经所洗髓伐筋,你根本就是一介凡胎肉体,踏不上修行之道。”

  萧凡生一阵默然,他知道张爷说的不错,若不是被古宏方丈所施展易筋经这等绝世神通为他脱胎换骨,他有可能连三十岁都活不过。

  只听到张爷继续说道:“虽然你已脱胎换骨,但是本源依旧,你就算是踏入了修行,未来成就也不会太高,不过,我所传给你的引灵之法堪称逆天,绝对可以列入古今前十!足以为你,逆天改命!”

  “多谢张爷赠予仙法,来日若张爷有需要凡生的地方,凡生必为张爷冲锋陷阵!在所不惜!”

  萧凡生目露惊喜,听到张爷的话音,他内心激动不已,要知道当年张爷可是和补天大帝争过天命的存在,他的话便是当世最具权威性的。

  “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虽然这法门厉害无比,但是也有缺陷,这法门分为下篇、中篇、上篇,而我这里也只有下篇!”张爷讪讪的说道。

  萧凡生一愣,心里也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当下问道:“张爷,您修行之法也是此法吗?”

  “我的法与道早已自成一派,何需再修其它法?不过当年我创法的时候,倒是借鉴过不少此法之精髓。”张爷说道这里,脸上也无得意之色,不过双目之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傲意。

  萧凡生心里不由得一松,值得张爷借鉴的法诀,就算不是绝世神通,也算是难得之物,修炼此法,倒也不是不可。

  打定注意,萧凡生倒也没有多想,也不管雷池,立即运转起了张爷所传授的引灵之法。

  “天地苍茫,万物皆为刍狗……”此法的开篇,便是这样的一句话,充满了无尽的道韵。

  霎那间,萧凡生只觉得身体一震,一丝丝麻痹之意便从血肉之中升起,很微弱,但是能感觉得到。

  但是没过多久,这种感觉便消失殆尽,萧凡生心中一紧,将精气神提高到最佳状态,再次运转法决。

  那一丝丝麻痹之意再次从血肉中升起,感觉比刚才的时候强烈一些,但依旧很微弱,仿佛有一条条小蛇在体内翻滚。

  萧凡生知道,这就是张爷所说的灵气了,不过这些灵气很微弱,根本就不听控制。

  “我一定可以引灵入体,成就修道之基,一定可以的。”萧凡生暗中说道。

  他竭尽全力运转法决,想要引导那一丝丝灵气进入丹田,不过那些灵气却是左突右撞,让萧凡生束手无策。

  在这种焦虑之中,他想起当日小牛村的惨状,心不由一阵疼痛,紧接着是一股恐惧在心里陡然升起。

  “我不要死,我要变得强大,我要修行!我要长生!”

  萧凡生内心在狂吼,是的,他怕死,他从小就怕死,比任何人都要更害怕死亡。

  或许,没有人可以感觉到他的这种体会,但是只要想象一下自己从小身患绝症,每日都在向着死亡前行,那就能感受到死亡的可怕。

  他猛地睁开眼睛,却见双目充满了血丝,状若疯狂,狠狠的一声长啸,运转起法决,麻痹之意更为强烈了。

  “我要长生!我要长生!”脑海里,不断回响着这样的声音,萧凡生只觉得一阵气血冲上头部,顿时体内的那些微弱的灵气,疯狂涌动了起来。

  在萧凡生的引导之下,这些疯狂涌动的灵气,正一点一滴的向丹田处进发。

  张爷露出满意之色,看着状若疯狂的萧凡生,点了点头,最后不知想起什么,脸色有些古怪,轻声一叹:“修道一途,最重要的不是天赋,而是道心,拥有一颗坚定不移的道心,比什么都重要!就像是当年的补天大帝,明明我比他更有天赋,更有悟性,但……哎……”

  张爷双手在虚空中游走,勾勒出一个金光灿灿的道图,紧接着将道图往萧凡生一拍,道图便旋转着停留在了萧凡生的天灵盖上。

  顿时间,雷池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蕴含在雷池里面的无尽灵气,这时候犹如翻江倒海,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如马蜂归巢般向萧凡生汇聚。

  ……

  在无虚森林外,一群人赶到了,他们驾驭着飞剑而来,为首者是一个穿着红色大袍,面色阴沉的中年人,他望向雷峰山的方向,露出杀意。

  “宫主,会不会是老祖弄错了,要知道那雷峰山上布下了绝世杀阵,就算是圣人,也不能无声无息的闯进去啊。”在中年人的身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出来,有些狐疑的说道。

  中年人皱起眉头,转过身,冷冷的看着老者说道:“易长老,你是说,老祖老糊涂了?”

  “易水寒不敢!”白发老者一惊,没有想到离云海居然这般说道,当下立即说道。

  看到易水寒吃瘪,身后的数人都不由得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仿佛轻笑了起来。

  还有一人对易水寒毫不客气,直接讽刺道:“恐怕,易长老是觉得老祖宗疑神疑鬼吧。”

  “华中天!你!”易水寒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挤出水,气的直哆嗦,指着说话之人喝道。

  被称为华中天的男子也不生气,毫不在意的偏过头,自顾自吹起了小曲,像是地痞一样,让气氛一阵诡异。

  “好了好了,在这样下去,恐怕真有人闯入雷峰山,也早逃走了,到时看你们怎么解释!”这个时候,一个约莫二十上下的女子莲步走了出来,轻声说道。

  易水寒冷冷的扫过华中天,随后也沉默了下来,不再言语,似乎对这女子的看法有些许的赞同。

  离云海祭起飞剑,瞬间化作一道剑流,往无虚森林深处飞去,其他人看见,也都是纷纷追赶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