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哭过后,滚滚乌云消失,露出轮回岛久违了也不知道多少年的蓝色景色,火红色的阳光照亮在萧凡生和花无缺的身上,显得很是灿烂。

  没有人注意到,那些常年在骨海上空弥漫的煞气,居然不知不觉间凭空消失了。

  白谷还在震惊于花无缺的强大的时候,萧凡生已经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站在花无缺的身旁,善意的提醒白谷。

  “是啊,我们……我们又见面了。”白谷听到萧凡生的话,内心不由得一阵心悸,居然有种后悔莫及的感觉。

  萧凡生对这白谷实在是太恨了,那一掌打的不仅仅是他的脸,还有他的尊严,就是到了现在,萧凡生的脸庞都微微可见五道血红指印。

  花无缺将目光从鬼头陀身上移到了白谷身上,霎那间白谷感觉被一头凶兽盯上了一样,寒芒背刺,冷汗直流。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萧凡生冷冷的说道,他自问和这白谷并没有什么纠葛,但是这家伙见他第一面就动了杀心,这让他很愤怒。

  白谷脸色大变,他用眼角瞄了一眼正在抱臂哀嚎的鬼头陀,心底一颤。

  他当时也没有想到这目中无人的小毛孩居然和花无缺有这种关系,要是他知道萧凡生的来历,就是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动杀心啊。

  他至今还历历在目,当初他当上冥神宗的传人后,不免有心高气傲,便四处耀武扬威,听到修真界还有个道人花无缺,自卖自夸说可以和宇无双并肩,是绝世天人,这让白谷一阵不爽。

  他便邀请了东山许多有名的天骄,举行了个英才大会,大放厥词,说花无缺这种小人物,他白谷一只手就可以镇压。

  结果可想而知,一向自负到没边的花无缺,听到白谷在英才大会上放出的消息后,当日便堵在了冥神宗的山门口,将归宗的白谷一路追杀,最后白谷弃宗而逃,居然往冥神宗相反的方向逃去,连个求救信号都发不出去。

  别人不知道白谷是怎么从花无缺手上逃出来的,但是白谷心中却历历在目,一清二楚,他可是跪在花无缺的脚下,足足叩了九个额头,这才被花无缺给放了。

  想到这里,白谷内心一阵惊惧,他还真怕花无缺新账旧账给他一起算了,当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白谷有眼不识泰山,瞎了狗眼去惹怒小公子,还望小公子不计前嫌……”

  “废话太多,有些扎耳。”花无缺有气无力的说道,显得很懒散,但是在场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

  鬼头陀何等人物?

  虽然比不上姬空十六这等妖孽,但是在整个修道界都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可眼前这看似人畜无害的道人,却是抬手间斩掉了鬼头陀的一只手臂,可谓是深藏不露。

  “白谷知错了,白谷千不该万不该去惹怒了小公子,还请小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白谷听到花无缺的话,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冷汗直流,背后不知不觉居然已经湿了一大片,他想着花无缺的可怕,话音居然逐渐变的轻了下来,甚至隐隐有些颤抖。

  “看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到现在都还想着自身的安全。”花无缺双目一凝,收敛了懒散的气息,转而散发出一股冷冽。

  白谷心中暗道不好,此刻满脑子都是对策,可惜他发现他的这些对策居然都对花无缺不管用。

  他第一个对策想到的就是用宗门传人的身份恐吓,不过当年花无缺敢堵在冥神宗的山门口追杀他,就已经足够说明花无缺不怕冥神宗。

  接下来想到的是用天材地宝来平息这件事情,让花无缺和这小毛孩息怒,不过他想起他一巴掌扇的萧凡生的脸上,恐怕这招也是不管用了。

  “有什么办法啊,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一切……”白谷冷汗涔涔,心中已经恐惧不安到了极致,他不敢想象花无缺发怒后造出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大哥,他扇了我一巴掌,但罪不该致死,要不我们教训他一顿就算了。”到底是孩子,到了现在,萧凡生还只是想狠狠地教训一顿这个可恶的白谷而已,并没有露出杀意。

  白谷是道境一变的高手,虽然萧凡生是靠近花无缺的耳畔轻声细语,但白谷敏锐的感知让他听到了萧凡生的话语,当下目光看向萧凡生的神色都微微有些感激之色。

  “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管是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花无缺收回了冷冽的气息,归于了懒散的气质,拍着萧凡生的肩膀说道。

  萧凡生想都没有想,立即说道“虽然他罪不该死,但是那一掌之仇,却是不能不报,我想让大哥将他的修为压制到和我一样的境界,然后将他丢入黑森林。”

  更g0新Z最快上酷Y/匠2网/_

  话音刚落,白谷便脸色狂变,他前一刻还觉得这小子还是有些可爱的,可没有想到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居然想到这种损招。

  这小子修为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能连一个成年男子都打不过,要让白谷的修为压制到和他一样,然后放逐黑森林,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周围的修士都不是一般人,能进入轮回岛,都是各个宗派的精英,此刻听到萧凡生的话,都不由得为白谷一阵叹息,可叹一代人杰就这样死要与黑森林了。

  花无缺原本还在暗想,萧凡生到底是个孩子,不知道修真界的残酷,他还想要找个机会让萧凡生认清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残酷,可他没有想到原来这家伙居然不是仁慈,而是想到了这种损招,这可是比杀了白谷还好玩。

  “我弟弟仁慈,宽恕你一条狗命,还不快快谢恩?”花无缺抬手对着白谷一抓,一股强大的吸力自他的袖口生出,瞬间将白谷拘到了萧凡生的面前。

  “我白谷绝不会跪于你们的脚下!”白谷虽然惊恐,但是他当为冥神宗的传人,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跪地求饶。

  花无缺嘿嘿一笑,嘴角微微露出一抹邪异,冷冷的说道“不知好歹!”

  周围人只见花无缺的手臂向白谷一压,一股狂风便从他的袖口爆出,白谷只是抵抗了数息,就是坚持不住,狠狠地跪在了地上。

  “袖里乾坤……”姬空十六双目一凝,他在这个花无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危险感,不过随后他面色平静开来。

  他从小修行,被师门丢入了万魔窟,不知道在里面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可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破后而立,得到了巨大的机缘。

  他相信,就算是那不可一世的宇无双,总有一天,他也能代替他的位置,所以姬空十六心中还是坚定自身的无敌之道。

  啪!

  在白谷跪地的霎那间,萧凡生抬起手,狠狠地一掌扇在了白谷的脸上,声音之响亮,如同爆竹炸开。

  这一掌萧凡生打得心安理得,他没有半点内疚,因为这是白谷该受的,但是的确很他说的一样,白谷罪不该死,所以一掌之后,萧凡生没有在动手。

  “你!”白谷也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这般果断,就这样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让白谷反应不过来。

  周围的修士也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还以为萧凡生要先羞辱一番白谷呢,没有想到萧凡生是这样的迅雷不及掩耳。

  白谷回过神后,他自然是怒火冲天,不过花无缺散发出一丝冷冽的气息后,瞬间将白谷吓得双腿瑟瑟发抖。

  “你要记得,事不过三,如果你这次侥幸活了下来,千万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说完,花无缺一指点在白谷的百会穴上,封住了他连接天地灵气的通道。

  “吭哧……”

  接着,花无缺一掌击在了白谷的腹部,所有人耳畔都微微听到了一声类似于玉瓶碎裂的声音。

  这一掌,花无缺就将白谷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道基给他打碎了,白谷的修为算是被花无缺给废了。

  现在的白谷只是一个刀枪不入的凡境修士,实力低的可怜,而且花无缺封住了他的百会穴,让他不能吸收天地灵气修炼。

  白谷此刻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是花无缺废掉了他的修为,也是一声不吭,不过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他深深地低着头,让人不能看见他的脸色。

  最后花无缺悠闲的提着白谷,哼着小曲儿,一步一步走到黑森林的边缘,然后用尽全力将白谷丢进了黑森林里面。

  “啊!”

  “吼……”

  许久之后,黑森林里面响起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吓得一群黑鸟慌忙飞出了森林,而后一声声吼啸声冲天而起,不知道是什么恐怖的凶兽被白谷的惨叫声给惊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