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Wg版、\章*:节;X上y~酷r匠*;网^

  大殿之上,汉武帝侧靠在龙椅之上,紧皱的眉峰彰显着他内心的烦厌,大殿上的武将们跟文臣们正在面红耳赤的争吵着:“此次出征我们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消灭了匈奴的主力部队,为将者加官进爵、赐府封地有何不可?”

  “虽然消灭了匈奴的主力部队,可汉军损失也很大,军士死伤过半,出征的14万马匹仅三万余匹返回,现在国库空虚,全国上下农田荒置、百废待兴,应该把给将军们的费用均一些用来给百姓以事农桑!”

  “……”

  正在所有的大臣们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汉武帝不耐烦的挥了挥了,威严的声音让人肃然起敬,“好了,好了!”大殿内瞬间安静下来,汉武帝接着说道:“武将们浴血疆场,岂是你们这些文人能及的?!农田荒置、百废待兴,这是你们这些文人们所要想的办法!先把将军们不急着用的费用挪给百姓用以农桑,算是国家管这些将军们借的!”

  “陛下”霍去病上前禀报道,“为将者保家卫国,为民谋福祉也是理所应当的,既然国库空虚,就将给将军们的赏赐都减半即可,这样也只当是我们为将者的一点心意。”

  大殿上的各位将军听到后都点头附和,挑衅般的看着文臣们说道,“是啊,都说我们武将们只会带兵打仗,将赏赐减半,也可彰显我们武将们的爱民之心。”

  “哼”文臣们则不屑的摆出清高的姿态,不再言语。

  “还是你小子有心了”汉武帝笑着跟霍去病说道,又扫了一眼清高的文臣们说道:“你们这些文臣看看,不要动不动就挤对这些武将们,匈奴只是暂时被消灭了主力,待他们休生养息定会再犯我大汉!”

  “诺”文臣们恭敬的回答道。

  汉武帝厌倦的挥了挥手,“退朝吧”……

  武将得到重用,所有文臣都让着武将们,霍去病的父亲也接受了他,嫡母更是不敢再有半句怨言,不过现在的霍去病也不再需要这些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汉武帝的内殿里只有一盏灯亮着,荀公公在门外伺候着,韩嫣坐在汉武帝的书案旁边,给汉武帝报着密报:“陛下尽管放心,微臣已查探过所有的武将了,目前看都没有反叛之心。”

  “李广因愧疚自刎于漠北之战,那李广就没有一点怨言?”汉武帝想了想问道。

  “回陛下,李广将军出殡那日大司马卫青和大司马霍去病都去吊唁,李敢将军的怒意也已消了大半,想来李敢将军虽心里有怨,恐怕也不会牵罪于陛下,微臣已派人查探着,如果李敢有异心陛下将会第一时间知道。”韩嫣分析道。

  “那卫青和霍去病可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汉武帝接着问道。

  “回陛下,两位大司马都对陛下十分忠心,没有出格的举动,只是……”韩嫣突然不再说了。

  “只是什么?”汉武帝的忽的坐起身问道,眼中的怀疑清晰可见。

  “只是大司马霍去病着人准备大婚用品,应该是想要迎娶凌茵慕姑娘。”韩嫣低头回答道。

  “啪”汉武帝闻言,重重的拍向龙椅,韩嫣忙跪在汉武帝旁边,“陛下息怒”。

  “息怒?朕怎么息怒?”汉武帝怒火中烧的说道,全然不复平日的冷静。

  “这只是大司马霍去病的准备,凌茵慕姑娘好像还未可知……”韩嫣想着手下的人查探到的,凌茵慕这段时日只是在太医院里忙前忙后的,并没有跟霍去病见面。

  汉武帝沉默不语,手指摸着龙椅上的纹路思考了片刻,幽幽的问道“有办法让他消失吗?”

  平日里韩嫣秘密的派人查寻朝中大臣和汉武帝指定人的日常活动,看看其中有没有人反叛之心或者异动的。韩嫣的手中有皇族代代相传的暗卫队,暗卫队的人身怀绝技、遍布全国,统归汉武帝指挥,汉武帝让自己的发小韩嫣将当暗卫队的队长,直接接受自己的指令和情报的搜集。当然其中也包括将汉武帝在朝堂之上不好解决之人,秘密的消失掉。至于刚刚汉武帝所想要消失的人,非霍去病莫属。

  汉武帝平日做了很多事,别的女子都说自己好,可凌茵慕却仍旧对自己淡淡的。汉武帝觉得,这是因为凌茵慕心里已经有人了,如果霍去病不存在了,那凌茵慕是不是就会改变主意了?!再加上霍去病获得战功,已然当上大司马了,如果在朝堂之上直接治罪,不止会寒了军士们的心,那凌茵慕还不得记恨于自己?所以,此事让韩嫣来,最适合不过了!

  “回禀陛下,在长安恐怕有些为难”韩嫣明白汉武帝的意思,平日里自己做的那些,看似有病其实不过是下毒,只是霍去病现在官拜大司马,防备之心更甚,且人多嘴杂,有些意外确实不好做。

  “那朕便让他离开长安,你下去安排吧。”汉武帝平淡的说道,好像这只是在谈论今天天所一样平静。

  “诺”韩嫣领命离开。

  站在大殿侧门外准备进来给汉武帝惊喜的李夫人李妍恰巧听到了殿内的谈话内容,忙轻手轻脚的跑开了。难怪汉武帝常常自己一个人呆在内殿,原来不过是想要听密报,虽然前面的一些没有听太清楚,但后面的几句李妍还是听明白了,皇上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喜欢霍去病,他这是想让霍去病“意外”的死去。

  李妍回到建章宫,看到自己宫殿内的一草一木,心里异常愤怒,她心里清楚的明白这建章宫本就是皇上特意给凌茵慕建造的,还有那天鹅湖,看着都有气!可想着汉武帝的密旨,霍去病就这样要被凌茵慕害死了吗?

  李侍奉接到宫女带给自己的口谕,明白妹妹李妍这是有急事找自己,连忙来到建章宫中,一进门便看到妹妹一脸呆愣的坐着。“哟,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了?要是不舒服可是要赶紧叫太医过来看看……”

  “哥哥,我没有不舒服,是这样的”李妍让李侍奉附耳过来,将今日所听说之事全数告诉了李侍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