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日,直到朝中议论着国库紧张,支撑不住庞大的军队开销,汉武帝被迫上朝,让文武百官朝议此事。

  文武百官各抒已见,可结果确仍然无法解决,说明白点主要就是缺钱,没钱,那军队的开销、马匹、粮草则无法供给,汉武帝看着积累了几天的奏折,心里烦闷,思前想后决定全军先回国稍作休整,待国内百业兴旺,国库充盈再与匈奴一决雌雄!

  后宫之中则有人欣喜有人忧,李妍被封为李夫人,李侍奉开心之余,感觉走到哪里都受到尊敬,只有几日的时间,李夫人便宠冠后宫,卫皇后感觉自己的位置岌岌可危,故在汉武帝又召李夫人去长乐宫之际,特意让慧心请凌茵慕来到自己寝宫,商量计策。

  凌茵慕露夜前来,见到卫皇后穿戴整齐的坐在软塌上,憔悴的面容清晰可见,凌茵慕正欲上前行礼,卫皇后则挥手道:“不用这些虚礼了”说着指了指旁边的软凳,“坐到这里来吧”。

  凌茵慕听话的上前坐在了卫皇后的旁边,慧心则贴心的端了茶水和点心过来放在卫皇后和凌茵慕旁边,便先让外间的宫女退下,自己也跟着退了下去后又守在门口。

  r酷I匠i…网,首RQ发!

  “本宫让你过来,你心里应该明白本宫的意思吧?”卫皇后先开口道。确实,这几日的时间李妍便从一个宫婢上位,卫皇后深深的明白自己的位置和太子刘据的未来都受到极大的威胁,沉不住气是必然的,急着让凌茵慕过来,又急着开口也不难理解了。

  “皇后娘娘这是担心了吗?”凌茵慕倒是泰然自若,这汉武帝是皇上,既然一个女人能接受自己的丈夫三妻四妾,那对于他多喜欢谁一点又何必太在意呢?!

  “本宫能不担心吗?那个李妍这就几日的时间,就让皇上连着这几日都没上早朝,要知道皇上自亲政以来可从没不上早朝过,那李妍年轻貌美的,皇上也正值春秋顶胜时期,到时改立太子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真到了那一天,据儿和本宫又将何去何从?”卫皇后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皇后娘娘暂且不必过多忧虑此事,皇上对于李夫人也不过是图个新鲜,那李夫人的来历想必皇后娘娘心里也清楚。”凌茵慕提醒道。

  卫皇后想了想,点了点头,还是心有余悸的说道:“虽然那李夫人出自平康巷,可皇上的脾性本宫还是了解的,出身和来历皇上根本不会介意,只要皇上喜欢就可,本宫是怕那李夫人深得皇上的喜欢于本宫和据儿不利!不知你可有什么方法,可避免本宫担心的事情发生?”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有些麻烦!”凌茵慕想了想才说道,这办法哪里是麻烦,只是凌茵慕也是担心一旦遵循历史的轨迹,那卫皇后和太子据的结果……

  “你且说来便可,本宫一定要想办法除掉李妍!”卫皇后直言说道,眼中迸发出凌厉的杀意。

  凌茵慕心里一凛,看来,卫皇后这皇后之位也是一路拼杀而来,历史终将是历史,自己唯有顺应自然才能觅得一丝生机。“这汉匈之战看似激烈,实则已接近尾声,皇后娘娘试想一下,如果汉匈之战结束,那卫大将军和霍去病又要何去何从?皇后娘娘如果直接除掉李夫人,那皇上必将以此事为借口开罪于皇后娘娘,对于皇后娘娘的弟弟和外甥也必将受到牵连,这样一来,皇上既打赢了匈奴又不用担心武将过多而造成的朝庭混乱,而对于皇后娘娘您和太子,失去了家族权势的依靠……那有心人想要取而代之则会更加容易!”凌茵慕娓娓道来。

  听着凌茵慕的诉说,卫皇后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了,如果卫青和霍去病有事,那自己只会是个没有后盾的后宫妇人,虽贵为皇后之尊,可这更是最大的担忧之处,自己渐渐年老,色衰而爱驰,皇上现在对自己显然只有表面上的尊重,如果到了那一天,这后宫之中争奇斗艳的,自己的皇后之位和据儿的太子之位将是欲上位者最大的威胁!不,不,自己绝对不能让那一天有机会到来!

  卫皇后看着凌茵慕,诚恳的道:“凌姑娘,既然你如此说,那你一定有解决之法,请你看来霍去病的面子上,救一救我们母子,如果本宫和据儿不在了,那卫青和霍去病恐怕也将不复存在!”

  卫皇后说的凌茵慕很赞同,仔细的思索一番过后,凌茵慕方才压低声音说道:“不管是因为霍去病还是别的,民女是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皇后娘娘,这件事恐怕要先从卫青大将军那入手了!”

  “卫青?怎么入手?”卫皇后闻言一脸的疑惑。

  “卫大将军不是还没娶夫人吗?不如就先从联姻着手吧!”凌茵慕想着,能成人之美也是好事。

  “娶夫人,可卫青都已经有三个儿子了,现在娶的话只能算填房,一般有身份的人家都不愿让自家女儿当填房,可身份低点的都挤破了脑袋想进大将军府,这联姻确实是有难度!”卫皇后分析的面面具到。

  “皇后娘娘是不是漏掉了一个人?”凌茵慕接着提醒道。

  “谁?”卫皇后仍想没有想到。

  “平阳公主”凌茵慕薄唇轻启,吐出了几个字。

  “平阳公主,怎么可能,她可是皇上的同胞姐姐。”卫皇后提醒道,还有要提醒的则是平阳公主原本是自己和弟弟的引路人,怎么说以前也是自己和卫青的主子,让主子嫁给奴仆,这可能吗?

  “正因为是皇上的同胞姐姐,卫大将军娶了她则是皇上的连襟,关系进更一步又减少了皇上的猜忌,而平阳公主虽身份尊贵,但也嫁过人,且民女曾给她看过病,恐怕她此生不会再有子嗣,这样一来,她便会视卫将军的三个儿子视如已出,自己也不会动不动就摆主子的架子,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凌茵慕将此事的利害关系分析的头头是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