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跳入江中,按预计好的路线游到河对岸的一片芦苇从中,芦苇从中停着一只小船,开船之人戴着斗笠,这个人凌茵慕认得,就是自己跟霍去病救过的雷被。当初救了他之后,本想让他去军营,可皇上对他一直不放心,他也便身在江湖中了,只是跟霍去病一直有朕系,霍去病去朔方之时托雷被保护凌茵慕的。

  看到凌茵慕上船,雷被将船开到芦苇深处,凌茵慕进船舱中换了套衣服,易了下容,很快一个俊俏的男子便出现在了船头。

  雷被看着眼前的凌茵慕,有些惋惜的开口问道:“决定要走了吗?”

  “嗯,我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凌茵慕回答道,眼中的不舍难以言表。

  雷被不再说话,将船在芦苇中几个穿梭便靠了岸,岸上有两匹快马,二人一直赶路,直到第二日上午才赶到曾经的淮南王府,凌茵慕刚刚来到汉朝的地方,看着仍旧清澈见底的小溪,想着自己刚来西汉便遇到的男子,现在却远在朔方,“霍去病,如果可能,希望你这一世能好好活着!”

  淮南王府已被废,废垣断壁,王府里长满了杂草,好在还能勉强找到自己穿越而来的那个房间,站里这里,来到汉朝的一幕幕皆浮现在眼前,令凌茵慕感触良多。

  风云骤起,天生异象,时移事易,女子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西汉时代,安静的就像她从未来过般……

  汉武帝派人找了三天三夜仍没有找到凌茵慕,在卫皇后和后宫众人的劝说之下回了宫,连夜见了韩嫣,命韩嫣一边派人继续寻找凌茵慕,无论死活都要带回来,一边派人盯紧霍去病,如有异样,必杀之!

  霍去病来到朔方,发现李敢也已经来了此地,皇上已经答应过凌茵慕不杀霍去病,可霍去病刚到朔方不久,朔方城便发生了时疫,霍去病倒是没事,不过李敢不幸染上,性命堪忧,霍去病拿出凌茵慕给他的药给李敢服下,李敢病情方才稳定下来,看出霍去病的无奈,李敢劝说霍去病离开这里,如果他能离开,凌茵慕在皇宫也将不再有所顾忌。

  此时霍去病收到雷被的密信,凌茵慕已平安离开,皇上也正派人赶往朔方城,看来自己也确实要离开了。

  \V酷m匠(W网^w首发。

  霍去病与李敢皆假装得了时疫假死遁走,世上再无霍去病与李敢二人。

  汉武帝派暗卫搜寻多日,只在水里捞出那根樱花的白玉发簪,随后又收到李敢和霍去病死去的消息,汉武帝不相信,命人将二人尸体带回,两具尸体带回后,面目全非,一具有李敢的家族玉牌,还有一具有那把跟凌茵慕定情的匕首证明着二人的身份。本来汉武帝派李敢也去朔方就是想让他压制住霍去病的,可谁知朔方竟发了时疫,既然家族玉牌和定情的匕首都已找到,那证明他们二人皆已离世,汉武帝叹息着下旨厚葬二人。

  暗卫查探多时,只发现这其中是李妍李夫人单独见过凌茵慕,应该是怕凌茵慕的存在威胁了她的地位。可此时的李妍已身怀六甲,且太医诊脉说是男孩,李侍奉和李妍都沉浸在他们所认为的喜悦中,汉武帝表面上不动声色,命韩嫣暗中动手,去母留子!

  很多年后,汉武帝在江水旁边发现一女子,带回宫中,封为钩弋夫人,卫皇后看了此女不免惊叹,“像,确实很像,很像曾经的凌茵慕”……

  水月到了卫皇后宫中侍奉着,杨岭与镜花都离开了皇宫,在外面开了一个小的烤肉摊也跟着卖肉夹馍,生意倒是不错,就是有一个人经常来蹭吃蹭喝的,想也知道,他就是脸皮比城墙还要厚的东方朔……

  邓维离开了军营,邓浩哲也辞去了太医院院判一职,跟邓维一起开了个济世堂,潜心研究医术,救了不少人……

  现代世界凌茵慕朦胧的醒来,看到周围熟悉的医院环境,好友和同事们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着关心的话,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十天了,入室打伤自己的小偷已经被抓住了……可自己只是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十天,十年,现实一日,梦中一年,原来这梦做了这么久……

  一切照旧,凌茵慕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模式,直到有一天医院开会,要派医生去叙利亚援助,待遇从优。大家都明白,叙利亚现在可是在打仗,再好的待遇也要先有命活才行,所以都推脱着不肯去。

  打仗?这一词好像很久没有进入凌茵慕的耳朵了,反正自己也是孤家寡人一个,凌茵慕报名去参加援助。

  救死扶伤,性命之托,每日忙忙碌碌的倒也充实。直到有一日一个小男孩在凌茵慕忙完之际递给她一朵玫瑰花,“姐姐,送给你”

  美丽的玫瑰鲜艳动人,上面滚动的露水预示着采摘的时间不久,凌茵慕忍不住问道:“谢谢你,小朋友,可以告诉姐姐这个玫瑰在哪采的吗?”

  “就在前面那个玫瑰园里,有个大哥哥种了好多”小男孩纯真的回答后便笑着跑开了。

  “玫瑰园?”凌茵慕想着便不由自主去向那小男孩说过的玫瑰园走去。

  漫山遍野的红色玫瑰映入眼帘,在日落的黄昏下显得无比安静的美丽。花园中一个男子蹲着身子仍在不知疲倦的种植着玫瑰花,许是凌茵慕的走近的声音吵到了他,那男子放下手中的工具,起身回过头,五官分明,鼻梁高挺,微薄的嘴唇看到女子微微一笑,脖颈上戴着那枚小小的琥珀中间一对不知名的小虫子似乎在飞舞着。

  男子看清身后的女子不由得呼吸一窒,夕阳映在女子的脸上,显得格外娇俏。

  看到女子看着自己,男子有些囧迫的搓了搓手中的泥土,开口道:“听说这种叫玫瑰的花朵代表着爱情,我便多种了些,想着你终有一日可以看到。”

  “人家都到你这来了,都只站着,不倒茶的吗?”女子眉眼弯弯,清浅的声音响起,似责怪般的撒娇道。

  “有,有,你坐这,我马上给你倒,一辈子都给你倒”男子忙笑着指了指花园中的石凳,小跑着去洗手烹茶了。

  夕阳西下,一男一女静静的坐在玫瑰花丛中饮茶,他们时不时的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有生之年,只诉温暖不言殇,花味渐浓,茶味渐醇,清新相遇,安暖相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