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的宫宴结束后,汉武帝没有如往年一样去未央宫,而是直接回了御书房。这接连的一段时日皇上也没有临幸任何一个嫔妃,独自呆在长乐宫里。卫皇后虽然有些诧异但想着前几天卫青将军派人给自己送的口信:汉匈之战即将全面展开。皇上这是忧心战事呢!

  未央宫御书房内汉武帝手中拿着竹简眼睛却看着桌案上的白罴灯笼发着呆,这个叫凌茵慕的女子还真让人着迷!喜欢白罴,又不吃,难道她来自于巴蜀?

  直到荀公公将汉武帝面前凉透的茶水重新换上,汉武帝刘彻才回过神来,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对荀公公开口道:“荀莜,朕这段时日总是觉得肩膀酸痛的很。”

  荀公公放下手中的茶杯,忙回应道:“陛下日理万机,这又连着操劳了几日,定是累的,奴才这就去请太医来给陛下诊治。”说着荀公公退下去,吩咐门外的内侍去太医院传太医来给陛下诊治。

  太医院当值的太医是第一个来的,汉武帝刘彻一抬头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你先下去,找一个主攻腰酸背痛的太医来。”

  “诺”当值太医闻言又叩首退了出去。

  主攻腰酸背痛的太医来了,给汉武帝诊断完后说是要先推拿,刚上手按压了几下,汉武帝又说:“下手怎么这么重,去换个懂得轻重的来。”

  “诺”主攻腰酸背痛的太医忙叩首领命退下了。

  ......这样一来二去的,最后只好院判邓浩哲跪在汉武帝面前叩首请罪了。

  “邓浩哲,朕把整个太医院交给你,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太医,连个肩膀痛都看不了!”汉武帝剑眉紧锁,威严的声音带着怒意,只是眼里的平淡没有被殿内正在叩首的人看到。

  “微臣管教无方,请陛下恕罪,可太医院确实没有能给陛下看病之人了。”邓浩哲恨不得趴在地上了,帝王的震怒岂是自己一个太医院院判承受得起的?!

  +看◎正:‘版`章#f节#X上酷Gt匠网E

  大殿内异常安静,压抑的气氛似乎能让人窒息,殿内的宫婢和内侍们都把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一个不小心波及到自己。

  片刻过后汉武帝才吐出这一句:“那你就去找一个能给朕看病之人!”

  早在那个主攻腰酸背痛的太医回太医院的时候,邓浩哲的心里就清楚的明白汉武帝想要的人是谁,只叹自己的运气太差,曾经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皇上之所以这么对自己说,那其中的意义再明显不过了......而此时的邓浩哲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道:“诺,微臣这就下去办!”

  站在汉武帝身旁的荀公公低着头默不作声,但心里确是十分明白的,太医院的太医连邓院判都不如皇上的意,而皇上却又让邓院判给他找那如意之人,再结合自己天天跟随皇上身边的所见所闻,结果清晰可见,这不就正是皇上想见某个人却又不知道那人在躲着自己,所以就让邓院判来做那逼迫某人的“坏人”。

  护手油那件事,皇上赏了前来提议的众位将军,也赏了前来推荐的博望候张骞和前来验药的邓院判,甚至连帮忙制作的太医院太医们都赏了,可是对于创制护手油的凌茵慕,皇上却只字未提,那皇上想见的人确是凌茵慕莫属了!

  邓院判战战兢兢的从长乐宫大殿出来,虽然是在冬季,但汗水早已浸湿了里衣,心中明了,恐怕自己这个院判也快做到头了!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邓院判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到未央宫,求见凌茵慕,凌茵慕一见是邓院判忙出门相迎,见到邓院判,凌茵慕轻轻一福身道:“邓院判前来有失远迎,只是不知邓院判所来为何?民女并未有什么不适之处。”

  邓院判示意凌茵慕起身,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老夫此次前来,有一事相求!”

  “邓院判此言就见外了,有事您就直接传个人告诉民女就好,这天寒地冻的何必还亲自来一趟。”凌茵慕在太医院自由出入,药材也是随意取用,这还不是邓院判交代过的,所以对于邓院判凌茵慕还是很敬重的,能帮的自己一定帮。

  说话间凌茵慕就请了邓院判进屋里坐下,又转身对旁边的镜花上茶来,镜花知道邓院判和凌茵慕有话要说,上了茶便退出房外。

  房间内只有凌茵慕和邓院判二人,凌茵慕看着没有立即开口的邓院判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也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等着。直到邓院判喝了口面前的茶水,才很是为难的开口道:“凌姑娘,老夫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又说了一遍,凌茵慕心里已然明白可能是什么事了,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凌茵慕看了一眼邓院判,浅浅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邓院判,但说无妨”。

  邓院判直接开口道:“皇上托老夫请凌姑娘去给他看病”相处了这么久,邓院判也明白凌茵慕是个聪慧的姑娘。

  看病?呵呵,这汉武帝还真看得起自己,这邓院判都看不了的病我一个民女就看得了了?凌茵慕抑制不住嘴角的冷笑,声音仍然平静的问道:“什么病?”

  “肩膀痛”看来凌茵慕什么都明白,邓院判面无表情的轻轻吐出三个字。

  房间内安静了下来,二人都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了,只听到墙角沙漏里细沙流下的“沙沙”声音。

  许久之后,凌茵慕方才开口道:“如果我不去呢!”

  轻轻浅浅的几个字,却让邓院判的心口一窒,随后却又是前所未有的释然,抬头看着凌茵慕眼中流动的坚毅,想了想才平静的说道:“如果你不去,老夫这个院判肯定是做到头了,想着老夫在太医院数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别的不敢说,命应该是保得住的。不过对于你,皇上肯定不会再选这么委婉的方式了,一旦圣旨下来,恐怕一切都将无法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