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灵昕依旧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朝门外喊:“怜月,进来下。”

  闻言,一直呆在门外的怜月便推开门,进到屋里。

  “小姐,该起来了!你看看外面的太阳都升多高了!”怜月看着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的灵昕,语气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意思。

  “那你帮我穿衣服啊。”灵昕傲娇的嘟了嘟小嘴。

  听言,怜月便从旁边的衣柜里找了件红色的男装给灵昕穿上。

  红色,很俗气的颜色,但穿在灵昕身上却是另一种风格!

  “饿了。”在衣服穿好后,灵昕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去弄。”怜月抚额:小姐,要不要这么萌!

  一炷香的时间,怜月便端着两碟菜,一碗白饭来了。

  “喂我。”

  一阵无语中……

  这是典型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行为啊!

  待一切都弄好后,煞月才进来,说:“主子,逸王在昨天下午的时候去祭天的。好像是你前脚刚回来,他后脚就到了。他说要主子先去一趟逸王府救人才会把琅恒鼎给我们。”

  “哦?那你怎么不早点喊醒我呢!让人家等急了可不好!”灵昕开着玩笑话。

  “任何人,任何事,就算再急,只要不关主子的事,那就等主子睡醒再说!”煞月面无表情的说着。

  “煞月,你说你总是这样,一点表情都没有,让我以后怎么能放心的把你嫁出去啊!”灵昕语重心长的和煞月说道。

  闻言,煞月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认真的回答:“煞月一辈子都要跟着主子,请主子不要赶我走。”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要赶你走了啊!”灵昕嘴角抽了抽,心想:太过忠心的人也不见得那么好,至少他不会陪你玩。

  “两只耳朵都听见了。”煞月煞有介事的说道。

  “好好好,我不和你说了,走吧,去逸王府。”

  一阵人急匆匆的准备去逸王府,但灵昕却忽然大喊一声:“停,”

  “主子,有什么事么?”流月问道。

  “睚眦呢?怎么都没有看到它?”

  “对哦,睚眦呢?!”怜月也感到很奇怪。

  “等等,窝寨这里。”忽然,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你吃了多少东西?”灵昕一扫眼,看到了睚眦的嘴里还有着没吞下去的点心;再看了眼,发现睚眦的手中还拿着点心。

  “窝,嗝,没有,嗝”睚眦急着把嘴里吃的吞下去,结果一直打嗝,连忙坐在桌子旁,到水喝。

  “你够了!”灵昕无奈的看着睚眦,心想:我到底是捡了宝,还是捡了个草?怎么像是从乡下才进来的土包子……

  又费了些时间,等睚眦不打嗝之后,几人出了虞府,然后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巷子,把属于自己的面具戴上。然后煞月放出一条灵兽5阶的通灵马,后面拖着一个车厢,外表朴素而内里却是极尽奢华的!

  由煞月赶车,灵昕坐在里面,怜月等人步行跟着。

  就这样慢慢悠悠的向逸王府走去。

  当马车到了街道的时候,也没有人因为看到这样的阵势而感到奇怪。毕竟这帝都里常常会有这样的马车路过。

  灵昕坐在车厢里,听着外面的议论,虽然声音很小,但修炼之人岂会听不到!

  “你们说,这琉璃郡主一回来,秦家和云丞相府怎么都没了动静?”

  “看来,他们是怕琉璃郡主。”

  “不可能,就算琉璃郡主的本事再大,一个人也无法抵抗两个家族啊!”

  …………

  “煞月,做的不错。”灵昕难得严肃的夸奖了一句。

  “应该的,不是吗。”煞月说道。

  %k酷匠6网唯一f.正版j,其他都是U4盗E版H

  “恩,”灵昕应了声,然后便侧躺在车厢里的软榻上,闭目养神。

  很快就到了逸王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