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东方朔都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找凌茵慕,有时是送些点心或是布匹绸缎,有时是药典书籍,更有甚者还有向凌茵慕讨教的,总之每每快到吃饭的时间,东方朔总有事找凌茵慕......无奈凌茵慕已经到了闻到烧烤的味道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可东方朔却乐此不疲的恨不得顿顿吃,真是让凌茵慕可气又可笑,真是怪自己当初突发奇想的让东方朔尝到烧烤!现在的凌茵慕看到东方朔都会感觉自己周围萦绕着一股烤肉味......此时,又到了饭点,凌茵慕远远的看着正欲踏足院门的东方朔,直接往床上一躺,用被子把头一蒙,吩咐旁边的镜花道:“镜花,让师父直接去小厨房吃去”。

  “诺”镜花笑着答应道,忙走出房门还不忘把房门关的严严实实的。难怪凌姑娘昨天突然要教自己烤肉,原来是自己烤烦了呀!

  “徒儿,看看为师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东方朔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的一脚跨进院门,还厚脸皮的将手中提着的东西举起在眼前晃了晃,却看到镜花关门的动作。

  “镜花,我那徒儿可是不舒服?”东方朔急切的问道。

  “是的,凌姑娘今日有些不舒服”镜花挡在门外,对东方朔福身行礼道。

  闻言,东方朔急切的准备推门进去“那我进去看看”。

  “哎,东方先生,这里可是姑娘的闺房。”镜花拦住了东方朔的脚步。

  闺房怎么了?我又不是一次两次进去过了!而且前几天吃烤肉不都在她那所谓的闺房里吗?东方朔想着正准备推开镜花径直进去......镜花眼看就劝不住东方朔了,忙开口直奔主题道:“凌姑娘已经交代过奴婢了,请东方先生一来就到小厨房里,奴婢已经准备了做好的烤肉给东方先生吃。”

  东方朔正欲进门的脚步一顿,哼,这个小丫头,原来是不想给我做烤肉而躲着我啊,竟然还假装不舒服让我白担心一场,真是可恶,今天一定要大吃一场补回来!

  看着东方朔气鼓鼓的样子,镜花小心的低头把他请进了小厨房。待东方朔看清楚小厨房里准备的都是自己爱吃的心里的气才消了些。镜花看着东方朔顾不得生气直接开吃的样子,心里不禁擦了把汗,还是凌姑娘思虑周全......御前禁卫军住处杨岭看着眼前的吃食独自发呆,这些都是镜花送来的,说是凌姑娘准备多了让她带来给自己吃的,看着每一样都是自己爱吃的菜,杨岭心里则是苦乐掺杂,乐的是原来凌茵慕一直记得自己的喜好,苦的则是凌茵慕不过是把自己当成她的哥哥而已!或许自己该庆幸,庆幸自己能够以哥哥的身份靠近她、保护她......如往年一样,除夕过完之后的元宵节宫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看着外面仍然飘洒的雪花,凌茵慕觉得今年的元宵节格外冷清......正懒懒的躺在软塌上的凌茵慕翻着手中的竹简,这是东方朔带过来的,没事的时候看看也好,至少可以让自己少胡思乱想一会。水月也已经回来了,忙里忙外的,镜花仍在凌茵慕的身边伺候着,凌茵慕对她们两个如同朋友般,从未要求过她们要像奴婢般站在身后或是做这做那,她们两个也打心眼里喜欢凌茵慕。

  凌茵慕的竹简快看完的时候,水月匆匆跑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河灯,河灯非常精致,是用锦锻所制,三层荷花样式,此起彼伏,粉粉的红色花瓣还用金线描边,荷花里的花蕊则是用细银丝缀着黄色的小宝石,乍一看,如真的荷花般,随风而动,栩栩如生。

  “凌姑娘,这个是东方先生让奴婢给你送过来的,还有这个”说着水月将手中紧捏着的一张小锦锻塞到凌茵慕的手中。

  “师父?”凌茵慕有些疑惑,看看四周没有外人,方才打开手中的锦锻。

  “嗯,东方先生说今日有事走不开,故让奴婢将这个交给姑娘”水月指着河灯说道,又看了看四周,向凌茵慕走了一步,压低声音,轻声耳语道:“东方先生还告诉奴婢一定要将这个亲自送到姑娘手中,凌姑娘请放心,奴婢还专门看过了没有别的人跟着才回来的”。

  L最C新章节上O9酷匠4网ij

  “嗯,一定是师父看到这个河灯漂亮所以送给我的,哼,这段时间吃了我们这么多烤肉,这个河灯就算是抵饭钱了”凌茵慕故意做出势利的表情说道。

  “呵呵”镜花和水月也适时的笑了起来。

  “凌姑娘这生意经倒是还没忘记”镜花还不忘调侃一句。

  “好你个镜花,看你还敢取笑我”凌茵慕一边说着一边呵着镜花痒痒。

  “呵呵,姑娘饶了奴婢吧,呵呵,奴婢下次不敢了,呵呵......”镜花一边笑着一边跑着求饶。水月也在旁边看着笑了起来。

  凌茵慕追着镜花笑闹了好一阵子。直到两人跑累了,凌茵慕才吩咐镜花和水月拿些点心来。

  镜花拿了些点心进来,水月则在旁边给凌茵慕倒茶。

  “姑娘,四周没什么人。”镜花低头放点心的空档轻声说道。

  凌茵慕点头,自从东方朔无意中发再自己院子四周有人监视,凌茵慕便让镜花和水月多上上心,虽然还不确定是谁的人,但这样让别人天天监视的感觉确实不好,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凌茵慕展开捏在手中的锦锻,看到上面的一行用现代汉语写的字迹:见灯如见君,勿念!

  凌茵慕了然,这河灯不是东方朔而是霍去病送的,难怪刚才看到河灯又听到东方朔送的有些奇怪。虽然这河灯看起来很华丽,很像是东方朔平日里送东西的作风,可东方朔是个文人,送的东西华丽之余都会有些诗意,而霍去病则是一个武将,虽然他很用心的模仿着东方朔选东西华丽的习惯,但挑的东西确是华丽中带着坚毅,就比如这荷花灯给人的傲然之感!当然,这最最主要的还是在今日这元宵节之际送的河灯,只有霍去病才会记得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礼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