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此事非同小可,你可不能沾上了,要知道你这恩宠可是得来不易的!”李侍奉闻言脸色一惊忙劝解道。没想到汉武帝此人如此狠绝,只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不择任何手段。

  “哥哥,我”李妍想要开口,却又欲言又止。

  “你,你什么你?你不要跟我说你还对那霍去病放心不下?!你现在是皇上的李夫人,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那霍去病又怎么样,虽然是皇上所封的大司马,可现在,生死还不都是皇上的一句话!”李侍奉严肃的劝道。“我们兄妹三人能有今日的荣耀,原因是什么?还不都是仰仗着皇上的恩宠,没有了皇上的恩宠什么都不要想!那霍去病也是死有余辜,想跟皇上抢女人,他还嫌命不长了他!”

  “哎呀,哥哥,你说的我都明白”李妍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可是,你再想一想,如果那霍去病一死,皇上纳凌茵慕进宫这不是早晚的事,我有今日的恩宠还不都是我们在皇上面前模仿凌茵慕的缘故,如果那凌茵慕入后宫,我这恩宠岂不是不复存在?”

  “你说的也是这么回事,这确实是个大问题”李侍奉想了想说道,眼中的阴鸷清晰可见。

  “你看,不如我们这样”李妍想了想对李侍奉低声说道。

  李侍奉笑着点了点头,“嗯,我看这个行,他们二人不是相亲相爱吗,就让他们到地底下去做鸳鸯去,我们啊,还是接着享受着这人间的荣宠!呵呵呵呵……”

  “那哥哥便把这件事交给妹妹来办好了”李妍阴险的笑容扭曲了她那绝色的容颜。

  “好,好,那哥哥便等着妹妹的好消息!”李侍奉开心的回应着。

  正在自己府中查看大婚所用之物的霍去病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他现在如愿当上大司马了,对凌茵慕的诺言也要实现了,所以他先选好了大婚所用的东西,希望凌茵慕会喜欢。

  府内的管家匆忙进来,看着霍去病恭敬的说道:“爷,宫里来人了,说是来传皇上的圣旨。”

  “圣旨?现在还有什么圣旨要尊的?”霍去病顿了顿,吩咐道:“让传旨的人进来,让府里的人都跟我一起出去接旨!”

  “诺”管家领命。

  霍去病接到圣旨,心里有些沉重,趁着在书房中收拾东西的空档写了封手书,准备托人给凌茵慕送去。管家又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爷,东方先生求见,说是有急事!”

  “东方先生?”霍去病有些疑惑,东方朔找自己能有什么急事。

  “呵呵,霍去病,你这大司马府还真挺宽阔的!”人未到声先至,东方朔已经笑容满面的跨步走进了书房。

  霍去病挥手让管家下去。

  东方朔则顺手关上了房门,笑容立马消失,一脸严肃的将手中的一小块锦锻塞到霍去病手里,又从怀中拿出两小块布包着的药,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万事小心,这两包药一定要小心放置,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霍去病掂着手中的两小包药,心里觉得沉重万分,看着正欲离开的东方朔,忙将自己写好的信塞到东方朔手中,轻声说道:“你我都知道凌茵慕来自哪里,她早就预测说我会当大司马……”

  东方朔挑眉看着霍去病,等着他说下去。

  “如果我遭遇不测,请你告诉杨岭,让他照顾好凌茵慕!”霍去病视死如归的说道。以前凌茵慕就预知自己能当上大司马,可却一直担心自己上战场的事,以前以为她只是单纯的担心自己,现在皇上突然下旨让自己即刻起程去朔方,凌茵慕又托东方朔带来了药,自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东方朔捏着锦锻的手有些说不出的沉重,前几天拿到凌茵慕托自己带给霍去病药的时候,自己心里便有几分了然,熟知历史的凌茵慕是已然知道霍去病的结局,可她却敢爱敢争取!东方朔对凌茵慕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嗯,定不负所托!”

  东方朔将霍去病的书信传给了凌茵慕,凌茵慕看着霍去病所写的颇有些请罪的意味,会心一笑。本来霍去病是准备全部准备好再跟凌茵慕求婚,希望她嫁给自己,可还没准备好就要遵旨去朔方了,当然要跟凌茵慕请罪了。凌茵慕看着锦锻上熟悉的字迹,心中祈盼:希望他给度过这个难关!

  快马加鞭赶往朔方的霍去病此时也打开了手中的锦锻,娟秀的字迹比平时多了一丝坚定:“万事小心,今生有你相伴,我知足依然,即便处在最黑暗的地方,我的心也不再孤单。上苍,赐予我们这一世的相恋,有你我从此有了希望,有了爱恋,有你,此生不换!”后面的则是药的用法:“绿色包是治疗温疫的药,红色包是假死药,服了之后进入假死状态,药效三天后自行消失。”

  霍去病看着手中的锦锻,心里有喜有忧,欣喜的是自己在凌茵慕心中的份量竟然如此之重,忧的则是不知自己此生还有可能再与凌茵慕相见了吗?

  建章宫中,李夫人李妍听到宫女所说皇上一早便下了旨意让霍去病即刻去朔方的消息,心里忍不住一颤,随后便恢复如初,对着旁边的掌事宫女说道:“我有些不舒服,不方便让太医过来看,你去请凌茵慕姑娘来给我看看好了!”

  “诺”掌事宫女领命,忙向太医院走去。

  在太医院的凌茵慕听到掌事宫女所说,稍微一愣,平日里宫中的嫔妃们有些不舒服的都会找凌茵慕看看,可李妍好像一次也没找过自己,现在突然找自己,是真的不舒服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着掌事宫女焦急的样子,凌茵慕拿着药箱跟掌事宫女向建章宫走去。

  酷N*匠(网w唯.一Ne正版q,OG其`他《}都,0是_盗版4‘

  到了建章宫,李妍让宫女和内侍们都退了下去,没说一句自己病情的事,反倒热情的让凌茵慕喝茶吃点心。事出反常必有妖,凌茵慕见状当即选择委婉的拒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