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上火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想到这神秘的金发男子,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姬空十六!

  “难道此人就是姬空十六?传说此人一出世,天机楼就将他排在了天机榜第十六名……”被白谷等人赶下神山的老者此刻心情复杂,看着那骄傲而自信的男子轻声说道。

  “原来他就是姬空十六啊,怪不得直接俯视白谷一行人。”有修士恍然大悟,好奇的打量着姬空十六。

  萧凡生看到白谷一行人吃瘪,也是不由得暗自一阵舒爽,不过他不解的是,当那些人知道金发男子是姬空十六后,居然露出比看到白谷一行人还要可怕的表情。

  萧凡生看了看花无缺,发现他也在打量着姬空十六,目光湛湛,仿佛要看透姬空十六一般,他愈发的好奇,一向自负到没边的花无缺居然也在注意姬空十六。

  “你可知道那人是谁?”花无缺依旧看着姬空十六,嘴角呢喃说道。

  萧凡生想了一会,挠头说道“他不是姬空十六吗?我认识他。”

  “你怎么认识他的?那家伙可不一般,非常人能比。”花无缺听到萧凡生的话,略有惊讶,因为他曾听闻姬空十六独来独往,从不结交朋友。

  萧凡生苦笑的说道“我刚进入轮回岛的时候,遇上一头魔猿,差点命丧黄泉,是他救了我的命。”

  “原来如此……”花无缺似有所悟,他说着也向着白谷一行人靠近而去,目光冷冽而死寂,仿佛瞳孔里的两把神剑在散发着森然寒气。

  萧凡生心惊,他这才明白这家伙平常看起来比谁都和蔼善良,但真正发起狠来,比谁都可怕。

  “姬空兄,咱们几个兄弟早就对你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见你风采,实在是三生有幸,又怎敢挡你的道?”白谷一行人都知道姬空十六的可怕,故此都放低姿态,退而求其次,希望可以抱住姬空十六的大腿。

  姬空十六对他们本来还有些尊重,毕竟每个古传承走出的传人都是天骄翘楚,不过现在他们的表现让他觉得厌恶,根本不足挂齿,当下也不看他们一眼,骑着白虎上了神山。

  “这姬空十六太狂了,真想撕烂他的嘴脸,说他胖他还喘上……”蛮德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劲凤扑面而来,速度与力量淋漓尽致,他的脸色一变,可惜不容他躲避,整个人顿时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蛮德狼狈不堪,他竟然是被一只黑箭给射穿了肩膀,血液泪泪,喷得全身都是殷红的鲜血,他浑然成了一个血人。

  与此同时,只见神山上的石阶上,姬空十六缓缓的收回那把漆黑如墨的长弓,缓缓的说道“谁人不服,尽管当着我的面开口,躲在身后低声细语算什么男子汉?”

  “你……”鬼头陀和蛮德是很要好的朋友,更是八拜之交,他看到蛮德被姬空十六一箭射伤,就要冲上前去,就在这关键时刻被白谷拦了下来。

  “使不得啊,鬼兄的能耐我们都知道,但蛮兄并不比你弱了多少,连他都接不住姬空十六的一箭,你想你能接住几箭?”白谷脸色阴沉,不过他对姬空十六那是忌惮到心底,生不起丝毫的敌意。

  鬼头陀怒目而视,狠狠地看着姬空十六,然后对白谷说道“他那是偷袭!”

  “偷袭?就算是你偷袭,你能一击将蛮兄伤成这样?”白谷突然冷笑了起来,他觉得鬼头陀等人的心思实在是太过于天真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鬼头陀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当下沉声说道“那白兄意下如何?”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们不是姬空十六的对手,何必要以卵击石?等我们拿到了黄泉彼岸花,到时有他好受的……”白谷说完,鬼头陀和其它几人都嘿嘿笑了起来,显然是很赞同白谷的建议。

  “一群废物,永远只会在背地里耍小技俩,玩小聪明,身为古传承的传人,居然已经不知羞耻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成就。”此刻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吓得所有人都一阵哆嗦,怕白谷一行人突然发飙,殃及无辜。

  所有人惊讶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有两个人正在前来,悠哉游哉,十分的清闲,其中的那个道人,身体微微发福,面容懒散,只是他的瞳孔里面居然精光流转,仿佛孕育出了两把神剑。

  另一个也是平凡而异常,此人年纪不过十三四岁,不过给人竟然有一种充满了故事的感觉,整个人沧桑而沉闷,好像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老头。

  “佛爷我惹不起姬空十六那家伙,那是他太强,不是我太弱,今天咋回事,难道我鬼头陀已经弱到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踩上一脚了吗?”

  鬼头陀听到花无缺的话,气的直哆嗦,想当年他鬼头陀出道之时,横扫天下天骄,独自一人屠灭了惊沙教,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今天却有人连续挑衅于他,这口气他难以咽下去。

  “是那小子……”站在鬼头陀身后的白谷看到萧凡生后,先是一阵惊喜,正想要动手之时,他的瞳孔一震。

  他注意到走在萧凡生前面的那个道人,居然是花无缺,这让他脸色一阵惨白,心中暗骂自己今天出门是遇到了什么鬼,居然这般倒霉。

  花无缺对鬼头陀的话似乎没有听进去,他依旧悠哉游哉的观赏着神山上的龙凤,还有那成片的仙药。

  许久之后,萧凡生扯了扯花无缺的衣角,这才将花无缺从思绪中拉回来。

  “小弟,怎么了?”花无缺缓缓的说道,面目很慈善,然后顺着萧凡生的手指看去,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脸色发黑的鬼头陀身上。

  “那家伙似乎吃错药了,脸色发黑,按照书上说,这种现象明显就是中毒了。”萧凡生若有所思,双目炯炯有神,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模样,最后这样说道。

  “小弟,这你就错了,书上的东西很多都是虚假的,这家伙脸色黑的和煤炭一样,我想应该是上火了。”花无缺很严肃的纠正,然后萧凡生在努力辩解,仿佛鬼头陀被他们二人当作了用来学习的物品。

  两人的行为让很多人不禁愣在了原地,所有人都是感叹鬼头陀,没有想到堂堂金刚教的传人,居然会被这般羞辱,而且还被羞辱的这么堂皇冠冕,许多人猜测鬼头陀内心正在滴血。

  “够了!”鬼头陀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腾腾怒火,他一跃三丈,瞬间抽出背在后背的金刚杵,刀疤从额头一直划到下巴,面目狰狞。

  “聒噪,没看见我们兄弟俩正在讨论大道吗?”花无缺的话音未落,他袖袍一挥,无风自动,瞬间鼓动膨胀了起来。

  鬼头陀气的双目都快要喷出火来了,他高高的举起金刚杵,而后狠狠地砸落而下,顿时在他身后有一尊佛陀载沉载浮。

  这尊佛陀怒目圆睁,杀气腾腾,呈金刚伏魔状,和一般慈眉善目的佛陀不同,似乎这尊佛陀一怒,可将满天妖魔诛伏。

  最(T新章g节上C.酷*g匠网(

  所有人都不由得双目一凝,他们不敢想象要是这一杵,砸在了自己身上,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悲剧。

  与此同时,花无缺的袖口鼓动的厉害,猎猎作响,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自里面生出,形成一道漩涡。

  “不可能!”

  鬼头陀一杵砸在花无缺的袖口上,却如同泥牛入海,没有一点伤害,他霎那间心惊胆跳,背脊发凉,想要遁走,可惜迟了。

  轰!

  在金刚杵被收入袖口后,花无缺果断而冷冽,袖口轰的一声,直接将袖口里面的金刚杵祭了出来,砸向惊恐无比的鬼头陀。

  这招移花接木就算是鬼头陀全盛时期都不一定接的下,更何况是现在战意全无的他?

  鬼头陀退无可退,只能硬抗上去,他施展出一门强大无比的拳法,瞬间勾动身后的金刚古佛,向金刚杵砸去。

  可惜鬼头陀实在是低估了花无缺的实力,幸亏花无缺没有下死手,只是将鬼头陀的一条手臂给打断了,要不然今日鬼头陀在劫难逃。

  “啊……”鬼头陀抱着断臂,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骨海间,是那么的阴森恐怖,所有人都不由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知不觉,这一场诡异的血雨已经下完了,只留下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些恶心。

  “白谷……我们又见面了。”萧凡生目光如同火炬,他看着面色惨白的白谷,冷冷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