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那群青年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纷纷可怜的看向白谷,当然这种可怜并不是真的可怜,而是开玩笑的神色。

  这些和白谷一伙的青年和杨琳他们都是为了黄泉彼岸花,所以双方都保持着距离,只有白谷这个太玄门的乘龙快婿上来打招呼,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白谷居然被他的未婚妻嫌弃,最后还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所藐视了。

  “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白谷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他先是被他的未婚妻杨琳嫌弃,后被一个无名小卒不屑一顾,这让他愤怒到了极点。

  “我就是不告诉你,你能咋样?要对我一个小孩子出手吗?让开,我要走了。”萧凡生对这个白谷十分的厌恶,根本不想跟他纠缠,当即说道。

  “你!好一个油腔滑调的小子,今日你想走都不行,除非你家长辈前来要人。”白谷气的直哆嗦,一直以来只有他白谷藐视他人的份,哪轮得到别人来轻视他?更何况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要以大欺小吗?我不想和你争斗,我要走了,让开。”萧凡生虽然知道他不是白谷的对手,但让他屈服他还做不到。

  “哼,就让我来代替你家长辈教训教训你,让你懂得什么是尊师重道。”尽管白谷猜测面前这嚣张的小毛孩来历不一般,但他还是忍不住了,当即就抬起手臂,狠狠地将萧凡生扇在地上,口鼻溢血。

  “你会后悔的……”萧凡生缓缓的爬起身子,用衣襟擦掉嘴角上的血液,冷冷的看着白谷,低沉的说道。

  话音刚落,在他的脸庞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个血红的巴掌印记,在他苍白的脸上是如此的显眼。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萧凡生的话语,白谷内心深处居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不由得一阵惊疑。

  他的这种感觉很可靠,他当年无数次出宗门任务,就是因为这种感觉,才每次都能险象环生,祭奠了如今的宗门地位,可他今日却在一个小毛孩身上感受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才能感受到的那种心悸感。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白谷露出讽刺,随即又是一掌拍落,萧凡生眼皮一跳,他能感觉到这一掌比刚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恐怕刚才白谷的那一掌只是想教训他一顿而已,而此时就是想要他死了。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光影从半空中呼啸掠过,狠狠地抽向了拍向萧凡生的手臂。

  白谷一惊,瞬间收回了手臂,他不敢硬抗这一鞭,如果他执意拍向萧凡生,他的这一只手臂恐怕会被废掉。

  萧凡生遁声看去,出手拦截白谷的人,竟然是他的未婚妻杨琳,这让他一阵沉默,他知道杨琳并不是真的要救他,而只是要针对白谷而已。

  “杨师妹,你要做什么,难道要与我为敌吗?”白谷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而后阴沉的看向了杨琳。

  杨琳眼皮一撩,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堂堂冥神宗的传人,居然向一个孩子动手,你脸皮怎么这么厚,这么不知羞耻?”

  “杨师妹,你和我作对,恐怕你师傅,甚至是整个宗门都会对你的行为很失望。”白谷神色阴沉,今天是他成为冥神宗的传人后,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人藐视。

  “哼,我杨琳生是太玄门的人,死也是太玄门的鬼,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就算是嫁给别人也不会便宜你。”杨琳脸色有些高涨,她死死地盯着白谷,狠狠地说道。

  “今日算你走运,来日方长,等着瞧!”白谷冷冷的看了一眼萧凡生,一挥袖袍,便转身离去。

  萧凡生感觉这句话有些熟悉,等白谷与那群青年离开后,他才想起那个林霜颜的追随者,毛华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我倒了什么八辈子霉,居然来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萧凡生心中抱怨,这才一天的时间,他就四方树敌,形势严峻。

  “喂,我救了你的命,怎么连声谢谢都不说?”杨琳气势泼辣,不满的看着萧凡生说道。

  “我又没让你救我的命。”萧凡生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就要转身离去。

  “这么嚣张,小屁孩,你叫什么名字?”杨琳也不阻止,大声问道,声音空灵如同碎玉,十分清脆悦耳。

  “萧凡生……”萧凡生说完,步履蹒跚,踉踉跄跄的向骨海的最深处走去,他要向那块石碑下面去休息,现在只有那个地方是最诡异,也是最安全的,他相信就算是这些传承也不敢靠近那面石碑。

  “琳儿,我知道你不想嫁给白谷,但也没有必要做的那么绝,我们太玄门也有要仰仗冥神宗的地方,所以以后说话尽量客气点。”一个白发老者看着萧凡生离去,目光炯炯,如同一轮骄阳,似乎要看透萧凡生,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后对着杨琳轻声说道。

  “我知道了,对了护教大人,你知道那个叫萧凡生的小子是什么来历吗?”杨琳白了一眼太玄门的护教人,不过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一把拽过老者的手臂,摇动的同时柔声问道,一双眼睛流光溢彩。

  “啊哟,轻点,我这把老骨头快要被你这小丫头给拆散了。”太玄门的护教人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目光里面充满了满满的欣慰。

  杨琳一双眼睛眸光扑闪,楚楚可怜的看着太玄门的护教人,她知道护教人的见识很广泛,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辛秘,所以当即轻声说道“护教大人,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就告诉我嘛,那小子什么来历。”

  “我也不知道那小子的来历,恐怕那小子从来就没有修炼过任何法门。”护教人话音未落,杨琳便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萧凡生远去的背影。

  “这小子还真是够神秘啊。”杨琳撇撇嘴,想起这小子嚣张的样子,她不由得一笑。

  “我们该走了……”太玄门的护教人轻声说完,便领着众人赶往那片雪山。

  ……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萧凡生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都是那么的沉重,如果此刻有小牛村的人在这里,一定会知道萧凡生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更U新《最wR快a上酷P)匠9$网u-

  狂风一卷,朦朦胧胧的薄雾瞬间将萧凡生孤独的背影吞没,他踩着尸骨前行,脚下发出骨头碎裂的细微的声响,吭哧吭哧。

  “这小子太古怪了,居然没有修炼过任何法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圣人亲自保驾护航,将他送到了这里?”

  萧凡生的身影在薄雾中渐行渐远,殊不知一个道人在远处观望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个道人的目光如很奇特,眸子中似乎有两把长剑纵横交错,形成十字形状,正在好奇的盯着萧凡生。

  萧凡生此刻的身影显得很萧索,仿佛一个充满了故事的小老头,这种感觉夹杂着骨海特有的煞气,说不出的肃杀之意在弥漫。

  感受到脸庞上的胀痛,一股羞耻感充斥在萧凡生的心中,他的指甲片深深地刺入了掌肉,今日对他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他认识到了修真界的残酷与现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路踩着尸骨前行,萧凡生终于停下了脚步,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远处的那面顶天立地的巨大石碑,面露思怵。

  这座石碑巨大无比,高耸入云,一股镇压九天十地的气息弥漫,古老而沧桑,任何人见到它都喘不过气。

  “石碑上刻着的轮回之地四个字,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又或者代表了什么东西?难道这轮回岛真的是轮回之地?”一连串问题如同连珠炮在萧凡生的脑海闪过,让萧凡生不由得一阵出神。

  “轮回岛是个谜,万古以来这面石碑不动如山,一直伫立在此,似乎是镇压着什么东西,又似乎这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碑。”就在此时,一个道人从远处走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答萧凡生的问题。

  萧凡生缓缓的看向了这名道人,只见这道人身材浑圆,体型矮胖,面如婴儿般润滑,但是却给萧凡生一种恐怖的感觉。

  尤其是他的一对眸子,其中仿佛育孕出了两把神剑,纵横交错,如同形成了十字形状,让人一看就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

  “在下萧凡生,敢问道长之名?”萧凡生对于这个道士没有生出任何敌意,因为他知道此人太过于恐怖了,就算是他有十条命也不够这道人杀伐。

  “萧凡生,遇凡则生,必成大道,好名字,本道花无缺,你叫我花道长就行了。”道人走到萧凡生身旁,看着远处的那座石碑轻声说道。

  “花无缺?我好像在哪听说过……”萧凡生挠了挠后脑,努力在回忆着往事,想起花无缺的那一双眸子,突然他眼前一亮,想起了什么。

  他震惊的看着眼前这普通而奇异的道人,他知道这道人是谁了,他听历奇崖说过此人。

  听说此人当初找过历奇崖为他护道,虽然历奇崖委婉拒接了,但是萧凡生知道其实历奇崖很看重此人,他拒绝这道人为他护道,不过是因为他还没有准备好而已。

  历奇崖曾跟萧凡生聊过,如果他要是留下传承,传下道统,他一定会选择花无缺,在历奇崖的眼里,就是号称当世第一人的宇无双都比不上这道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丐说:

兄弟们,如果想要角色扮演,可以在书评区留言,老丐会看情况征用,分时间顺序依次登场,对了,要角色不用打赏哦,全部兄弟都可以免费要的,让我们一起扬帆起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