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宫中,东方朔奉召前来陪驾,东方朔安静的陪着面前不言不语只顾低头看地图的汉武帝,显露出一脸的轻松之态,心里则把凌茵慕教训了个遍,这个死丫头,坑师父都坑成这样了,让皇上来找师父谈话了,到时候可一定要找那死丫头吃回来不可!汉武帝抬头看到悠然自得的东方朔,心里的怒气尽显无遗。

  汉武帝瞪了一眼在自己旁边喝茶的东方朔,“你说说,这战谁会赢?”

  东方朔侧目,很是大胆的说道:“陛下如果是紧张战事倒没这个必要,微臣只是一介文臣,可不是那能掐会算的大师们。”

  “哟~这东方朔还有不会的?”汉武帝挑眉,这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听到东方朔说拒绝的话语。

  “这大千世界,人才百出,微臣不会的还有很多!”东方朔倒是谦虚的说道。

  “那你说说看卫青和霍去病你更看好谁?”汉武帝换了个问题问道。

  “如果陛下想找个能打仗的,微臣认为非卫大将军莫属,但如果陛下想找个敢打仗的,那微臣则认为霍校尉更合适。”东方朔分析道。

  “嗯”汉武帝点了点头,赞同东方朔的关点。“卫青确实能打仗,但朕要找个敢于去打仗的,还非霍去病那小子莫属了!”

  正在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聊天的时候,荀公公忙跑进殿来,一脸喜意,“陛下,陛下”,看到坐在龙椅上的汉武帝,忙上前行礼道:“启禀陛下,胜了胜了!”。

  “胜了?”汉武帝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快就胜了吗?

  “是啊,陛下,卫大将军派嫖姚校尉霍去病独自领八百骑兵,做为一支奇兵脱离大军在大漠奔驰了数百里,打击匈奴的软肋,大胜!”荀公公忙解释道。

  随后红翎捷使带来战报:嫖姚校尉霍去病斩敌2028人,杀匈奴单于祖父,俘虏单于的国相及叔叔……

  “这小子,果然没让我看错!”汉武帝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眼角的喜意清晰可见,“传朕旨意,嫖姚校尉霍去病有勇有谋,此战有功,封冠军侯!”

  “诺”荀公公答应着退下了。

  汉武帝又命战后全军返回定襄休整,既然要打那就一鼓作气把匈奴打的彻彻底底的!

  军营里,赵信独自在营帐内喝着闷酒,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带兵牵制住匈奴的主力,为什么只有霍去病得以封侯?!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

  卫皇后得知霍去病封候的消息,心里也是一阵开心,本想着庆祝一下,可看到汉武帝并没有这个意思,便也只好作罢。

  大军休整了一个月后再次出塞,根据张骞的信息,卫青大将军派兵奇袭匈奴,斩获匈奴军一万多人。

  但赵信和苏建部的三千骑兵和单于的上万主力意外遭遇,在匈奴单于和自己内心的双重压力下,原是匈奴降将的赵信投敌,苦战一日后,只苏建突围逃回。

  汉武帝虽气愤,但以前这匈奴降将又重回匈奴的例子也有不少,所以每次给匈奴人封侯之类的都是表面风光,内里没有实权的,虽然卫青大将军看好赵信,可毕竟只有三千骑兵,换来匈奴军的一万多人,这个帐汉武帝还是算的过来的。故下旨:大将军赏千金。

  卫青上奏折表示谢恩,心里则清楚的明白汉武帝这是在对自己的敲打,试想一下,自己自从去攻打匈奴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得到赏千金如此之少的赏赐,而且自己虽然带军打了胜仗了,可赵信确是自己推荐给汉武帝的,现在又叛变了,看来自己要更加努力的攻打匈奴了!

  赵信来到匈奴很受匈奴单于爱戴,封赵信为“自次王”,意思是仅次于自己的王,因为匈奴单于也急需找到一个如同张骞般,熟知汉朝地理的人!

  匈奴连番受到卫青大将军和霍去病的双重打击,财力、物力皆不如以前,赵信建议匈奴单于率众远走沙漠以北,欲养精蓄锐再图中原。

  匈奴单于有些犹豫,“如果我们去了沙漠以北,那汉朝的小皇帝再穿过沙漠的话,我们匈奴人可就没有藏身之地了!”

  赵信则向伊稚斜单于建议:“汉军不知道厉害,如果他们打算穿过沙漠的话。到时候,人困马乏,我们以逸待劳,就可以俘虏他们,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酷{匠E…网正^u版r首{发

  匈奴单于考虑了整整一天一夜,方才决定离开他们祖辈所在的地方,只有等到有足够的实力了才能再与汉军一决胜负!

  所以匈奴单于伊稚斜采纳了赵信的建议,决定远走沙漠以北,将大量的粮草辎重,再次向北转移,而把精锐部队埋伏在了沙漠北边,随时准备袭击汉朝的军队。

  汉朝上下在一片将匈奴人赶到沙漠以北的欢乐之中,宫中也设宴庆祝一番,许多王公贵族们都参加了,宫宴上夸赞之词,觥筹交错之声不绝于耳,只是领军的将领们则一个没有出现,说是他们还驻扎在军营,害怕匈奴人反扑。但汉武帝确没有过于开心,不把匈奴完全打败,他的心里总觉得有个结,堵的慌!

  凌茵慕知道霍去病封了候,又连立大功,确实为他高兴的同时,心里的担忧也一天重过一天,这段时间,凌茵慕一直呆在太医院里,仔细的学习这些古代的药材,希望能有一种可以在以后的某一天派上用场!

  期间邓维回来过一次,带了些药材又回到军营。当然邓维还给凌茵慕带来了霍去病的信,用现代汉语简单的写的:安好,勿念!凌茵慕的回信也很简单:小心为上!二人之间的默契已可不用言语表达了。

  汉武帝独自想了一晚上,还是决定要进入漠北攻击匈奴主力,因为大汉受匈奴的入侵已数载,每次都是打蛇不死,既然如此,那自己何不狠狠心,一次就能打死又何必去分多次打?!

  汉武帝决定之后,便秘密命人筹集钱帛和马匹,远征漠北,没有马匹是万万不可能的,一切全部安排妥当,自己才能睡的安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