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碑崩灭,骨海碎裂,浩浩荡荡的黑雾席卷天上地下,如同来到了幽冥地府,眼前这一幕,萧凡生怕是此生都不会忘记了。

  轰隆隆!

  他单薄的身子在黑雾之中,显得是那么的无助,如同千丈骇浪之中的一叶方舟,被浪花打的左右摇摆,随时都有可能被卷上高空。

  幸运的是,石碑虽然碎裂,崩飞许多巨石碎屑,但是却没有一块打在萧凡生身上,要不然萧凡生不死也得残废。

  “哈哈哈,本王又回来了,仙界,等着本王君临天下吧……”

  突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狂笑声从黑雾里面冲天而起,回荡在整个轮回岛,久久不散,震的所有人都是耳畔嗡嗡作响,眼前发黑。

  回过神后,神山之上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又惊又喜的看着浩浩荡荡的黑雾,以为黑雾之中有什么大机缘要出世。

  无量的血光,从黑雾里面溢出,煌煌光芒压过天日,照的众人的双眼生疼,不过众人都是在第一时间施展神通,护住双目,死死地盯着黑雾里面。

  这种景象,是大机缘出世无疑!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知道这血光是什么,那个人就是萧凡生,萧凡生呆呆看着虚空,目瞪口呆。

  就在刚才,当石碑彻底崩碎后,一团强烈的血光从石碑内部极速射出,与银杯之内的血液相互交融,如今,那血光赫然是化作了一个人的模样,散发着无量血光。

  可笑神山之上的修士还以为有大机缘出世,殊不知他们的小命即将被人主宰,如同牲口,不,可能比牲口都不如。

  血光越来越盛辉,萧凡生看到那个人形的血人已经越来越清晰了,先前只能勉强看得出体型,现在却是隐隐约约连相貌都看的出来了,整个血人散发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悬浮在高空。

  最后轰的一声,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从血人身上炸开,涟漪所到之处,所有的生灵都是战战兢兢,毫不犹豫的膜拜起来。

  神山之上的众修士还好,涟漪被神山的屏障所挡住,没能袭进去,不过花无缺,姬空十六等众修士还是能感觉到这股恐怖的气息,皆是脸色惨白。

  涟漪卷过雪山,却是被一股奇异的幽冥气息给挡了住,轰的化作血雨,最后消散成烟。

  吼……

  除此之外,其他地方的生灵感受到这道涟漪的气息后,都是顶级膜拜了起来,五体投地。

  一时之间,黑森林深处虎啸猿蹄,龙吼凤鸣,不知道有多少妖兽被气息所震,匍匐在地,大气不敢喘,双眼充满了恐惧。

  “啊……难道是帝皇降世?!”

  就是太玄门的护教人都面如死灰,在第一时间接触那道涟漪后,他的背后都瞬间湿了一大片。

  接着他直接膜拜在地,根本就不敢造次,如同一只小绵羊被一匹狼王盯上了一样,瑟瑟发抖。

  Bj酷LU匠~网‘M正J{版首发|(

  他是资深王侯都不行!

  甚至他是真主级别的修为都不够抵抗,面对这股涟漪威压,真主一样只能膜拜在地,迎接六道王的到来!

  过了许久,那道涟漪威压消散开来,众人才都松了一口气,仿佛如负大赦。

  轰!

  不过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六道王张口一吞,铺天盖地的黑雾便化作一道雾河,被他炼化入了体内,使得骨海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此时,花无缺,姬空十六等人死死的看着骨海上空,那里有一个中年人,生的一头蓬勃血发,披散着肩头,穿着一身宽大血袍,面如俊俏,双目深邃如星辰。

  “小家伙,本王问你,你可愿意做我仆人?”中年人龙行虎步,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帝王气质,仿佛他便是这天地间的主宰,说话间,他来到了萧凡生的面前。

  萧凡生心有余悸,哪怕此刻轮回岛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他还是被震撼的不行,嘴巴张的大大的,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这世间有多少人想做本王的仆人吗?只要你成为我的仆人,你就会拥有想象不到的权利,美色,还有财富。”六道王饶有兴趣的看着萧凡生,带着一股诱惑说道。

  萧凡生竭尽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他目睹了这一切,而且这一切还是他造成的,想到这里,他居然是不敢看六道王,深深的埋着头,身体在轻微颤抖。

  六道王并不着急,他看了看遥远的天际,目光充满了沧桑,随后转头看着萧凡生轻声说道:“本王说过,只要助我脱离轮回,我便可让你成为比圣人更强大的存在。”

  然而萧凡生依然没有答话,身体却是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了,最后他居然瘫软在地,自顾自轻声哭泣了起来,似乎听不到六道王的话一样。

  “可恶,那人怎么说也是前辈,怎么可以欺负一个孩子!”花无缺杀气腾腾,狠狠地说道,他看到萧凡生瘫软在地后,就以为是那个中年人对萧凡生动了手脚,一时间气的不行。

  六道王似有所感,冷冷的看向花无缺,不过仅次一眼而已,便重新看向了萧凡生。

  在六道王看向花无缺的那一瞬间,花无缺便是觉得有万重大山压在了他的肩膀上,让他说不出话了,本能的敬畏。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鬼迷心窍的……不该偷炼魔功……”

  “历大哥……呜……都是我的错……”

  “都,都是我的错!”

  “我要杀了你!”

  萧凡生深深地埋着头,疯疯癫癫似的低语,突然他猛地抬起头,双目充血,额头处隐隐约约有丝丝黑气浮现,他狠狠地看着六道王,状若疯狂似的扑了上来。

  “看来,你已走火入魔,本王身边正好缺了个仆人,你正好合适!”

  六道王不为所动,食指轻轻的向萧凡生眉心一碰,猛扑上来的萧凡生却是霎那间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收起食指,六道王这才移开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神山,他的目光从神山的底部一直往上,最后停留在了山顶。

  他的目光如头火炬,瞳孔深邃的让人发寒,仿佛一个又一个冰冷的星空在里面沉浮,随后从神山山顶收回目光,看向了雪山的方向。

  那里是黄泉彼岸花降世的地方,他看了数息的时间,最后摇了摇头,轻声叹道:“林小子的这两样宝物,看来现在的本王是强抢不了了,除非是恢复修为。”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那神秘人带走萧凡生?”花无缺心急如焚,他现在道心混乱,一个个对策在脑海之中闪过,不过却都是无用之举。

  只来轮回岛之前,他师傅交代过,如遇到萧凡生,无论如何一定要护他安全,可如今,花无缺暗想,恐怕就是他师傅亲自前来,也不一定能护住萧凡生啊。

  姬空十六也摇了摇头,他看得出花无缺内心焦急,只能轻声劝道:“你怎么断定那神秘人对萧凡生就一定心怀叵测?你没看到那神秘人看向萧凡生的时候,他的那种欣慰的眼神吗?”

  “话虽如此,可,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萧凡生堕入魔道啊,现在,他已走火入魔,急需为他疏导体内的魔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花无缺无奈的摇着头,想起他师傅对他说的话,他不由得一阵愧疚。

  这个时候,莫孤云也来到了花无缺的身后,轻声说道:“花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就放宽心吧。”

  六道王看了一眼萧凡生,突然心神一动,朝着神山山顶一拘,一株巴掌大小,通体晶莹剔透,生有十头似是真龙的果实的神树被拘了过来,化作彩霞,落入六道王的手里。

  “第十变的碧落龙神树,世间恐怕也没有多少神树可以和它比肩了,这小子助本王出来,却也不能失了赏赐。”说着,六道王手腕一翻,毫不犹豫的将巴掌大小的碧落龙神树给打入了萧凡生的丹田处。

  看到六道王的举动后,不知道有多少修士眼红炽热,恨不得萧凡生就是自己似的,有的羡慕,有的嫉妒,各修士心神不同。

  六道王看着萧凡生丹田内的碧落龙神树,总觉得这一颗神树还觉得不够资格赏赐,心随意动,他伸出手向神山上的一座宫殿一拘,顿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股摧枯拉朽的强大吸力自六道王的掌心生出,那座宫殿霎那间一阵摇动,随后居然是被连根拔起,飞出了神山。

  “哇呀呀呀……气煞我也!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扰张爷宫殿的注意!”

  在宫殿飞出神山的那一刻,一个面色惨白的少年从宫殿内飞出,哇哇怪叫着,散发出恐怖的死气,戾气滔天。

  “是圣人!”花无缺大惊失色,没有想到宫殿里面住着的是远古圣人,让他震撼的同时不由一阵心寒。

  他回头一看,类似这样的宫殿,神山上可不止一处两处,最起码也有数十座,而且比这座宫殿更恢宏的宫殿,更是有四座!

  那四座宫殿住着的是远古贤君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