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多谢邓院判的提醒”凌茵慕起身恭敬的道谢。

  邓院判不敢居功,忙起身回谢,“小事而已,何足挂齿,就算老夫不提醒,但凭凌姑娘的聪慧心里也已然是明白的。”

  “那不知邓院判可否告知民女,那肩膀痛要如何治疗?”凌茵慕再次问道,自己善长的是外科缝合,难道要我给那刘彻划拉两刀?

  邓院判早有准备,拿出随身的药箱,将一瓶药放在桌子上,“这个叫化淤止痛膏,将此药涂抹于患处,再用力搓揉,片刻即好!”

  化淤止痛膏?用力搓揉?这不应该是男太医更胜任于这项工作吗?!虽然自己是会点医术,可要自己给汉武帝用力搓揉,这不明摆着占我便宜吗?!凌茵慕的眼光变了几变,才点头应道:“嗯,知道了”。

  W"看`正0版章节t{上、d酷/匠、!网?

  邓院判看到凌茵慕变换的眼神,不再言语,起身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想起这段时日跟凌茵慕的接触,又回头看着凌茵慕说了一句:“老夫这几日都会在太医院,如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老夫,能帮的老夫一定帮!”

  “嗯,多谢邓院判了,有需要的民女一定会开口。”凌茵慕再次福身谢过。

  邓院判不再言语,转身离开。

  凌茵慕独自一人,想了一会,方才对着门外喊道:“镜花”

  镜花忙进来,“凌姑娘有何吩咐?”

  “更衣,我要去长乐宫”凌茵慕直接说道,声音平静的如同没有一丝涟漪的水面。

  “诺”镜花顿了一下才答应,眼里露出一抹担心,却仍按凌茵慕的吩咐做了。

  凌茵慕换了一身普通的淡黄色正装,发式也是简单普通,头饰佩戴的只能叫不失礼,可即使是这样平常的装扮还是无法掩饰凌茵慕白皙的皮肤和淡雅的气质。

  待一切准备就绪,凌茵慕想了想还是回到妆台旁,打开妆台把最里面的那个龙形玉佩拿出来放在袖子的口袋里,便跟镜花一起出了门......长乐宫门口,荀公公看着缓缓走来的凌茵慕没有一丝诧异。

  凌茵慕上前对着荀公公轻轻一福身,笑着说道:“民女凌茵慕受邓院判之托前来给皇上看病,可否请荀公公通传一声?”

  荀公公连忙侧身让开,脸上的带着习惯性的笑容。“老奴可不敢当姑娘这一礼,凌姑娘稍等片刻,杂家这就去给姑娘通传去。”

  “那就有劳荀公公了”凌茵慕仍旧笑着说道。

  荀公公忙小跑着进了内殿,看到正在案前批奏折的汉武帝忙上前行礼,询问道:“启禀陛下,那凌茵慕姑娘说是受邓院判之托前来给陛下看病,请陛下明示,是否请凌姑娘进内殿来?”

  终于还是来了吗?!汉武帝表情淡淡的,只是眼角的笑意暗示着他心情确实不错,放下刚批完的奏折,又换了一个,对着荀公公回答道:“嗯,让她进内殿来”。

  “诺”荀公公躬身回答道,忙去了殿外通传。

  随着内侍的通传,凌茵慕来到内殿,没有害怕,没有开心,只是淡淡的,淡淡的表情掩饰着自己内心深深的无奈。凌茵慕上前叩首,开始了她深恶痛绝的行礼:“民女凌茵慕,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内一片宁静,只听到汉武帝翻动竹简的声音,凌茵慕自然是趴在地上不敢起来的,但是心里还是能报怨几句的,丫的,不就仗着自己是皇帝嘛,我还是来自现代世界的新女姓呢,摆什么臭架子!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汉武帝像是才看到地上的凌茵慕一样,看着她匍匐在自己面前连动都不敢动的样子,汉武帝刘彻的自尊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嘴角含笑,淡淡的说道:“起来吧”。

  丫的,现在才想起我来!“谢陛下”凌茵慕恭敬的起身,抬头看到汉武帝慵懒的靠在龙椅上看着手中的竹简,哪有一点什么肩膀痛的样子!

  凌茵慕又站了会,汉武帝仍然没有说话或是别的动作,只是反复的看着那手中的竹简,难道他现在忙的肩膀又不痛了?要不自己先回去?

  “不是来给朕诊治肩膀的吗?怎么又站着不动了?”汉武帝的声音打断了凌茵慕的思绪,虽然他尽量将语调放温柔了些,但天生的帝王威严之气还是将凌茵慕震了一下。

  要治病你不早说,害人家在那干等着!“诺”凌茵慕忙低眉顺目的走上前去。

  “最近朕的肩膀总是酸痛的厉害,你看看是怎么回事”汉武帝随口说道,像是在跟太医院的太医们说话一样,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

  谁让你闲的没事看那么多的奏折,那么多太医你不让人家看还偏偏找我,这不是没事找事是什么?!“陛下是因为这段时日劳累过度所致,这个病治疗倒是其次,主要是多休息。”凌茵慕像是在叙述般说道。

  “国事繁重,这段时日怕是休息不了了,还是先治疗吧”汉武帝想了想说道。

  凌茵慕拿出那瓶化淤止痛膏,汉武帝则配合的起身背对着凌茵慕将手抬起,凌茵慕瞬间石化,这,这是要我帮他脱衣服的节奏?!

  虽然我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人,不讲究这些俗礼什么的,但我怎么说也是个女人好吧,凌茵慕无语,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帮汉武帝宽衣,他娘的,你还真好意思!这古代的医生地位真低下!

  可笑的是,凌茵慕好像还没解过别人的衣服,而且还是帝王的。以前在军营穿的男装都是为了作战简单制成的,容易穿也容易脱,可现在这又腰带又长袍的,凌茵慕真不知道怎么脱。

  应该是要先解腰带吧,凌茵慕想着就开始扯汉武帝腰间的腰带,可连着扯了两三下都没扯开,惹得汉武帝转过身看着凌茵慕,剑眉微挑,眼睛一瞪,殿内的空气好像冻住了似的,凌茵慕忙吓得低下了头,丫的,谁让你穿这么难脱的衣服!再说了,我又不是你妈,我凭什么帮你脱衣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