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梦两人走后,灵昕连忙让怜月准备水,她要沐浴。

  酷G匠,网H永\¤久X免费看!小说q

  最近灵昕的洁癖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沐浴后,灵昕侧卧在榻上,闭目养神。

  “怜月,那个三国之间的比赛是怎么回事?”灵昕轻启薄唇问道。

  “回主子,是为了选出实力最强的人,到时候会把名次给排到齐空岩上的。”怜月耐心的为灵昕解释着。

  齐空岩,一个记载实力的岩石。

  “虞府好像就两个名额吧?”灵昕突然对这个齐空岩起了兴趣。

  “恩,是的。主子也想去么?”怜月好奇地问道。

  “你猜啊。”灵昕调戏着怜月。

  其实最美好的生活,不过是每天调戏调戏人而已。

  “我,我猜不到啊。”怜月不知所措的看着灵昕。

  “干嘛怎么当真啊。”灵昕撇了撇嘴,随后又呢喃着:“这次就当是给她们一个训练的机会罢。”

  “主子,那我先下去了。”

  “恩,”灵昕挥了挥手。

  在怜月下去后,灵昕便闭起眼睛准备睡觉,可脑海中总是闪现出夜无眠的影子,最终,实在是受不了了,起身走到书桌旁,那了张白纸,提起笔在上面画了起来。

  不消片刻,一张美男图就出来了。

  是夜无眠。

  灵昕咬了咬毛笔,突然灵机一动,在图的旁边写上了几行字:今夜空中星星闪,竟无一丝乌云遮。

  浅眠迟迟不入梦,要怪只怪那骚年。

  看着这几行字,灵昕不禁笑了笑,然后敲了下脑袋:哎呦我擦,我怎么老是想到他。唉,一定是他太贱了,一定是的。

  但如果这时有个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明明一脸发春的样子,还找那些莫须有的借口。

  随手将毛笔放在那里,拉过板凳,灵昕认真的在那里画了起来。

  一张画好了,拿起来看了看,撕掉。

  就这样一遍一遍的画着,不知不觉间,灵昕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的手似是觉得摆的有些不舒服,没展开,便往旁边伸了伸。

  “砰——”

  砚台掉地的声音,灵昕烦躁的皱了皱眉,并没有睁开眼。

  直到傍晚是怜月进入房间。

  “呀,主子,你,你的脸……”怜月进来的动静已经惊醒了灵昕。

  而灵昕刚巧望向怜月,怜月指着她的脸,愣是一个字没说出来。

  “怎么了?咋咋呼呼的。”灵昕无语的看着怜月,丝毫没有意识到脸上有什么不妥。

  “主子还是自己看吧。”怜月从旁边拿过铜镜递给了灵昕。

  “啊……天呐,这是怎么回事?”灵昕看着铜镜中自己的右半边的脸上全部都是墨汁,着实惊了一下。

  “我去端水来给您洗脸。”说完,怜月便立刻转身出去找水去了。

  当灵昕洗过脸的时候,悲催发现,影影约约的还是能看见墨汁染上去的印子。

  “完了完了,没脸见人了,呜呜呜……”灵昕在一边左照照镜子,右照照镜子,看着脸上的污点。

  “咦,主子,你画的是谁啊?”怜月看见了桌子上被墨汁染了脸的图问道。

  “要你管。”灵昕横了眼怜月,立刻拿过图将其撕掉。

  看着灵昕这个幼稚的行为,怜月其实很想吐槽。

  既然怜月可以跟在灵昕身边,那证明记忆力肯定不会差的,所以刚刚那张图上面没有被墨汁染到的诗句,自然是记下来了。

  然而,灵昕这么做是在鄙视怜月的记忆力么?

  不过,怜月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已经大概知道灵昕画的是谁了。

  如果说破的话,她相信灵昕一定会劈死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