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凌茵慕的提醒,东方朔终于反应过来,“这,这,这不就是平日里吃过的烧肉吗?!不过是将肉切小了,做的更精细了而已!这徒儿的想法还真是丰富啊!只是这蔬菜也能烤?”

  “师父谬赞了,这是徒儿家乡的做法,这蔬菜不只能烤,而且味道也是不错的,一会烤好了师父你尝尝就知道了”凌茵慕一边说着,一边把烤架放好,把肉和蔬菜都分类排放整齐。

  “那,这些,这些又是什么?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调料?”东方朔看着鸡翅上的调料好奇的问道。在西汉,男子进厨房是会被人耻笑的,可是东方朔倒是个特例,他曾经的几任妻子可都是呆在家中享清福的,连讨好妻子进厨房做饭这事都包在了东方朔的身上,对此还落了不少话柄,所以说像东方朔这样的好男人只有现代世界的男人才能理解。

  “这是孜然和胡椒,这是从博望候那拿的,本来在太医院入药的,我看有就拿了点,放点这些味道才能更好吃。”凌茵慕看了一眼东方朔所指的调料解释道。

  镜花也学着凌茵慕的样子将肉片都摆在架子上,洗好的番薯和洋芋则放在炭火旁边烤着。

  东方朔则看着凌茵慕翻烤着架子上的食物,好奇的这也问问那也问问,十足十的一个爱学习的好学生。

  不一会架子上的肉片都开始油泡翻滚,颜色变白变黄表示成熟,鸡翅则发出炸响声,凌茵慕则边烤边用小刀破口刷油烤至焦黄,直到里面没有血水溢出,才拿起来放到东方朔的碗里。

  东方朔闻着香气四溢的烧烤,早已忍不住想要尝一尝了,顾不得还有些烫的肉片,东方朔直接用筷子夹起放入口中,边吃边满足的摇了摇头,“嗯~~这,这烧烤果然是太好吃了”说着又将鸡翅放入口中……

  凌茵慕看着东方朔孩子气的模样觉得好笑。“师父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引得旁边的镜花也掩唇笑了起来。

  东方朔连着吃了好几个鸡翅才停下来,这边凌茵慕又烤了些蔬菜,等不及凌茵慕的动作,东方朔直接自己往碗里夹,边吃边点评道:“你还别说,这蔬菜这么一烤也别有一番味道,好吃,好吃!呵呵呵……”说着东方朔看着凌茵慕笑了起来。

  凌茵慕和镜花也是笑着,拿起一些烤好的吃着,然后接着烧烤。

  烧烤的香气飘满了整个院子,正在未央宫玩耍的石邑和诸邑两位公主顺着香气跑到了凌茵慕的住处。

  凌茵慕、东方朔和镜花忙起身拜见,两位公主倒是很亲切的让他们起身了。

  “凌茵慕姐姐你这做的是什么呀?好香啊!”石邑公主问道。

  “我们在院子里都闻到了!”诸邑公主也开口道,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回两位公主的话,民女这是在烤肉呢,不如两位公主也尝尝看好不好吃?”凌茵慕解释道。

  “好啊,好啊”两位公主倒是不客气的答应了。

  照顾公主的嬷嬷和宫女们则连忙跟着镜花下去拿餐具了。

  吃过烧烤之后,两位公主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难怪父皇每次都喜欢打猎,原来打猎吃烤肉是这么开心的!”

  “就是,父皇总说我们还是,是姑娘家的,不能跟他一起去打猎,这么好吃的烤肉,我们以前都没吃到过!”

  “……”

  听着两位公主一边吃烧烤一边交谈的话语,凌茵慕与东方朔相视一笑,恐怕要是去打猎再吃烤肉的话,这两位公主要失望了,呵呵……

  长乐宫内汉武帝刘彻听着荀公公的禀报,没有出声,但凌厉的眼神和紧皱的眉头表示了他心里很不开心,虽然荀公公已经禀报的很简单委婉了,但汉武帝还是听到了重点:东方朔在凌茵慕的房间里吃烤肉!

  这个东方朔平日里仗着是凌茵慕的什么师父,天天跟凌茵慕走的很近,竟然还去了凌茵慕的房间里,虽然门院皆开着,可他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他算是哪门子的师父?!

  直到荀公公再次禀报石邑和诸邑两位公主也去了凌茵慕的房间吃烤肉了,还吃的很开心,汉武帝的眉头才缓缓的打开……

  飞将军李广府里李敢问着手下的奴仆,“东西都送到了吗?”

  奴仆低下头忙回答道:“嗯,送到了,可是凌姑娘没有要!”

  李敢望着飘飘洒洒的雪花,心里异常烦躁,过了片刻,才挥手让奴仆离开“下去吧”

  “诺”奴仆低头恭敬的离开。刚走出李敢的院子,转身便进了李广的院子。

  “是按我交代的跟少爷说的吗?”李广看着面前低眉顺目的奴仆,威严的声音响起。李广发现自己的儿子李敢对凌茵慕上心了,准备送凌茵慕年礼为由送些东西,自己送凌茵慕年礼算作谢礼,可自己的儿子送了则意义就不同了,所以他便想了这个办法,让奴仆假装送了,凌茵慕没收,这样也好让自己的儿子死心。

  “是的,老爷,小的都是按您交代的跟少爷说的。”奴仆忙点头恭敬的回答道。

  “少爷可有说什么?”李广再次问道。

  “回老爷,少爷什么也没什么,只是让小的离开。”奴仆诚恳的说道。

  “嗯,好,退下吧,记住,此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李广的声音透着严肃。

  “诺,小的明白!”奴仆说着退下了。

  翕候府赵信也同样问着面前的奴仆,“你看清楚了吗?是送到凌姑娘手上了吗?”

  酷匠p网99首发。}

  “是,小的看清楚了,这回礼也是凌姑娘回的。”奴仆忙点头回答道。

  “好,下去领赏吧”赵信笑着摆手让奴仆下去了,早上听说李敢送了礼凌茵慕没要,还以为自己的她也不会要,没想到,她不只要了还回了礼,虽然回的只是普通的常礼,可这足以证明自己在凌茵慕的心中是有位置的,至少要比李敢的位置大!

  军营大帐内霍去病独自一人看着帐外的皑皑白雪,心里五味陈杂,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锦帕。汉匈之战迫在眉睫,自己奉旨训练军士,连除夕都没有回去过,自己害怕受到皇上上猜忌而给凌茵慕带来麻烦,连普通的年礼都没给她送,可是她却托东方朔给自己带信,“小心赵信!”看来自己确实要多加小心了,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关心着自己的那个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