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他们走了,也没敢愣着,赶紧走了几步,顺便在路上打了一辆车,就赶紧去医院了。

  到了医院,神经也不那么紧张了,放松了下来,身上的伤才开始发痛,特别是脸上的,眼角那一片,特别疼。

  结果到了医院,死活要让我们排号,我一看这一排长龙的队伍,得排多长时间啊,我们几个可等不了。

  结果就赶紧去了一家小诊所。

  到哪儿让人家给我们一看,我和徐泽是最严重,我脸都被干肿了,眼角那边肿了一大块,眼睛都快和鼻子挤在一起了,可想得有多难看。

  胳膊上还有刚才干架的时候摩出来的伤,不过这都不叫事了,用酒擦擦就行了。

  徐泽身上伤很多,不过消消毒包扎一下绷带就行了,都不是很严重,没什么事。

  而强子和叶子还倒没啥事,徐泽赶紧就打电话,把白浩给叫了过来,刚通了电话,白浩就有点气无力的说:“大爷的,干啥啊,老子刚忙完,有事快说。”

  我一听这声音,都不用数手指也知道他刚才干什么了,这么个有气无力。

  徐泽就也没给他闹,赶紧说让白浩来这个诊所,白浩就在那边说:“来诊所干啥啊。”

  方志强就一把抢过手机说:“浩哥快来吧,我们几个被人干了!”

  酷"/匠B网首.#发。J

  白浩这才反应过来:“我草,谁干的?”然后问我们在那个诊所,我们告诉他了地址,就挂了。

  过了好一会,一辆出租车在诊所门停了下来,下来两个人,一个是白浩,另一个就是小墨。

  小墨今天打扮的依旧很性感,丝袜都穿上了,挽着白浩的胳膊,小鸟依人的跟着白浩,一副小媳妇样。

  我当时就寻思这白浩是来拉仇恨的?

  要知道当时的时候,我们这几个除了白浩,我们剩下这几个都没有对象,当然我的小萌是例外。

  白浩拉着小墨就走了进来,白浩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当看到我的时候,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打趣的说道:“咋了你,被干成这逼样了?”

  我摆摆手,让白浩过来,白浩还问我干啥,我没理他,从他兜里摸了一下,果然摸出一包中华,我拆开就给我们徐泽他们几个人分了,我自己就抽出三根,然后又扔给白浩了。

  白浩看了一眼烟盒,哭丧的说:“槽,就这几根了,还有,你特么的干嘛拿三根?”

  我无视了他,又从他兜里掏出打火机,把三根烟,放在嘴里,然后一起点着,然后狠狠吸了一口,卧槽,这酸爽。

  白浩差点就哭了:“你这是浪费粮食啊!”

  我根本就没理他,把打火机扔给徐泽他们,不去鸟他。

  那个大夫给我们拿跌打酒擦了擦,说了句没事,然后我们给了钱就走了。

  我们这次直接回了学校,这次门口保安也没拦我们,看到我们直接就走了,门就敞开着,我猜一定是李校长给那个保安说了些什么吧。

  而且我也没看到那个上次惹我的那个保安去哪了。反正是没看到。

  我和徐泽他们直接就走了宿舍,而白浩说他要送小墨回宿舍。

  我就说了句:“真特么重色轻友。”

  徐泽他们也挺配合我,齐齐给白浩竖起来中指。

  我们几个坐在宿舍,我身上还有疼,躺在床上休息着,今天其实也算是载了。

  没多少会,徐泽就从自己床底下拿出一瓶啤酒,本来问他要害还不打算给,结果我直接就抢了过来,我们几个马上一人一口就给喝没了。

  白浩就走了进来,我们又闹了一会,主要是干这货,重色轻友。

  闹完了之后我就给他们说李文龙和我商量的事。

  我们是兄弟,而且这样的事情我也不需要隐瞒。

  把李文龙给给我说的,全部转达给他们之后,他们就沉默了,过了许久,徐泽才说:“疯子啊,这个事我不是很赞成。”

  方志强也说:“是啊我也不赞成,这他妈的可是做人啊,出了事可就是一辈子啊,要不咱们算了吧。”

  我就看向白浩,白浩就说了一句:“我也不赞成,不过我尊重你的意见,你要是打算干,我也跟着干,这个是肯定的。”

  我们看向叶千,他坐在床上没说什么,摆弄着手指,我们都知道他是在思索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才听他说:“这是个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