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卫皇后也不推辞,很是自然的应下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凌茵慕脚底抹油,准备开溜。“既然陛下的身体好多了,那民女便退下了!”

  看出汉武帝想说什么,卫皇后轻轻一笑,直接应下,“嗯,凌姑娘辛苦了,慧心,送凌姑娘回宫,再吩咐御膳房送些凌姑娘平日里喜欢的吃食过去!”

  “诺”站在卫皇后身边的慧心连忙应下,然后走到凌茵慕面前伸出一个“请”的动作,“奴婢送凌姑娘回宫”。

  “多谢皇后娘娘好意”凌茵慕恭敬的对卫皇后说道,还把那化淤止痛膏留了下来,“陛下若是再有肩膀痛,可将此药放在痛处搓揉片刻就好!”意思是,你想找人给你搓药,那就让卫皇后代劳好了。

  “嗯,朕知道了”汉武帝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荀公公忙上前将药接下。

  凌茵慕又对汉武帝的卫皇后皆福了福身,在汉武帝看不到的角度对卫皇后眨了眨眼,然后跟慧心一起退下了,它NND,终于让我功成身退了。

  出了长乐宫,凌茵慕觉得这外面的空气都格外清新。慧心又吩咐门口的宫婢去御膳房,自己则又返回长乐宫。

  长乐宫中凌茵慕离开后,汉武帝和卫皇后没有再说话,汉武帝接着批阅奏折,而卫皇后则在旁边伺候着笔墨,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对于卫皇后到来的原因,汉武帝心里明白,却只字不提。对于汉武帝请凌茵慕看病的意图,卫皇后心里也明白,却也没有追问。二人就这样各退一步,维系着表面的平静。

  宫中皇上召见凌茵慕看病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宫嫔妃心里清楚的明白,这凌茵慕入主后宫,恐怕将是不久之后的事了。

  待召金马门的东方朔得知此事,沉默的想了想,一句话也没说。

  !看P正版章a节@?上,}酷、F匠《网/

  长安城近郊一个营帐内,得知此事的赵信,急冲冲的一把拉开霍去病营帐的门,一股冷风吹了进来,霍去病看到一脸焦急的赵信,不动声色的起身相迎道:“赵将军,此次前来可有何事?”

  赵信一把抓过霍去病的衣领,铠甲相碰发出强烈的撞击声,“你没听说宫里的事吗?”

  宫里的事,自己还真没听说过,但赵信也不能这么粗鲁,直接上来就扯自己的衣领,霍去病不悦的扯开赵信的手,“宫里的什么事?还请赵将军明说!”

  “你不知道皇上召凌茵慕给他看病了吗?”赵信看到霍去病里真不知晓此事诧异的问道。

  这还真不知道,看病不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吗?凌茵慕给很多人都看过病啊。话虽如此,可是闻听此言,霍去病心里还是“咯噔”一跳,但面上却不显露分毫,接着问道:“凌茵慕给皇上看病怎么了?凌茵慕懂医术,给皇上看病有什么不妥?”

  赵信平静了下来,“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此事了!”说着赵信就把皇上宣凌茵慕看病的过程跟霍去病说了一遍。

  霍去病明白了其中的大意,就是皇上肩膀痛,却不让太医院的太医看,最后凌茵慕去了,皇上跟凌茵慕独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来直到卫皇后去了,凌茵慕才出来,只是宫中的人都在传言那凌茵慕很快就要飞上枝头当贵人了!

  “此话是何人所传?”霍去病想了想问道。像皇上不舒服传个人看病,而且皇上跟凌茵慕独处这事虽不是什么隐秘之事,但也不可能连他们军营里的人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吧,难道是有人故意将此事传扬?或是有人一直在监视着凌茵慕?还是宫里有赵信所布置的眼线?

  “哎呀,你此时还纠结于这是何人所传有什么用?现在宫里人人都知道凌茵慕马上就要入住后宫了,这才是事情的重点好吧!”赵信直接忽略霍去病的问题,提出了自己关注的重点。

  宫里人人都知道?这事也太蹊跷了,就算是入住后宫也不可能宫里人人都知道啊!既然不是赵信刻意知晓,那此事就一定是有心人故意为之!霍去病想了想决定暗中调查这有心之人。

  赵信看着霍去病不言不语,心中不快,直接对着霍去病吼道:“霍去病,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凌茵慕,要给她幸福的生活,现在知道皇上也喜欢她,你怎么不敢作声了?你们汉人就是不爽快!喜欢一个人都不敢去争取!”

  难怪凌茵慕要自己小心赵信,原来他已然有了不臣之心,自己喜欢凌茵慕不假,可就算皇上也喜欢凌茵慕,自己虽然会极力争取,可直接跟皇权争,自己真的做不到,因为自己不可能陷卫皇后,卫将军他们于危险的境地。“赵信,你不要太猖狂,皇上是君,我们是臣,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也不要逾越!”霍去病提醒的说道。

  “他是皇上不错,你们怕他,我可不怕!我喜欢的女人我可是会极力争取的!”赵信瞪着霍去病放着狠话,不等霍去病回应气冲冲的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赵信刚走,站在营帐里间的李敢拿着竹简走了出来,李敢的伤已经好了,提前归队,霍去病为了让他多休息一些,这几日都让李敢帮自己在营帐整理资料。李敢看着站在外间沉默着的霍去病说道:“这便是你的喜欢方式,只敢躲在后面静静的喜欢,而不敢争取吗?”

  霍去病苦笑,“你所说的争取是什么?谋反?还是求着卫将军和卫皇后给我做主?皇上的心思岂是你我二人可以猜测的?”

  李敢冷笑一声,“皇上的心思不容我们猜测?是你自己不敢去争取吧!你不敢去,我李敢去争取!”李敢说着就往营帐外走去。

  “你是想让你父亲用祖辈的功德去争取吗?且不说此事到底是谣传还是有心人故意为之!你这样不仅让皇上厌恶你们李家,甚至连凌茵慕也会看不起你!”霍去病的话直接制止了李敢前去的脚步。确实,试问,一个靠祖辈荫德避佑的人还如何保护自己所爱之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