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黑森林内的惨叫声后,所有人不由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敢造次,不敢去救白谷的性命,就算是之前和白谷同行的一行人也没有动手的意思,纷纷冷眼旁观。

  连跟白谷同行的那群青年人都表现的如此冷漠,更何况是其他人?

  “你们这些人,还算聪明,不像鬼头陀那两个有勇无谋的蠢货,居然被白谷当枪使。”花无缺懒散的走到这些人的面前,指着蛮德,还有鬼头陀笑嘻嘻的说道。

  跟白谷同行的都是古传承走出来的传人,都是天骄,不弱于白谷,鬼头陀等人,要不然之前也不会和白谷走在一起称兄道弟。

  这些从古传承走出的传人,平日里高高在上习惯了,此刻被花无缺这般藐视,他们心中自然是很不舒服,但是再不舒服也不能露出来,因为他们并不想继蛮德、鬼头陀等人的黑暗前路。

  此时,一个身材矮小,体型厚实的青年人走了出来,他长得很奇特,身高只到花无缺的肩膀,但是一对眼睛很大,如同牛眼,配上他面如土色的脸庞,看起来实在有些忍俊不禁。

  “我们与道兄并没有恩仇,至于白谷和鬼头陀他们,我们和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并无更多纠葛。”此人就是土仙宗的传人,他叫达乐,此时走出来缓缓的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们和白谷三人并不熟,望花无缺能够不要为难他们。

  到了此时,花无缺的身份早已经被眼尖的修士给认了出来,所以所有人都是对他又惊又惧。

  当世第一人宇无双算厉害吧,被人号称是当世最有希望成为帝皇的存在。

  可花无缺此人却是比他更为嚣张,直接说帝皇之位注定就是他花无缺的,当世的帝花只为他一人绽放,宇无双之流只是他帝路上的绊脚石而已。

  而且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一向不容别人玷污,侮辱他声名的宇无双听到花无缺的话后,却躲了起来,不予理睬。

  花无缺因此成为了第一个公然叫板宇无双后,是唯一一个自身无碍的修士。

  没有人知道花无缺的底牌有多么可怕,才能让宇无双对他忌惮,不敢轻易对他动手。

  花无缺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们几个虽然没有置身其中,但是也不是好东西,当初白谷对付我这才十四岁的弟弟,你们居然都没人跳出来阻拦,实在是太丢你们传人的身份了。”

  “你说什么?”万古青山宗传人当即就站了出来,剑眉倒竖,他勃然大怒,想要冲上去和花无缺理论,不过立即被一人给拦了下来。

  “任兄,别冲动,大家都是为了宝物而来,不要伤了和气。”

  拦住万古青山宗传人的是一个俊美的男子,他身穿蓝色长袍,头戴一座紫金冠,身体修长,站在花无缺的面前如同一把利剑。

  他的俊美和白谷那样的风流倜傥,装模作样不同,他的这种俊美给人一种安静的美,发自内心的美。

  此人是锦绣山河宗的传人,花无缺看到此人头戴的紫金冠,就立即知晓了他的来历,花无缺笑嘻嘻的,很懒散的看着锦绣山河宗的传人。

  “道兄说得对,是我们愚蠢,居然和白谷这种人称兄道弟,的确是我们有眼无珠。”锦绣山河宗的传人柔声说道,姿态很低,声音中带着一丝磁性,很好听。

  花无缺笑着说道“你是莫孤云?看来你们锦绣山河宗的那些老头,还不至于像巨神教还有金刚门的老头那样迂腐,能让你当上传人,他们的眼光的确很独到。”

  锦绣山河宗传人听到花无缺的赞扬后,脸色当即一变,又很快回归了平静。

  他听说花无缺此人,乃是天生一对混沌仙眼,可以看透一切虚妄,此前还觉得是以讹传讹,但现在看来确实如传闻一样。

  锦绣山河宗的传人的城府很深,他心中微微打量了一下花无缺,发现此人很平凡,除了一双生有神剑的双目外,几乎没有什么可提的地方,但越是如此,莫孤云对他的忌惮却更深了。

  {酷::匠网正版b“首发')

  他看不透花无缺!

  “道兄谬赞了,我有多少份量,在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能和道兄相比较。”莫孤云笑着说道,如同一朵莲花绽放开来,居然是比女子还要好看。

  花无缺不置可否,他轻声说道“你和那白谷,鬼头陀等人混在一起,是想借助他们的力量取得黄泉彼岸花吧?”

  “道兄果真厉害,不过有姬空兄和道兄在此,宝物注定与我等无缘。”莫孤云苦笑着摇头。

  花无缺没有说话,其实黄泉彼岸花每几百年都会出现一次,不过真正可以得到的几乎没有。

  所以他也没有多大把握,他来轮回岛,也不过是凑凑热闹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得到黄泉彼岸花。

  因为想得到黄泉彼岸花并不是靠资质,而是靠气运和机缘,所以这东西不能强求。

  此刻,萧凡生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众人身上,他胸口沉闷,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不过这种感觉时续时断,若有若无。

  萧凡生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他不由得看向了石碑的方向,他情不自禁迈出了步伐,他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双目露出炽热,身体有轻微的颤抖。

  一丝丝不可察觉的魔气从他的天灵盖上游出,就像是鱼儿看见了大海,一个劲往石碑那里游去。

  石碑那里此刻魔气腾腾,仿佛汪洋大海,石碑裂缝里面溢出魔气,源源不断,让萧凡生一眼就迷恋上了那里,仿佛在诱惑着萧凡生。

  砰!砰!

  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天际划过一道雷光,轰碎虚空,瞬间落入了骨海的最北方,雪山!

  霎那间雪山就发生了大雪崩,轰轰隆隆,不知道淹没了多少座山头,声势极为浩大。

  过了许久。

  “那道雷……似乎带着东西!”有人忽然大叫,有惊喜更有贪婪。

  “真的吗?我怎么没看到!”

  “难道是天降宝物?”

  除了一些眼尖的,没有多少人看见雷霆里面的东西,所以不少人将信将疑。

  花无缺一双眼睛灿灿发光,两把神剑似乎要破瞳而出,死死地盯着雪山的方向,散发着一股冷冽,他说道“那是一朵花。”

  就在这时,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闻声看去,顿时大惊失色。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姬空十六就已经上了神山,他此刻狼狈不堪,从半山腰处一座破损不堪的院子里倒飞出来,他的肩头处有一道狰狞的血痕,仿佛被一刀砍伤。

  吼……

  没过多久,紧接着就是他座下的白虎也是从院子里被丢了出来,伤痕累累,不断在抽搐,在白虎被丢出院子的时候,所有人分明看到了一只惨白如纸的手臂。

  “看,姬空十六在干什么?”

  之前被白谷赶下山的老者惊讶的叫道,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霎那间就像是打了鸡血,面露贪婪。

  只见半山腰处的姬空十六笑了笑,缓缓的从怀里取出了一本古朴的书经,翻看了一会后,哈哈大笑,将书经收在了怀里,又挑了一座院子,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啊……

  没过多久,一声惨叫响起,姬空十六再次倒飞出来,这次更加不堪,除了之前的肩头,此时他的手臂和肋骨都受了重伤,殷红的鲜血都染红了他的袍子,不过他毫不在意,伸手露出了抓住的东西。

  那是一颗宝珠,眼珠子大小,晶莹剔透,散发着彩霞,依稀可见宝珠里面似乎有东西,仿佛有锦绣山河,有无边无际的天地。

  “天灵珠?据说带着此珠修行,可事半功倍呢,当世不说天灵珠,就是地灵珠都珍贵罕世,想不到姬空十六居然得到了这等绝世宝物。”花无缺双眼一眯,面无表情的说道。

  周围的让听到花无缺的话后,都不由得露出惊容,贪婪的看向姬空十六手里的宝珠,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抢了宝珠就跑的样子。

  有人欢喜有人忧!

  神山虽然机缘多,可所有人都知道,神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黄泉彼岸花比较,无始天尊四个字便足够了。

  如今黄泉彼岸花已出世,但明眼人都知道此花重在机缘,可能会一无所获,相反在神山之上,那可是一座宝山啊!

  这些人都不知道怎么抉择了!

  花无缺想都没有想,直接跨步进入了神山,他的目标很明确,他要神山上的一件东西!

  那件东西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一件废物,但单对他来说,这件东西比他得到黄泉彼岸花更为重要!

  那件东西,是他在那卷记载着神山的古籍上看到的,如今神山出世,他必得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