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缺施展神通,用真气将雨水隔开,不让雨水淋湿他和萧凡生,他内心不能平静,死死地盯着天穹。

   “果然是传说中的那东西要出世了!”紧接着他收回目光,轻轻的用手随意接住一滴玉珠,细细的观察着,最后他将玉珠散去,目光如炬,露出了炽热的光芒。

  “雨!下的雨是血!怎么会这样……”这回,萧凡生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那雨珠的样子,震惊到毛骨悚然,那滴雨居然是一滴殷红的血滴。

  花无缺收回目光,看着惊恐的萧凡生问道“你可听说过这么一句话?轮回开,彼岸来,天哭现,神山出,石碑灭,六道归!”

  “轮回指的是轮回岛,天哭……难道指的就是这些血雨?!”萧凡生大惊失色,他根本就就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事实上不止他没有听说过,就是许多古传承走出的传人,都不知道这句话。

  花无缺大笑“不愧是我师傅所看中的人,一点就通,没错,轮回就是指的轮回岛,而天哭,就是下血雨,就像是天在哭一样,传说天哭过后,就会出现一座神山。”

  “出现神山?难道是……我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座山?”萧凡生震惊无比,内心不能平静,他在跳入门户的时候,在虚空中隐隐约约看见过一座大山。

  “你看见过?”花无缺闻言不由得一阵吃惊,他没有想到萧凡生进来时,会在虚空中看到过一座大山。

  花无缺短暂时间后,他确信那座山就是是神山无疑,虽然这结论很荒谬,但是结合此刻的情景,花无缺很有理由相信萧凡生看到的就是那座神山!

  因为传说神山漂浮不定,平日里隐匿于虚空中,就是圣人都无法预测,乃是真正的无根之山,萧凡生在虚空中看见神山,也不是没有可能。

  萧凡生皱着眉头,他不由得一阵疑虑“进来时,我的确看见过一座大山,就是不知道那座山是不是你所说的神山。”

  “你所看见的很有可以就是神山,传说这座神山在太初时代,是一个强大到极致的道统的祖地,关于那个道统,众说纷纭。”花无缺在思怵,他缓缓的说道。

  萧凡生一愣,他没有想到那座山居然有这般来历,当下不由得说道“祖地?”

  “是的,有的人说是传说中在太初时代底蕴最强大的皇宗祖地,也有的人说是太初时代最为神秘的冥宗祖地,众说纷纭,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花无缺思怵着,皱着眉头,他不太相信这些说法,因为他曾得到过一卷古籍,出自太初时代,所以他对神山的来历有着自己的理解。

  萧凡生愣愣出神,这些东西他是不知道的,此刻他看着花无缺皱眉的样子,不住说道“大哥,你应该不太相信这些说法吧。”

  “的确,不管是皇宗,还是冥宗,虽然这两个宗门都是强大到极致的道统,但是……我曾得到过一卷残缺的古籍,古籍里面记载这座神山在这两个道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花无缺若有所思,缓缓的说道。

  “那这座神山究竟是什么来历?不是说太初时代,修行才逐渐开始崛起,成为凡尘界的主流吗?”萧凡生想起道尊说的话,不由得说道,这里面似乎有些茅盾。

  +最新}章t节B上wg酷u匠网,

  “你猜测的不错,这座神山很有可能,就是从还没有步入修行时代的莽荒时代就流传下来了。”花无缺缓缓的说道,那卷古籍残缺的太厉害,他也只是一知半解,猜不出神山的来历。

  “这么说来,皇宗和冥宗两个道统,也只是和这座神山有某种关联而已,并不是像前人所说的是两个道统的祖地?”萧凡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说道。

  花无缺没有答话,而是感慨的说道“事实上,以我所知道的来说,世人都错了,皇宗和冥宗都和这座神山的确有关系,但是……这座神山并不是他们的祖地,这两个宗派不过从这座神山中找到两个古图,从此崛起而已。”

  “啊?”这次萧凡生是震惊到心惊了,他虽然不知道那两张地图是什么东西,但能够让那两个宗派如此崛起,实在是了不得。

  “告诉你也无妨,皇宗得到的地图记载着仙域,而冥宗得到的古图上则是地府。”花无缺这时候双目精光一闪,死死的看向天空,他感觉到了一丝丝异常。

  萧凡生修为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自然是没能发现这种细微的变化,他不解的问道“大哥,那石碑灭,六道归什么意思……”

  轰隆隆!

  萧凡生话音刚落,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萧凡生的耳边出现了血痕,他被这道声响震得眼前一片发黑,耳畔嗡嗡作响。

  就连花无缺这样存在都无计可施,他阻挡不了那道声响,因为那道声响带着法则,不是一般的声响,直接穿过了他的神通屏障。

  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大雨如注的水幕之中,发生了一件怪事,萧凡生和花无缺看到后,都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

  在水幕之中,一座大山若隐若现,宛若在虚无与真实间存在,这座大山无比巨大,恢宏通天,矗立在骨海之上,散发着一股古老而沧桑的气息。

  事实上,不仅萧凡生和花无缺两人看到,此刻所有的修士都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皆是屏住呼吸,震惊的看着这座神山。

  “血!下血了……”

  “啊……怎么回事!”

  “见鬼了……”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因为这一刻神山中光芒四射,瞬间照亮整个轮回岛,所有人都看见了天哭,那些大雨就是殷红的血液。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头皮发麻,寒毛一根根炸起,冷汗直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雨夹杂着那座凭空冒出的神山,所有人都不敢造次,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显得异常阴森。

  这座神山太过于宏伟了,直接插入了云端,比之凡尘界任何一座名山都要壮观,并且一股古老而沧桑的气息在弥漫,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个世纪,仿佛自远古时代跨越时空而至。

  神山从半山腰开始,开始出现古老的破碎宫殿,散发着死寂和沧桑,神秘无比。

  轰!

  此刻在神山的山顶,突然爆发出无量彩光,耀眼夺目,有眼尖的修士隐约看到有龙凤在光彩中飞舞,还有仙药在山顶扎根。

  “快看!”有修士大叫道。

  所有人遁声望去,都是一阵出神,愣愣的看着天空中的神山,看着那若隐若现的龙凤,眼红炽热。

  要知道,龙凤除了在遥远的莽荒时代外,都已经不见身影,灭绝世间,传说龙凤成年后可屠神弑仙,此时看到那幼龙幼凤,所有人都是打了鸡血,往骨海赶过来。

  除了幼龙幼凤,还有更多的修士是为了那些仙药去的,没有人在此之前可以想象,这座凭空冒出的神山山顶,居然有成片的仙药在扎根,散发着氤氲的彩霞。

  “我要上神山,我一定要制服龙凤,我一定要采摘到绝世仙药!”有一个老者兴奋不已,他眼冒金星,第一个爬上了神山,在石阶上快速行走。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自雨中划过,阴森而可怕,直接刺向了那名老者。

  砰!

  老者虽惊不乱,他艰难的向前踏出一步,而后瞬间抽出腰间的长剑,狠狠地将那道寒光劈飞,火星四溅。

  “何人出手?”老者心有余悸的同时,不由得勃然大怒,居然有人暗箭伤人,实在是太阴险了。

  “是我,你知道了又如何?难道要向我等出手吗?”此时,一群青年人赶到了神山脚下,其中一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子走出来说道,手里把玩着一柄折扇。

  老者看清来人后,敢怒不敢言,只是冷冷的看着白谷,他虽然修为不弱,但是比起白谷还是差了一截,更何况白谷还是冥神宗的传人。

  “不知,冥神宗的传人对老朽,有什么不满?”老者冷冷的说道,他虽然惧怕冥神宗,但他还不至于怕到连个屁都不敢放。

  “哈哈哈,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第一个上神山,你可知道神山的价值!神山应该由天下人共享!而不是你先登而上。”白谷还没有答话,他身旁一个粗壮的男子立即喝道。

  “巨神教的传人,蛮德……”老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阴沉的看着这名粗壮的男子。

  他今天气到了极点,这么多人看着,他自然是不能当了缩头乌龟,但是也不能被这群人逼做了出头鸟,当下他走下神山,对着这群青年说道 “几位公子说笑了,老朽并没有独占神山的念头,还请几位主持神山。”

  “算你识相!”在蛮德的身旁,一个光头大汉冷冷的说道,这个大汉烫着戒疤,带着黑色佛珠,脸上有一道恐怖的刀疤,从额头一直划到下巴。

  此时已经有不少修士赶了过来,看见这名大汉,都是不由一阵惊恐,纷纷轻声说道“鬼头陀!”

  老者并没有再答话,远离了白谷一群人,站在远处静观事情的发展。

  这些人都是为了黄泉彼岸花来的轮回岛,此前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座神秘的神山,不管是谁,都想咬上一口,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吼……”一声惊雷传来,震都所有人耳畔嗡嗡作响,纷纷遁声看去。

  只见一个英俊的金发男子出现在地平面上,骑着一头高大威猛的白虎,冷峻的看着那座神山,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战意。

  “你们几个是要挡我的道吗?”金发男子无所畏惧,驾驭着白虎,如同君临天下,出现在白谷几人的面前,俯视着他们冷冷的说道。

  顿时间,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此前白谷一行人嚣张跋扈,差一点就将轮回岛当作他们的后花园了,这让很多人不爽,可是他们都敢怒不敢言。

  现在出现了这么个神秘的男子,直接俯视白谷一行人,让他们都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同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怕金发男子寡不敌众。

  “姬空十六……”

  白谷一行人脸色大变,他们没有想到,这关键时刻姬空十六会突然跳出来,他们知道现在要想掌控神山的权利,恐怕是不行了,他们虽然自负,但是对上姬空十六,他们没有一点胜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