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内心挣扎,难做决定的众人看到花无缺冲上神山后,纷纷以最快的速度下定了决心。

  除了花无缺外,最快反应的就数土仙宗的传人了,也不知道此人施展了什么神通,身体一晃,便是化作流沙,渗入骨海,往雪山的方向赶去,毫无疑问,他选择了黄泉彼岸花。

  万古青山宗的传人任天行眯着眼睛,他看到土仙宗的传人乐达赶去雪山后,也在霎那间做出了决定,一把抽出背在身后的方天画戟,双脚猛地一踏,他飞上了神山。

  “有意思,看来此行,我必有收获啊!”莫孤云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仿佛这一刻化作了一朵莲花,纯净无暇,美的让人窒息,足以让任何女人都自惭形愧。

  他说完,双目一凝,手腕顿时一陡,一柄青色长剑出现在手中,握住剑柄的霎那间,一股锋芒毕露的剑气从他身上爆发而出,令所有人都不由得离他后退了几步。

  莫孤云看样子并不着急,一步步走上了神山,仗剑而行,和之前的美不一样,此刻整个人充满了剑芒,没有任何人敢和他抢道路。

  等莫孤云的身影渐行渐远后,留在此地的修士瞬间冲上了神山,此地不能平静,各种嘈杂声立即冲天而起。

  ……

  骨海的最北方,雪山。

  天降惊雷后,这里便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弥漫,笼罩住了方圆百里,狂风一扫,说不出的阴森。

  “大小姐,神山你不去吗?”

  “神山……我的目标是黄泉彼岸花!”

  “可是,神山好像有成片的仙药,还有数之不尽的绝世宝物!大小姐,你不考虑考虑?”

  “毛华,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要想去神山,就去吧。”

  “大小姐,我,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毛华死死地盯着神山的方向,目光炽热,随即面露遗憾,摇了摇头,若不是林霜颜在此,他早就冲上神山了,相比较于黄泉彼岸花,他觉得神山的机缘更容易得到。

  站在毛华身边的众人听到林霜颜的话后,同样是面露可惜,摇了摇头,不再看向神山,干脆眼不见心不烦,他们都是林霜颜的追随者,自然是跟着林霜颜上刀山,下火海,不可能离开。

  为了躲避刚才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崩,毛华他们跟随着林霜颜,躲在了一处较高的雪山山顶,所以并没有人受伤。

  此时,白衣胜雪,风姿绰约的林霜颜站在雪山之巅,面色古井无波,丝毫不被神山的出现所影响,她就像是广寒仙子,冷的实在是让人不敢靠近。

  林霜颜若有所思,她此刻已经想到了轮回岛的一些秘密,隐隐知道了那座神山的来历,不过她的信念没有动摇,她要得到黄泉彼岸花!

  她莲步向惊雷落下的地方走去,平静的如同潭水,在风中,她的白衣飘飘,好似要随风而去,说不出的绝代风华。

  毛华等人看见林霜颜向黄泉彼岸花出世的地方走去,也都快速跟了上去,站在这里实在是太难受了,神山抬头不见低头见,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诱惑着他们。

  没过多久,林霜颜一行人便都来到了黄泉彼岸花出世的地方,这里被惊雷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深不见底,一股股奇异的力量从坑洞里面弥漫而出,让人不禁有些心神悸动。

  “终于到了……黄泉彼岸花,传说中的宝物啊!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能目睹此花出世,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土仙宗的乐达也到了,从林霜颜一行人不远处的地面暴出,尘土飞扬,弄得一身都是雪花。

  乐达一到地方,他就感受到了那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他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坑洞,面露思怵,不过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是不放在心上。

  一会后,更多的修士逐渐来到此地,纷纷驻足观察,此地弥漫出的那种奇异的气息,让他们不敢大意。

  林霜颜皱了一下眉头,转身说道“你们去神山寻找各自的仙缘,此地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说完也不等毛华众人反应过来,林霜颜就化作九天上的广寒仙子,飞入了深不见底的坑洞,白衣飘飘,实在是太柔美了。

  :.酷~匠u网qU永@久+免o费,!看)d小-说p

  紧接着乐达摇身一变,化作一道流沙,沿着坑洞的石壁滑落,十分的简单轻松。

  可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鬼头陀和蛮德两人互相搀扶,慢吞吞的来到了坑洞旁边,确定凭现在的他们下不去后,又转身离去了。

  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众人看着这俩人离去的背影,神色都很复杂,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的心情。

  众人中,有威望的修士提出意见,最后他们联合起来,一起开凿阶梯,每五十米处挖一个台阶,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只要有借力的地方,就能够下去。

  ……

  “护教大人,你不跟我们进入神山吗?说不定你可以在里面找到绝世宝物呢。”

  “我就不去了,你们凡是都要小心谨慎,记住,进入神山后,除了杨琳外,其他人只得进入小家小户,不得进入院子或者比院子更大的房屋,否则逐出宗门!”

  “弟子谨记!”

  “好了,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归来。”

  神山脚下,此刻来了一波人,细看之下,不是太玄门众人又是何人?

  太玄门的护教人看着弟子们都进入神山后,收回目光,死死地盯着神山山顶,那里有成片的仙药扎根,还有幼龙幼凤在飞舞,显得十分的仙境。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那一座山,除了圣人外,无人可以看透啊。”太玄门的护教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说是资深王侯,但是比起圣人,差了也不知道多少万里。

  这座神山,他看不透!

  ……

  在骨海的最中心,矗立着一座巨大无比的石碑,石碑之上刻着轮回之地四个大字,弥漫出的气息,仿佛可以镇压九天十地。

  此刻,在石碑的百丈之内,黑雾沸腾,浩浩荡荡,看不透里面的情形,不过此刻显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变化。

  萧凡生双目弥漫着血丝,身体在颤抖,他的胸口处仿佛有熊熊火焰在燃烧,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步步往黑雾走去。

  脚下踩着尸骨前行,发出轻微的吭哧声响,萧凡生的耳畔此刻却是轰鸣作响,仿佛有无数道惊雷在里面炸开。

  黑雾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萧凡生由不得自己,他的意识跟不上身体的节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进入了黑雾里面。

  他竭尽全力闭上双目,他知道接下来要承受的痛苦有多么可怕,这些黑雾就是花无缺的宝刀都能崩碎,更何况是他这小身体?

  等了很久,想象中的压力没有出现,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了石碑的前面,伸出手就能够碰到石碑。

  “小家伙,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我好高兴,你终于来了……”

  就在萧凡生意识朦朦胧胧的时候,一道古老而沧桑的声音从萧凡生的耳边响起,吓得萧凡生瞬间冷汗直流。

  “我等了多久?一千年?一万年?还是十万年……不过都没关系了,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萧凡生这次听的真真切切,的确是有人在说话,并不是幻觉,而且听的出声音极度兴奋,兴奋到了疯疯癫癫。

  “你是谁?我来了是什么意思?我和你认识吗?”萧凡生下意识开口叫道,他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居然这个时候壮起了胆子。

  “哈哈哈,你不知道我是谁吗?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你终于来了,你来了,一切都能结束了,哈哈哈。”

  过了好一会,萧凡生的耳边才响起了这道疯疯癫癫,充满古老和沧桑的声音。

  “我来了?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萧凡生仰天大叫,他此时觉得此人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傻子!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到了现在,萧凡生的意识逐渐清晰了起来,心中的怒火也消散了下去,身体被他重新控制了起来。

  “我并不想做什么,小家伙,你想不想得到开天辟地一样的力量?想要成为圣人吗?贤君?帝皇?”

  那道声音响起,充满了诱惑,不过萧凡生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萧凡生思怵了一会后,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道:“无功不受禄!”

  “谁说的无功不受禄?你只要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在石碑下的那个银杯里面就可以得到这些力量了,我保证让你成为圣人甚至是比圣人更强大的存在!”

  那道声音到现在虽然收敛了不少,但还是说不出的激动,快言快语,从萧凡生的耳边响起。

  “歪门邪道,师傅说过,我自己也能修行到圣人!不需要借你的力量!”萧凡生叫道,声音很坚定,不容置疑。

  “不不不!你会滴血的,你会传承我的力量的,你会助我出来的!”

  那道声音在狂笑,仿佛听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如果能看见他的话,萧凡生估计此人已经笑的前俯后仰。

  “你怎么这么有自信!我听我大哥说过,这石碑可能镇压着强大无比的存在,所以我是不可能会放你出来的!”萧凡生这时冷静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那家伙没有立即动手取萧凡生的血液,萧凡生不傻,这么会功夫,他已经反应了过来。

  萧凡生暗想:看来是有什么东西在压制他,让他不能对我出手,所以这家伙只能诱惑我,我偏偏就不如他的意,看他能如何。

  “小家伙,你的心思我都知道,我现在的确没有办法亲自动手取你的血液,但是我能让你心甘情愿助我出来。”

  那道声音太沉稳了,就是现在萧凡生猜到了他的情况不妙,也还是这么云淡风轻,这让萧凡生莫名的感到不安了起来。

  “你那里来的自信?让我心甘情愿动手?”萧凡说道。

  “不灭魔功!”

  “啊!”

  萧凡生面色大变,如同见了鬼,瞬间一个踉跄,颠倒在地上,恐惧的看着虚空。

  这是他这两个月以来,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谈之变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