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灵昕看见了在不远处的煞月等人,便急忙把他们叫住。

  “主子,可终于找到你了!”怜月欣喜过望的说道。

  “嘛,依我的实力,可能会有危险么。”灵昕无奈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窝在怜月怀里的睚眦。

  被盯着的睚眦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就瞪了眼灵昕:“喂,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啊?”灵昕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没,没有啊。”

  “说谎的孩纸可不是好孩纸哦。”灵昕突然划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睚眦眉间。

  是平等契约。

  许是因为之前契约了逍遥笛的缘故,这次契约睚眦并没有太困难。

  “啊!臭女人,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我契约了。”睚眦愤怒的看着灵昕,它有试图过反抗,可却被灵昕的精神力给压住了。

  试问,一个活了两世的灵魂,精神力怎能不强?试问,一个契约了神器逍遥笛的人,灵魂力怎能不强!

     所以无奈之下,睚眦只好妥协。

  “哼,如果我永远不知道,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提啊?”灵昕冷眼看着睚眦。

  “主子,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走出去,其它事情等出去在做也不迟啊。”一直在旁边看着整出好戏的怜月出声。

  “出去?这个简单呐。算了,回去再收拾你。”灵昕横了眼睚眦,然后将逍遥笛拿出来,时高时低的吹奏着。

  突然这里的阵法全都停了下来。

  逍遥笛就是靠笛声来迷惑人,从而操控人,阵法也不例外。一句话来说,就是它什么都能操控。

  “快点走吧。”灵昕说道。

  闻言,怜月等人便紧跟着灵昕走。

  不出一炷香时间,他们便出了忽悠林。

  回到虞府后,灵昕便看见了虞父和灵梦,灵诗三人坐在正亭中。

  “怎么了?”灵昕急忙走向前去。

  “呀,昕儿回来了!”虞父看见灵昕,似是有点兴奋。

  “嗯,爹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灵昕不是没有看到虞父的反常,便开口问道。

  “再过几日,就是三国之间的比赛了,我担心灵梦她们……”虞父为难的说道。

  “这样啊?马上让她们来一趟我的房间。”灵昕皱了皱眉,怎么说也是姐妹一场,她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

  “这……也好。”

  带着灵梦和灵诗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后,灵昕说:“你们经过上次被欺负后,是不是深有感触?”

  闻言,灵梦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你们应该要知道团结,不能欺负弱小,也许有一天,那个曾经弱小的人便的比你们都强了呢?那他会毫不犹豫的来报复你们!

  但如若你们对他好,那他不一定会怎么报答你,但至少你们少了一个敌人不是么。

  总之一句话,对待善良的人无论他的实力怎么样,你们都不能狗眼看人低,欺负他们;对待那种大奸大恶之人,就算他再怎么强大,都不能屈服。”

  灵昕面不改色的说了这些话,但一直听着她说话的两人都低下了头。

  曾经那个任人欺负的灵昕,已经变得有实力保护自己了,曾经那个连废柴都不如的灵昕,如今竟有资格来教训人了。

  不知不觉间,她们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9更新0最A快上:酷/》匠i_网s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