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律院内,李侍奉趁着这会宫宴之上所有人都喝得有些醉了的时候,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对着在房间中独自等待的女子耳语了一番。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李侍奉的妹妹李妍,李妍会意的点了点头,她决定按哥哥的计划进行,想像着自己飞上枝头当贵人的日子,李妍心中就像被什么燃烧着,霍去病,凌茵慕,你们都给我等着!

  当汉武帝安排好自己的计划,对于匈奴的征讨自己确实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兴致突起,吩咐荀公公他们不用伺候了,自己则拿着酒壶小酌轻饮一番。

  酒至微熏,内殿的偏门则发出轻轻的开门声,“谁?”汉武帝的声音不怒自威,他明明吩咐了荀莜不用伺奉的,自己想一个人静一静,韩嫣也被自己派去查别的事去了,如果没有急召他也不可能过来,那么此人会是谁?

  来人一身粉装,娉娉婷婷的缓缓走来,莲步轻移,恭敬而又轻柔的向汉武帝福了福身道:“奴婢是李侍奉叫来给陛下献舞的!”

  李侍奉?汉武帝确实有些醉意,但心里倒是不糊涂,上次听闻李侍奉说他妹妹二八佳人,是个绝色的美女,难道就是眼前这位?“你是李侍奉的妹妹?”

  “是,奴婢是李侍奉的妹妹,李妍”李妍匍匐在汉武帝面前,别说抬头了,就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你的真容!”汉武帝嘴角挂着一抹兴致来。

  李妍闻言,有些为难又略带羞涩抬起头。

  最/S新‘v章节上酷匠H网

  汉武帝看着眼前的女子,长相确实尚可,略施薄粉,装容精致,一个简单的斜髻用一个普通的发簪轻轻挽起,剩余的头发都披散在肩上,只是那有点为难又略带羞涩的表情激发了汉武帝原,始的欲,望。

  “你刚才说你是来给朕献舞的?”汉武帝询问道。

  “嗯,奴婢的哥哥一直让奴婢准备着,想着今日汉匈之战大胜,奴婢愿一舞为皇上助、兴!”李妍轻声说道,眼神中的渴,望与崇拜大大满足了汉武帝作为君王的自尊心。

  “你且舞来给朕看看”汉武帝并不显露分毫的说道。

  “诺,谢陛下。”李妍再次叩首谢恩,方才起身。

  长袖挥舞,腰身轻柔,李妍如同仙子般在汉武帝面前翩翩起舞,随着女子的舞动,清清浅浅的歌声也从她那里传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熟悉的歌声萦绕身侧,婉约的舞蹈,还有面前长发飘飘,尽情跳舞的美人,让汉武帝不禁想到了那个柔美飘逸的凌茵慕……

  粉红色的外衣随着女子的舞动而松松垮垮的,露出白皙似雪的双肩,女子的大红色裹,胸也清晰可见,看着在自己面前不停挥袖旋转的美丽女子,汉武帝借着酒劲,渐渐地把自己脑海中思念的那个女子的身影与眼前这个女子的身影重叠,是她吗?她在自己面前,只为自己一人而舞?

  正在跳舞的李妍,看到汉武帝的表情,心里清楚的明白他的想法,自己以前在平康巷的时候,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的,男人想要什么的眼神自己一看便知。

  只是李妍唯一不甘的就是汉武帝只有看她跳舞的时候才有这种眼神,看来他也是把自己当成那个让人讨厌的凌茵慕了!本来哥哥说找到时机让自己好好在汉武帝面前表现一番,说不定汉武帝一个高兴自己便可以鲤鱼跃龙门,过上贵人的日子了,可哥哥竟让自己模仿凌茵慕的样子,还要跳那个《佳人赞》,李妍当时死活不同意,学她就算了,凭什么还要跳那个人尽皆知的舞?!可哥哥已经打定主意了,如果自己不跳《佳人赞》便不带自己过来见皇上,音律院的女子太多了,如果哥哥放弃了自己,那自己以后就真要跟这些宫女们一样,老死宫中,既然要引起汉武帝的注意就必须要跳那个舞,为了以后贵人的日子,李妍只好忍住心里的厌恶,一边哼唱着一边起舞着……

  李妍面上露出得体的温婉笑容,心里则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忍耐,要忍耐,忍过了此时,自己便可以赢过凌茵慕了,只有忍过了此时,自己就可以把从霍去病那里获得的羞辱都找回来了!

  舞毕,李妍媚眼如丝的看着面前的汉武帝,汉武帝则静静看着面前的女子,明眸皓齿,乌黑的秀发,还有献舞后微,喘而起伏的酥,胸,让汉武帝刚刚饮的酒一下子全部上了头。

  汉武帝动了动干,燥的喉,咙,伸手一把抬起女子正欲害羞而低下的头,专注的看着,似乎想找寻二人的不同之处。

  “陛下”女子婉啭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娇羞的神情带着有些懵懂和害怕的眼神,压垮了汉武帝的最后一丝自、制、力。

  汉武帝直接将李妍拉入怀中,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侵、袭……李妍则含、羞、带、怯的使着浑、身、懈、术回应着汉武帝,这让汉武帝的内心得到了强大有满足。

  这后宫里的嫔妃们都比较矜持,而李妍本就出自平康巷,对于男子的把握自然比一般的女子有心一些,再加上李妍将曾以在平康巷所见过的招式用在汉武帝身上,汉武帝哪里见过,顿时沉、溺、其、中,欲、罢、不、能......第二日一早,荀公公正欲让汉武帝起床更衣,一推门,入眼处就看到内殿里凌乱的衣衫,还有软塌上相互依偎的二人,忙低着头退了出来,并让身后服侍的人在殿外伺候,荀公公的心里有些犯嘀咕:这昨日自己走的时候,皇上明明一个人在里面啊,而且门外还有内侍守着在,按理说不应该有人进去啊。

  李侍奉昨晚为了方便李妍行事,早已将内侍买通了,请内侍们吃东西喝酒的功夫,李妍进入内殿当然不是难事。

  大殿朝堂之上,臣子们在荀公公通告的:今日君王不早朝!中通通退了下去,哎,这都是第三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