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看着在花园中蒙着眼睛独自探索的女子,眼神中的占有欲尽显无遗,看着站自己旁边沉默不语的霍去病,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你猜猜看,她是会先抓朕还是先抓你?”

  霍去病仍旧沉默不语。

  汉武帝看着霍去病低头不语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带有君王威压的声音低语道:“朕很喜欢凌茵慕,你呢?”

  “微臣也喜欢!”霍去病回答道,头仍然低着,声音沉闷,坚定异常。

  杨岭听到此话,心里为霍去病担心的同时也有一丝欣慰,确实,不是每个男子都可以在权利的威压下不低头的。

  汉武帝听到霍去病的回答心里的怒火再一次燃起,看着园中蒙着眼睛仍在寻找的女子,计上心来,仍旧小声的说道:“朕跟你打个赌,就赌凌茵慕先碰到朕,如果朕赢了,卫青送给你的那把匕首,给朕!”

  看霍去病没有答应,汉武帝冷笑,直接说破:“怎么?舍不得你那定情信物?还是你没那个自信赢朕?”这是要逼霍去病就范了。

  霍去病看着面前毫不知情的女子,深邃的眼中让人看不清他心里的想法,看到汉武帝挑衅的目光答应道:“微臣愿赌!”

  汉武帝笑了笑,拍了拍手。

  清脆的拍手声响起,凌茵慕蒙着眼睛,慢慢从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汉武帝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凌茵慕,抑制不住自己的开心,面露喜色的看着旁边的霍去病,挑了挑眉。

  谁知就在凌茵慕马上就要碰到汉武帝的时候,凌茵慕突然转移了方向,径直朝霍去病怀里扑去,还没等霍去病反应过来,凌茵慕便抓着霍去病的袖子,开心的说道:“抓到了,抓到了,我抓到了。”说着凌茵慕扯开蒙着眼睛的丝帕,霍去病那熟悉的脸庞呈现在她面前。

  看着眼前的霍去病,凌茵慕愣住了,想着他可能会回来了,但没想到他突然间就出现了自己的面前,这是真的吗?还是梦境?

  霍去病也深情款款的看着凌茵慕,这么多天没见凌茵慕了,她瘦了,也漂亮了,不过活泼好玩倒是跟平常没多大区别。

  “嗯,嗯”荀公公适时的咳嗽声响起,打断了正在四目相对的二人。

  凌茵慕看到旁边汉武帝那黑的能滴出墨的脸,忙福身行礼,“民女凌茵慕见过陛下,不知陛下前来,有失远迎。”

  霍去病也行礼请罪。

  汉武帝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转身向卫皇后的寝宫走去。荀公公众人忙跟上,杨岭看了一眼霍去病和凌茵慕,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也跟着汉武帝一行人走了。

  c酷匠9网A\永。;久^免费^看小说t?

  空旷的花园中只剩下凌茵慕和霍去病二人,凌茵慕看着汉武帝一行人远去的身影,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膝盖,直起身来,嘀咕道:“终于走远了!”

  霍去病也自行起身,看着凌茵慕眼中满是宠溺,想起刚才的事,应该不是巧合。“刚才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皇上来了?还是就知道是我,所以直接投、怀、送、抱了?!”

  “呵呵”凌茵慕巧笑嫣然,“你想的倒美!我想着你应该快回来了,只是没想到你今日便会来宫里。刚才啊,那么多宫女,那么多笑声,却突然没声了,你说说看,除了皇上来了,还有什么情况会这样?再加上突然的拍手声,还那皇上身上独有的龙涎香味,这还用想吗?!”凌茵慕直接给了霍去病一个,你小看我了的眼神,接着说道:“我想着啊,皇上身边的,不是荀公公那就是杨大哥了,没想到竟然是你!”

  霍去病想了想才问道:“那我身上的味道你不熟悉?”

  凌茵慕瞪了霍去病一眼,背过身去,气恼的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谁身上有什么味道我都知道?”

  霍去病笑了笑,还别说这凌茵慕生气的样子也甚是可爱,拿出怀中的发簪,趁凌茵慕没有防备的时候直接插在了她的发间。

  感觉到头上多了个东西,凌茵慕伸手一摸,拿了下来,看到一根白玉发簪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手中。玉质纯美,触手生温,而且玉簪的花型倒是别致,像是枝头盛开的一簇樱花,美不胜收。凌茵慕爱不释手的看着发簪,方才发现有些细微的划痕,但却并不影响发簪的整体美。

  看到凌茵慕发现了发簪上的划痕,霍去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第一次做这,做的不好。”

  第一次做?手工制品?凌茵慕有些不敢相信这东西竟是霍去病亲手做的,再看霍去病不好意思的模样,倒是没有战场上的凌厉,多了些可爱。“这是你自己做的?”

  “嗯,一直欠你一个发簪,前段时间在匈奴看到一块上好的羊脂玉,想着你喜欢樱花,我便照着你上次跳舞时穿的衣服的样子做了一个。”霍去病说道,至于做发簪的辛酸之处,他则只字未提,倒是对于发簪上细微的划痕,害怕凌茵慕会介意。

  听到霍去病所言,凌茵慕的心如同灌了蜜似的,甜滋滋的,摸着跟自己体温相同的玉簪,凌茵慕觉得有一种叫幸福的感觉溢上心头,看到霍去病眼底的那抹担心,凌茵慕微怔,他是害怕自己不喜欢还是介意这玉簪上有划痕?“这个发簪我很喜欢,这样好了,以后啊,我的发簪你都给我做,这样你练多了就不会再有划痕了。”凌茵慕用吩咐似的语气说道。

  闻言,霍去病心里一喜,就知道她不会介意的,忙顺着杆子往上爬,“好,以后你的发簪我都给你亲手做,那你以后可不许再收别人的发簪了啊!”霍去病想了想忙又加了一句:“别人的什么都不许再收了!”

  这会,他还挺有头脑的。凌茵慕哼道:“哼,那就看你表现了!”

  二人又聊了一会,霍去病想着皇上这会是不会想看到他的,便离宫回大将军府了,凌茵慕也接着回去补觉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