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凌茵慕低着头不敢言语的样子,汉武帝不再为难于她,只是看了看旁边的荀莜,“你来!”

  酷n"匠…p网/Y首(发

  “诺”荀莜会意,先示意内侍将火盆移近汉武帝旁边,随后又忙上前利落的把汉武帝的衣服脱了下来。

  有人给你脱嘛,你干嘛要叫我弄!凌茵慕偷偷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汉武帝脱完衣服,只着宽松的里衣坐到龙椅上,对着荀公公挥了挥手,荀公公会意,忙示意旁边的宫婢和内侍们都离开,殿门倒没有关......这,这什么意思,让别人都走,就把自己跟这个这个没穿衣服的皇上独处?那,那要是皇上做点什么不就没人知道了?!凌茵慕没想到的是,就算宫婢和内侍们没离开,皇上做点什么也没人敢知道!

  正在凌茵慕纠结之际,汉武帝转过头来,一记询问的眼神成功的让凌茵慕从想象掉入现实中来。

  凌茵慕忙低下头来拿着药上前,汉武帝的里衣松松垮垮的,凌茵慕轻轻一拉就掉了半个肩膀,他的皮肤倒是挺白的,可能是长年养尊处优的结果。

  凌茵慕倒了点化淤止痛膏在手心里,在汉武帝肩膀处用力的搓揉着,他的肉倒是比凌茵慕想像的要结实,看来他也是个注重锻炼的人。

  凌茵慕感觉自己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可汉武帝仍旧看着手中的竹简,一点反应都没有。凌茵慕在心里念叨着,快点说我劲小了,快点说我劲小了,快点赶我走,快点赶我走……

  无奈的是,凌茵慕的手都揉酸了,这汉武帝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简,没有一点要凌茵慕停下来的意思,NND,老子不玩了,爱咋咋地!凌茵慕直接停下搓揉的手,拿丝帕仔细的擦着。

  感觉到身上搓揉的手停了下来,汉武帝刘彻回过头来看着凌茵慕,凌茵慕一改刚才的低眉顺目,直接看了回去,还振振有词的说道:“启禀陛下,这肩膀酸痛搓揉的时间不宜太久。”

  看着凌茵慕跟自己赌气的样子,汉武帝刘彻倒有些想笑,真是个大胆的丫头,不情愿就直接表现在脸上了。汉武帝将里衣服拉起,径直问道:“这帝王和将军之间你怎么选择?”

  哼,有什么好选择的,你管我选什么?!凌茵慕假装没听明白似的回道:“如果是运筹帷幄、统治国家,当然是帝王更胜任,如果是长途奔袭、对敌撕杀,自然是将军更合适。”

  汉武帝侧目,她这是假装不明白还是故意为之?“如果是夫君呢?帝王和将军之间你会选择谁?”汉武帝再次问道,很有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感觉。

  “夫君的话当然另当别论了,当然是爱谁选谁了!”凌茵慕走到汉武帝面前,直接说出最浅显的道理。

  汉武帝此时确有些不敢相信,单不说自己这后宫佳丽三千,就自己见过的女子也是不少,虽说每一个女子自己都深度的了解谈不上,但大致上还是明白几分的,不为利那便是名,像凌茵慕这样坦然说爱的,倒还真是第一个!

  这个女子是故意引起自己的注意还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是真的,那这个女子还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汉武帝审视着面前的女子,没有繁复的首饰和华丽的衣装,却仍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的气韵。

  汉武帝看了看手中的竹简,计上心来,对着凌茵慕晃了晃手中的竹简试探着说道:“这是霍去病请战的奏折,你说我是批还是不批?”

  批奏折是你的事,问我干嘛?你这不赤果果的试探吗?想让我求你还是让我就范?凌茵慕忍住心里的厌恶,泰然自若的答道:“阵前选将,批奏折这种国家大事是陛下决定的,民女不懂,也无权过问。”

  汉武帝闭了下眼睛又睁开,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如果朕一直不让他出征,那他就不可能立得战功,也许一辈子都呆在朕的身边是个郎官,你,一点也不介意吗?”

  那正好,至少小命是保住了!凌茵慕轻轻一笑,云淡风轻的答道:“要派谁去出征,要选谁当将军,这些都是陛下的事,民女管不了,也没这个能力管!但对于夫君,民女只在乎他那个人,他是谁,对于他是将军也好,是郎官也罢,以及能否取得战功,民女都不介意,也都不在乎!只是陛下乃明君,要选谁定然不会被外界因素所左右的。”

  汉武帝将手中的竹简放在桌案上,原本霍去病的战术就跟自己不谋而合,选他为将前去出征匈奴是必然之举,这会自己确为了凌茵慕不惜改变这个必然,可她倒好,一点也不在意,名利一样都不要,要的只是霍去病那人个。此时的汉武帝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挫败感,这还是自己身为君王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很不好!

  汉武帝看着面前淡定的女子,眼神微眯,瞬间露出杀意,声音中的威严无法掩饰,“你要明白,我是君,他是臣,自古以来,君让臣死,臣都不得不死!”

  终于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吗?凌茵慕有些害怕也有些无奈,难道要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历史吗?本来凌茵慕是想着改变历史,让霍去病最后不至于英年早逝,看来自己这方向完全反了啊,这样一来岂不让霍去病更早逝了,凌茵慕真想把自己的头敲敲!等等,这汉武帝什么意思,是在试探还是在做什么?凌茵慕手里紧紧握着那玫龙形玉佩,思绪快速翻飞着,到底要保霍去病一世太平还是要保他顺利出征?

  汉武帝刘彻看着眼前显现出慌乱的女子,嘴角溢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看到凌茵慕紧握的右手外面露出的一点线头,汉武帝已然明白凌茵慕的想法,不等凌茵慕开口则直接说破:“如果你是想用你那一个心愿来让朕放过他,那朕告诉你,这机会可只有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