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战,匈奴被汉军在漠南荡涤,匈奴单于逃到漠北,“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霍去病和卫青发起的对匈奴的进攻性战争,改变了汉朝长此在对匈奴战争中的守势状态,一举打败匈奴。从而长久地保障了西汉北方长城一带,也就是在漠南地区的边境安全,此战为汉朝进击匈奴最远的一次。

  汉武帝大喜,为表彰卫青、霍去病的大功,特加封他们为大司马,令霍去病俸禄与卫青相同。

  早前,因汉初丞相权过大,汉武帝设内朝,奏本的拆读与审议,转归以大将军为首的尚书,由内朝参决政事,秉掌枢机。漠北之战后,卫青和霍去病因为有了大司马这一加官,得以名正言顺地管理日常的军事行政事务,以代太尉之职。

  凡是参战的将领皆加官进爵,所有活下来的将领欣喜的同时皆在感慨生命的顽强,但没活下来的,他们的亲人们也在为他们默默的流着泪。

  李敢跟随霍去病征讨匈奴,因夺左贤王鼓旗,且斩首多,被赐爵关内侯,食邑二百户。可这些封赏并没有让李敢有丝毫的欣喜之处,因为他的父亲李广死于这场战役。

  飞将军李广本来因为合围的时候迷路,羞愤难当,在回程的途中遇到溃败的赵信残部,本以为可以把赵信拿下将功折罪,可赵信却故布疑兵,让李广身陷重围……

  赵信看到已成阶下囚的李广,黄沙如雪般扑面而来,又想起雪天曾与李广把酒言欢的事情,赵信心里有些感慨,看到灰头土脸,发髻散乱的李广,赵信对着身后的匈奴士兵挥了挥手,“给飞将军松绑”。

  匈奴士兵有些犹豫,为首的匈奴士兵直接上前劝道:“自次王,这飞将军可不是那么容易抓到的。”

  赵信眼睛一瞪,杀意顿显,吓得那匈奴士兵往后退了一步。“此战败局已定,抓一个飞将军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本王欠飞将军一个人情,放了他!”

  “诺”匈奴士兵领命,直接挥刀将捆绑李广的绳索斩断。

  “赵信,你这个叛徒,本将不需要你可怜,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本将跟你可没有人情可言,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赵信,你杀了我!”李广想着自己曾经是匈奴人闻风丧胆的飞将军,现在却沦落为阶下囚,还要让赵信开口放过自己,这是李广此生最大的耻辱,还不如直接死在匈奴人手中,做一个忠烈的亡魂。

  “呵呵”赵信看到李广怒气冲天的样子笑了起来,提醒道:“飞将军如此说来,本王还真是要谢谢你,人情嘛,呵呵,你可还记得那个雪夜本王与你把酒言欢之事?”

  “哼”李广冷笑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赵信说道:“把酒言欢?本将请人喝酒的总人数多了去了,你赵信不会认为本将请你喝了顿酒便跟你有交情了吧?”

  “飞将军不必太介怀,你当日与本王把酒言欢,告知本王只有做到大将军的位置才有可能跟凌茵慕在一起,本王才有了今日这个位置!”赵信直接说出了自己背叛汉朝回到匈奴的原因。

  当日赵信带着三千归降汉朝的匈奴士兵本欲跟大将军卫青呈合围之势,结果刚进入指定地点便被匈奴单于的伏兵所围,自己奋力抵抗,可所带兵马皆被匈奴单于所杀,副将苏建也见势不妙逃走,自己拼死搏杀最终仍然被俘虏,本来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可匈奴单于亲自接见,当着自己面杀掉曾经杀过自己家人的匈奴将领,动之以情晓知以理,并以“自次王”的荣耀希望自己归降于他,想起李广曾经跟自己所说过的话,确实,也只有自己有能力有地位了,才能跟汉武帝斗,也能跟凌茵慕更近一步了,退一步想,就算凌茵慕不喜欢自己,自己当了“自次王”之后壮大匈奴军队,进攻中原,汉朝一破,要多少个凌茵慕还不都是时间问题?!

  李广闻言苦笑,原来是自己的私心让赵信走向背叛汉朝这一步的,如果不是赵信的提议,匈奴单于也不会进入漠北,汉朝也不会倾全国之力去围剿匈奴主力,更不会死伤这么多汉朝军士。虽然汉朝的将领都不待见匈奴降将,但因自己背叛汉朝,此视为不忠,可笑自己打了一辈子匈奴,到头来却是自己让汉朝陷入了危险的境地,李广坐在地上苦笑着,“原来是我,呵呵,原来是我,原来都是我的错……”

  赵信看着李广坐在地上颓废的样子,一代名将竟落得如此境地,可悲可叹啊!“给飞将军一匹快马!”说着赵信带着匈奴军士远去。

  李广本想着此战可以有些功绩,可自己不仅迷路还被俘,现在竟还要接受匈奴人的施舍,看着在自己旁边健硕的骏马,李广羞愤难当,当即留下家书,托随后赶来的赵食其将军帮忙带回给自己的儿子李敢,对着缓缓而下的夕阳,挥剑自刎……

  /A酷l匠jS网~正版s首A发BI

  李敢坐在书房中,将父亲给他的家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父亲只言自语说赵信的叛变跟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到时回朝,文臣的笔墨之下,定将父亲写的不堪,连带着自己和侄儿们也都会受到牵连。对于汉朝,父亲确实有愧,可对于自己,父亲对他的爱护则超越一切,如果不是大将军卫青改变了战术,父亲又怎么迷路碰到赵信的,再说了赵信叛变与否是他自己的决定,这真的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李敢一连几日不思饮食,随后走出书房,平静的处理了父亲的后事。这几日他想了很多,对于现在是大司马的卫青,李敢确实是有气的,只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为将者都必须考虑周全的,可父亲的死因是多重原因引起,对于卫青这部分原因,李敢确实无法释怀。

  李广出殡当日,大司马卫青和大司马霍去病都来了,无论曾经如何,可现在与他们一起在战场上出征入死的同袍现在却不在了,卫青和霍去病都对李广做到了极致的尊敬,这才让李敢有些心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