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奇崖那小子没告诉你,他的身世?”道尊一愣,而后看了一眼茫然的萧凡生,随即笑道。

  “没有,历大哥只告诉我他是一个修道之人,刚好被仇敌追杀到我们村落。”萧凡生说着眼神不由得一阵哀伤,历奇崖多么善良和蔼,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可现在却是陨落了。

  “看来他当日也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麒麟一出,必定是风起云涌,让他措手不及。”古宏轻叹,想起这个心怀天下的真正君子,他也是敬佩万分。

  “历奇崖这小子的来历实在是惊奇,一直为修道界众人津津乐道,饭后笑谈的故事,被人称之为是当世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道尊轻撩眼皮,想起当年,他眼神略过一丝遗憾。

  “当世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萧凡生一惊,他这两个月的西行之路可不是白混的,他知道修道界是什么样的存在,此时道尊居然说历奇崖是当世最传奇的人物,这何不让萧凡生憧憬历奇崖的过去?

  “历奇崖是个孤儿,准确点说应该是个江流儿,他被一对夫妇看到后收留,可收留历奇崖之后不久,那一对夫妇便消失了,将他丢在了一个村落的门口……”道尊轻声说道,他与历奇崖亦师亦友,知道这一直是历奇崖的心结。

  “后来怎么样了?”萧凡生忍不住问道,他大概能猜到道尊接下来的话是重点了。

  “从那以后,他就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可以说那个村落的所有人都算是他的父母,直到他十四岁那一年,他掉入了一条河里,被湍急的暗流冲到了一个古老的地下石洞。”道尊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醒过来后,在那个石洞里吃了一颗不知名的果实,后来他还找到了一本书经,等他出了石洞后,归心似箭,一念之间他居然是飞了起来,他无意间想起书经上的文字,随手一挥,竟是将一座大岳给移平了。”道尊这时候语气不知觉加重了,让萧凡生不由得心里一震,像是感受到了历奇崖昔日的所见所闻。

  “可惜,他回到那个村落后,才发现早已经物是人非,那个村落早已经改朝换代,彻底消失在了历史长河里……”道尊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他打听了一下那个村落中的老人,发现他居然睡了整整四百年之久!就是他想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或者当年抛弃他的养父母,又或者给他养大的村落,他都已经无能为力了。”

  “睡了四百年……难道历大哥的身体没有腐烂?”萧凡生问道,这里面疑点重重,实在是太过神话了,就像是老人用来骗孩子哭泣的故事一样。

  “这是个谜,连历奇崖那小子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他睡了四百年后,他的身体还是止步在十四岁,这件事情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无可否认。”道尊说到这里,眸子精光闪动,明灭不定。

  这在普通人眼里看来是充满妖异,无厘头的故事,根本没有根据可言,所以很多人都不相信历奇崖的身世,但在道尊和古宏的眼里,却又有着另一番完全和世人不同的见解!

  圣人已经是超脱红尘的存在,可以手摘星辰,脚踏日月,一怒之下甚至是毁灭一方水土,到了这个境界,追求的东西和世人不同,他们追求的是天道!追求的是长生!

  而历奇崖的这一番故事,在他和古宏的眼里,又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长生?!

  如果可以悟得这种造化,那么他和古宏在修道这一条路上会走的更远,甚至是有可能会解开万古来的不解之谜——长生!

  可惜历奇崖明确告诉他,那个石洞已经返璞归真,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异常,后来他和古宏也随着历奇崖去看过那个石洞,的确是成了废洞。

  “历大哥的来历居然这般崎岖妖异,实在是一大奇迹啊……”萧凡生听完,也是不住点头,他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因为眼前的这俩人是整个凡尘界最强大的主宰,没必要骗他。

  “他出了石洞后,短短数十年年的时间,道行就已经快追上我们两个老头子了,真是后生可畏啊。”道尊看了一眼古宏后,笑着摇头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时代永远是年轻人的天下,当年我们两个年轻时,又何尝不是独当一面,让天下英雄闻风丧胆?”古宏笑呵呵的说道,脸上永远带着灿烂的笑容,让人看了不由觉得心情一舒。

  “也是,想起当年,我们两个可是被天下人号称无双少帝啊!”道尊想起昔日的年少癫狂,到了如今这个程度,也还是觉得热血沸腾。

  “帝皇啊……当年我们两个虽然号称少帝,但如今我们连贤君都达不到,只是停留在了圣人之位,实在是有辱少帝这个称号!”就是古宏想起往事,也是不由得一阵叹息。

  “帝皇哪里是那么容易达到的,要不然万古来帝者也不会寥寥无几,不过……要不是这该死的道艰时代,我们两个成为贤君是不成问题的,哪还用得着我们现在这样苦苦等待!”道尊说完,目光黯然了下来,每次他想起如今灵气贫瘠,不足以让他一举晋升成为贤君,都让他一阵沉默。

  “苍天这是要破后而立,我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天地在反馈灵气了,今后不久,维持了整整万年的道艰时代就会成为历史,出现空前绝后的大时代!到时我们两个老头子就会厚积薄发,证道帝皇!”古宏宝相庄严,说到这里,他的眸子里星辰崩灭,星河沉沦,散发出无比可怕的精光!

  萧凡生骇然失色,好像此刻的他不是和蔼的古宏方丈,而是成为了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遇神杀神,遇魔斩魔,一切都在他的俯视之下,一切都在他的股掌之间!

  过了许久,萧凡生这才被人拍醒,他看向道尊,不由露出尴尬,居然是看的入迷了。

  “徒儿啊,你事情也办完了,我们也该走了!”道尊笑着说道,他对萧凡生这个徒弟还是很满意的,拥有赤子之心的人,那可是可遇不可求。

  “方丈,来日再见!”萧凡生深深一拜,虽然说事情的结局和他心中想象的不一样,但他的今后总算是有了活下去的目标。

  n酷匠网、正N《版1首#发$

  “阿弥陀佛,期待未来无终师侄你能大放异彩,也不枉历奇崖和道尊的一番苦心!”古宏轻语,算是给萧凡生一个祝福。

  “该走了。”道尊说完,便是自顾自往台阶下走去,虽然说他的步伐显得很随意,但是细看之下,就会发现他的步伐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和天地大道融为一体,一步一语皆为修行。

  “师傅,等等弟子。”萧凡生见状,忙是跟了上去,随后恭恭敬敬的跟随在道尊的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