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就这样一直大眼瞪小眼。

  终于,夜无眠败下阵来了,“你到底想怎样?”

  “我?这句话应该是我要问的吧,且你要这鼎有什么用呐!”灵昕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救人。”

  “哦?救人,据我所知,你应该不是炼药师吧。”

  “祭天的人,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把这琅恒鼎交与他们,他们就帮我救人。”夜无眠试着分散灵昕的注意力,而他却没有发现灵昕在听到这句话时,嘴角勾了勾。

  夜无眠突然出手,将灵昕手中的戒指抢了过来。

  “哼,敢和小爷我玩!说吧,是要我强行将你的印记抹去,还是你自己拿出来。”

       每个纳戒都会认主,上面都有专属主人的印记,如果强行抹去印记,那么,纳戒主人的精神力便会受损,轻则变成精神病患者,重则走火入魔从而导致死亡,当然,这个也要有那个实力的。

  “纳戒都在你手上了,我能说不么!”灵昕翻了翻白眼,装作一副很无奈的模样。

  !}酷2匠F网l…正√版^&首发F》

  “不能诶。”

  “那你还问干什么?”

  “我这是在尊重你。”夜无眠理直气壮的说道。

  灵昕一脸愤怒的表情,实际上却是笑的肚子都快抽筋了。

  灵昕念力一动,之前的那个鼎便被拿了出来。夜无眠收了鼎后,就把纳戒还给了灵昕。

  “你也该减肥了!”夜无眠在临走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

  “我操你全家!”灵昕骂了一声。随后便朝虞府赶去。

  回到虞府后,灵昕让煞月朝天上放了个像烟花一样的东西,其实是一种暗号。

  还在鬼纶林里寻找灵昕的怜月等人看到这信号,便知道灵昕已经安全了,立即朝发射信号的方向走去。

  待几人到达虞府是,灵昕便把他们叫到自己的院落中。

  “煞月,最近有人会拿琅恒鼎到祭天去。”灵昕淡淡的说道。

  “逸王?他真的拿到了琅恒鼎吗?”听到灵昕说这话,煞月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夜无眠。

  这是为什么呢?原因有三个:第一,因为之前夜无眠便联系过他;第二,因为能拿到琅恒鼎且来求助的只有他;第三,因为他是涧域的老大!要知道涧域是和祭天齐名的。

  “恩,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是我把琅恒鼎‘换’出来的。”

  你看看,灵昕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应当啊!真的没见过有人脸皮这么厚……

  “哦。”跟了灵昕这么多年的煞月等人岂会不知灵昕这句话有多少水在里面!

  “我们就安静的等着他来联络就行了。快,我要沐浴!”灵昕看了看身上这件有些脏兮兮的衣服,眉头紧锁。

  “啊……哦。”怜月看了眼灵昕的衣服,觉得是该沐浴一下了,虽然不是怎么太脏,但是,灵昕也是有一点小洁癖的!

  很快,水便准备好了,灵昕褪去衣服坐在浴桶里面,应该是太累了,竟直接睡着了。

  一直守在门外的怜月等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见灵昕还没出来,就知道灵昕肯定又是睡着了,便推开门走了进来,果不其然,怜月绕过屏风便看见了睡在浴桶里面的灵昕,无奈的摇了摇头,轻手轻脚的将灵昕擦了下身子,再帮灵昕穿上一件衣服,便把灵昕放在床上躺好。

  一切弄好后,怜月就走出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