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1v新BO最&●快上T!酷匠{D网Y◎

  看到凌茵慕看着自己手中的发簪连行礼都忘了,汉武帝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太轻浮,吓着眼前的女子,尴尬的笑了笑,拿着发簪挠了挠头,似在为自己开解道:“头太痒了,一时找不到挠的东西,凌姑娘莫要见怪。”说着把发簪还给了凌茵慕。

  凌茵慕忙行礼接过发簪,汉武帝便跟荀公公离开了,虽然汉武帝已然明白那发簪就是霍去病送的,但他想给自己喜欢的女子留下一个“君子不夺人所爱”的形象。

  正在前行的汉武帝问旁边的荀公公,“荀莜,你可知道刚刚凌茵慕头上戴的发簪是什么花样?”

  “陛下,奴才只是看着别致,至于是什么花样,奴才还真不知道”荀公公回答道。

  “朕看那花样跟凌茵慕跳舞时穿的衣服上的花样相同”汉武帝提醒道。

  “哎呀,陛下可为难老奴了,要知道,老奴这记性可不如从前了。”荀公公心里清楚汉武帝的意思,想着凌茵慕明里暗里给自己的好处忙岔开话题。

  被荀公公这么一说,汉武帝倒是没再说这件事了。

  小花园中的宫女们皆看到了刚刚那一幕,躲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议论着:“看到没有,皇上他喜欢玉发簪”

  “就是,以后还是买玉发簪戴,说不定哪天就可以当贵人了”

  “凌姑娘也真是的,要是我早就把发簪送给皇上了,说不定皇上睹物思人……呵呵……”

  “……”

  长安城之中,玉价顿涨。

  与此同时,大将军卫青与汉武帝的同胞姐姐平阳公主大婚,由于汉武帝和卫皇后特意从宫中放出风声,全国群众皆以为大将军卫青和平阳公主是两情相悦,英雄配佳人,举国上下一片喜庆。可在这场被渲染的政治联姻背后,参与联姻的两个当事人却相处的十分平淡,个中滋味也唯有他们二人才能明白……

  长乐宫内殿,汉武帝看着面前坐着悠然品茶的东方朔,正在寻问他的意见,“你来说说,这匈奴主力会在哪一边?”

  “陛下,这战报虽说了,但匈奴可不同于我们大汉,匈奴地势宽广,且都是能征善战的骑兵,主力部队也是可以随时调动方位的,这预测可真让微臣为难!”东方朔直言道。

  这段时日皇上一直养精蓄锐,屯积粮草和财物,全军将士的训练也没有一日耽搁,明眼人都知道皇上这是准备全力攻打匈奴了,今日荀公公请东方朔去内殿议事,东方朔刚来就只见到皇上一人,便知道这皇上是大战之前有些担忧了,可匈奴主力这一问题,还真是让人不好回答。

  “找不到主力,朕要怎么派兵呢?”汉武帝喃喃的说道,如同自语般却又像是在问东方朔。

  东方朔喝了一口茶,提议道:“陛下,这战场之事瞬息万变,不如不设主帅,直接兵分几路让他们自寻战机,目的是击溃匈奴的主力。如此一来,陛下与将军们都好做。”

  汉武帝思虑一番方才点头道:“你这方法确实可行。”

  东方朔低头看着茶杯中漂浮的茶叶,还是凌茵慕这方法好。来自现代世界的凌茵慕知道此战,汉武帝是欲派霍去病为主力攻打匈奴主力,可后来匈奴的主力却阴差阳错的被卫青大将军遇到了,虽然战胜,但汉军也死伤惨重,故凌茵慕想到此法,倒不如派两路人马,皆为主力,这样一来,说不定可以扭转历史,改变大家的命运。

  元狩四年春,为了彻底击溃匈奴主力,汉武帝集中全国的财力、物力,准备发动对匈奴的第三次大战役。汉武帝以十四万匹战马及五十万步卒作为后勤补给兵团,授与卫青与霍去病各率领五万骑兵,兵分两路,跨漠长征出击匈奴。

  汉武帝原计划是以卫青和霍去病两路主帅,各自从代郡和定襄出发,自寻战机,务必击溃匈奴主力。可想了几日还是改变主意发了密诏由霍去病先选精兵来攻击单于主力,卫青打击左贤王。可能在汉武帝的心中,霍去病定会遇到单于主力的吧。

  全军浩浩荡荡,快马加鞭赶到边境。稍作休整时前锋营从俘获的匈奴兵口中得知匈奴单于伊稚斜在东方,卫青和霍去病商量一番之后,由于霍去病的兵士皆属能深入力战的勇武之士,两军最终决定对调出塞线路,霍去病东出代郡,卫青西出定襄。

  卫青大军出塞一千多里的时候,却与以逸待劳的匈奴单于主力遭遇了。

  卫青麾下,李广为前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食其为右将军,曹襄为后将军。因汉武帝私谕卫青道李广年纪已高、运气又不好,不能用他当前锋抵挡单于。大将军让李广与赵食其两军合并,从右翼进行包抄。卫青自率左将军公孙贺、后将军曹襄从正面对抗单于主力。但李广、赵食其部却因迷路失期,始终未赶来支援。

  面对以弱对强、少对多的逆境,卫青命部队用铁甲兵车迅速环结成阵,而后派5000骑兵配合军阵向敌阵冲锋。匈奴单于则出动一万多骑兵迎战。双方僵持不下,厮杀声遍野。

  激战到黄昏时,刮起暴风,尘土滚滚,沙砾扑面,两方军队互相不能见。卫青抓住战机,派出两支生力军,从左右两翼迂回到单于背后,包围了单于的大营。

  匈奴单于伊稚斜见势不妙,乘快马与数百随从突围逃跑,群龙无首的匈奴军也随之溃散逃命。

  残阳如血,横尸遍野,胜的如此惨烈,败的如此悲壮!

  天亮时,汉军掩杀阵斩万余人,追袭二百余里,一直前进到真颜山赵信城(今蒙古乌兰巴托市西),获得了匈奴屯积的粮草,补给整编一日后将其彻底烧毁,胜利班师。在大军回师的路上,才碰到迷路失期的李广、赵食其部。

  霍去病率军北进两千多里,越过离侯山,渡过弓闾河,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歼敌70400人,俘虏匈奴屯头王、韩王等3人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今蒙古境内),在狼居胥山(今蒙古肯特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在姑衍山(今蒙古肯特山以北)举行了祭地禅礼,兵锋一直逼至瀚海(沙漠别称或曰即今俄罗斯贝加尔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