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肉团上的裂口越来越大,一只干黄的手缓缓地从皮囊中探了出来,紧接着一道白光从皮囊中隐隐约约的透了出来。

  “是卷轴,”云歌和周少安交换了一下眼神,云歌示意周少安挡在自己的身前。而自己慢慢的蹲在了地上,用手在蛇皮袋子里不停地摸索着最后拿出了一个钩锁一样的东西。

  那个生物已经完全从皮囊里爬了出来,那本卷轴就如同一颗星星一般忽明忽暗,在昏暗的光芒下那生物的五官完全展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那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年模样,整张脸坚毅而又邪魅,眼睛里基本没有眼白,漆黑的颜色使两个眼睛宛如两个巨大的空洞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唔咦呀”少女伸出手缓缓地抚摸着少年的脸庞,少年仿佛面瘫一般对于少女的亲昵行为没有一丝的表情,但是嘴角的微微抽动还是暴漏出了他的喜悦和兴奋。

  “就是现在,”云歌说着就准备甩出钩子将卷轴抢过来,却被周少安一把抓住了手腕,云歌诧异的看了一眼周少安,周少安指了指那个少女,云歌顺着周少安的指向看去,这才发现少女的身体居然慢慢的泛出了橙色的光芒。

  “这是….”云歌轻轻地说道,但是那个少年还是警觉地抬起了头,然后伸出一只手在空中轻轻一抓,周少安瞬时就感觉好像有人扼住了他的喉咙一般,让自己无法呼吸。

  酷@匠*r网.正版+首发

  云歌眯了眯眼睛,一股杀气凛然而出,明显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米拉咕叽,“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少女忽然抓住了少年的腾空的手掌,然后摇了摇头。

  “古拉吉米差,“少年皱了皱眉头疑惑道。

  少女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周少安和云歌,然后叽里咕噜的给少年说了一段话,然后少年缓缓点了点头放下了手臂,忽如其来的轻松让周少安被新鲜空气猛猛的呛了一口,忍不住咳嗽起来,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是接下去的发生的事情直接让周少安把咳嗦憋了回去,只见少女用自己的手上的指甲直接将自己的雪白的肚皮完全剖开,然后一本闪着橙色光芒的卷轴与少年原本闪着白色光芒的卷轴交相呼应。

  随着光芒的颜色越来越深,少女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最初的形态,而少年也缓缓从棺椁里彻底的平躺着浮了出来,随着卷轴慢慢打开,一个巨大的符号在空中慢慢集结。

  “不好,是血祭符,“周少安终于明白了刚才少女为何要阻止自己杀他,不由得冷汗直冒。

  “先下手为强,”随着云歌的一声怒吼,他手中的锁链应声而出,直直的钩在了少女的腿部,云歌的钩子一看就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少女被钩中的地方开始大面积溃烂起来。

  “给你,”云歌说着扔给了周少安一条链子,周少安也没敢迟疑,紧接着带有倒刺的钩子再度甩中了少女的头颅,少女再也没有了开始的从容,哀嚎声传遍了整个墓穴。

  少年冷哼一声,伸手去抓那勾着少女的钩子,但是刚碰上就如同触电一般后退了数步。

  “啊,”最后钩子好像有魔力一般,少女终于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迅速化成了脓水,腥臭的味道瞬间让整个墓室的空气变得更加稀薄了。

  少年看到少女死了完全发疯了一般嚎叫一声,然后随手一挥,整个墓室瞬间被“悉悉索索”的声音所覆盖,一阵阵白色像雾气一样的东西从各个甬道渗进了主墓室之中。

  “这里怎么可能起雾呢?”周少安皱了皱眉头道。

  “你仔细看看,这些并不是雾,”云歌咬了咬嘴唇,脸色变得煞白:“而是尸蛊。”

  “这么多的尸蛊,”周少安皱了皱眉头,一个箭步冲到了安琪琪身旁从她脖子里狠狠地将血玉扯了一下,然后拿着血玉冲到一边,只要周少安所到的地方尸蛊全部都会退却,然而时间一长周少安发现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自己冲到这边,那边的尸蛊又如潮水般的涌了上来,当自己那边时这边的尸蛊又再次冲了上来,由此往复,弄的周少安不禁疲惫不堪。

  “嘶吼”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的四匹战马幻影不知从何处再次冲了出来,眼看着战马幻影就要和自己相撞了,周少安虽然知道那是假的但是依然本能的一躲,然而这一躲开周少安的半边脸却火辣辣的疼。

  “呀,”云歌一声趁着那少年不注意,大吼一声,再次将手中含有倒刺的钩子扔了出去,直直的扎中了悬浮在棺椁上放的少年,顿时间钩子深深地没入了少年的身体之中,少年的身体瞬间从伤口朝着两边开始腐烂。

  “赢了?”周少安看着漂浮的少年身体一点点瓦解,疑惑的问道。

  然而就在看似危急已经完全化解的时候,少年的身体居然再次褪下一层皮来,然而新生的躯体比起之前看起来更加完美了。

  “吼”随着少年的再次蜕变,四周原本光滑的墓壁上居然开始出现了诡异的凹起,刚开始就一直漂浮在少年头顶的那盏燃烧着青色火焰的灯则更加的明亮。

  随着墙壁的凹起,一条条龙纹的模样居然缓缓地从墙壁上升了出来,而刚开始昏迷的鬼小七等人犹如疯了一般开始使劲的扣头,可能是因为皮肤嫩的缘故两个女孩子的额头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随着龙纹的出现,少年好像真的成为了一位千古帝王,手在空中轻轻一抓,原本已经死去的少女身体居然在一片尸蛊之中开始慢慢重塑起来。

  “我明白了,”云歌忽然眼前一亮,随后冲着周少安大喊道。

  “你明白什么了?若是那个女怪物在复活,咱们今天真的就要葬身在这里了,”周少安一个后空翻躲开了再次袭击他的马车,不满的大叫到。

  “孤注一掷,少安你将血玉含在嘴里,然后将自己的血滴入刚才的七个凹槽中,而那个不死的怪物,他的秘密就在于……”鬼小七用下巴指了指少年少年的方向,周少安马上会意,二话不说将血玉含进了嘴里,然后躲开战马的突袭,用刀在自己的手腕处划了个口子。

  随着周少安的血液滴入凹槽中,周围的尸蛊开始骤然退却,少年也终于发现了这一切的不妙,居然同时将两本卷轴高高的聚在头顶,尸蛊在卷轴的照耀下再次不要命的冲了上来,然而有了卷轴的光芒少女的身体已经还差个头颅就可以完全重塑了。

  “很好,就是现在,”云歌高呼一声,手中的锁链再次飞出,少年阴冷的一笑,一块青色的石板不是从何处出现牢牢地挡在了他的面前。

  “哐啷”一声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周少安最后看见的一个画面就是那个少年全身彻底腐烂,然后重重的摔进了棺液之中。随后整个墓室除了中央的棺椁中还有一橙色一白色的微光在闪烁,其余地方再度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