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学校又睡了一天,这最近也无所事事了,刘阳还是没有动静,也没做出什么反常的事情,这天白浩来找我,后面跟着一排小弟,说带我去学校旁边的那个ktv玩玩。

  我知道在这个学校旁边还是有很多娱乐场所,因为这个学校的本来就是属于娱乐街,再加上这里有两所学校,市政府也管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想管。

  因为之前白浩也带我来这里玩过,但是并不怎么注意,带我来的时候也就是吃吃饭,玩玩。

  走进闹市区,路的两排基本都是各种小吃,各种地摊,各种娱乐场所,往前面走,网站,酒吧,ktv,酒吧一个挨一个。

  白浩带我走进一家比较富丽的ktv,上面写着“xx皇朝”四个大字,门口还站着几个女的,年纪都不大,也就十九岁,二十来岁的。

  各个都是浓妆艳抹,穿着统一的超短裙,露着大白腿,穿着小黑背心,胸前露出隐隐的小乳沟,更加显得有一丝野性,也许是因为高跟鞋的原因,个子都和我差不多了,身材也是前凸后翘,这叫一个性感。

  看见我们这些人来了,甜甜的声音统一说:“欢迎光临先生~”

  顿时听的我腿都酸麻了,走进里面,还算不错,说不上富丽堂皇,但是比一些普通的ktv已经好很多,中央是一个大厅,看见我们来了,一个穿着红色吊带,睁着大大的眼睛,披着长发,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白浩看样子也是老熟人了,淡淡的说:“帮忙开间中房。”

  女的微笑了一下:“好的,跟我来”

  我们就跟着那女的来到一个房间,房间不大,但是足下容下我们所有人。

  白浩带来的这些人我大都不认识,但是他们都认识我,开口闭口就是枫哥的叫,也许他们根本就不吊我,可能也是冲着我和白浩的关系。

  进到里面,他们几个就是一番折腾,各种吼,各种喊,服务员递来两箱啤酒,开瓶就喝,其实我并不喜欢喝这玩意,太苦,但是有时还是要和他们喝喝的。

  我不想喝,就要了两瓶雪碧,自己拧开盖子就喝了,他们都嘲笑我,哥没叼他们,他们喝他们的,我自己喝我的。

  然后又进来八九个小姑娘,看样子也都二十左右岁,统一的丝袜,统一的小浓妆,长得都挺漂亮,就是不知道卸了妆会怎么样,白浩那几个就搂着她们坐在沙发上,陪我们喝酒。

  放起了歌,就是各种摇,各种嗨。我也跟着嗨,跟着那个歌大声吼,也不知道自己唱的什么,就是发泄,就是很想发泄。

  想着我初中被欺负的那些年,想着刘阳欺负我的那些时候,想着初中的各种不平,想着我,我吼的就更大了,慢慢的两行热泪就灌满盈眶,吼的嗓子哑了,还是吼。

  房间里的人都突然奇怪的看着我,包间的音乐也停了,我渐渐的放下手中的麦克风头也不回的说:“你们玩吧,我先走了。”

  推门就走出了房间,自己一个人走在夜路上,想着曾经的一切的事情,躲在地上,又哭了。

  突然,我感觉有个人拍了拍我,给我递了张纸,我抬头一看,是白浩。

  他没有说话,仅仅给我递了张纸,站在我旁边。

  他知道我想的什么。

  我没有去擦泪,什么也不想了,什么也不想再去想了。

  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我是要斩断过去,斩断曾经的荆棘,因为现在,我已有我自己的兄弟!我并不孤独。

  ......晚上我也没再和他们一起玩,自己就先回去了,白浩看我也回去了,他也跟着回去了,白浩的那些小弟,自然也跟着白浩回去了。

  “叮叮叮!”

  我还在睡着觉,就被这铃声给吵醒了,白浩也被弄醒了大声骂道:“操,你俩个谁定的闹钟?”

  徐泽把被子蹬开了,抠了抠眼屎:“哦,昨天晚上你们回来的晚,你们也不知道,学校昨天刚弄的铃,一会学校还要检查宿舍,看看有没有留人,逮到的话直接扣你们的班里量化。”

  我听完我所谓的又躺下了说:“没事,有俺浩哥照着呢,接着睡!”

  白浩也是无所谓,蒙着头躺下就睡了。

  徐泽骂了一声,也躺下继续睡了。

  没多少会,我刚要睡着,一个老头就把门给踹开了,没错,就是给踹开了。

  那个老头个子不高,一个大光头,歪着头,弯着腰,有点驼背,嘴里还叼了根烟,一副正宗的老痞子样。

  因为我是在床上面,也就是二楼床,徐泽就在我下面睡,那个老头进门就拿着小喇叭:“操,妈了个巴子,给老子起来,其他宿舍的人都他妈走了,就你们这个屋子特殊是不?”

  紧跟着,我们也没理他,那老头一把拽住徐泽,直接把徐泽扔到地上,徐泽“哎呦,卧槽”,重重的摔在地上,那老头看我一样,我很识趣的笑了笑从上面下来,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

  白浩没理这老头,转过头照样趴在床上睡觉,那老头脸色一变:“卧槽,小兔崽子,不给我面子?”

  4酷匠网¤唯m一3:正DR版",3r其o他!r都是√盗c版

  随之一脚狠踹再白浩屁股上,白浩痛苦的大声叫了出来,紧接着狠狠的看着那个老头,有一副你我来干一架的仗势,老头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小铁棍,紧接着白浩就焉了,也老老实实的下了床,跟我们站在一起。

  那老头,一个手拿着铁棍,一个手拿着根烟,看着我们,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你们几个,怎么不去上课?说吧,谁带的头?”

  白浩和徐泽很淡定的往后退了一步,很明显,就是我,我一看他俩:“草,你俩大爷!”,说着我就要扑了过去。

  那个老头在后面一把抓住了我胳膊,他力气挺大的,我想松开,可他使劲的拽着,我也松不开,然后直接抓住我的领子,像小鸟似的把我领了起来,拖到宿舍办公室。

  看着白浩和徐泽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M的,等我出来绝对得把他俩给收拾了。

  那老头,把我拽到宿舍里的办公室,自己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我:“说吧,咋不去上课?”

  我很坦然的说:“我想睡觉,昨天睡得晚,很困。”

  那老头瞅着我:“完了?”

  我摊了摊手:“嗯,完了”

  那老头摆了摆手:“行,那你就回去吧。”

  我楞了楞:“这样就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米大先生说:

  兄弟们撸撸走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