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朔六年的春节很快就到了,雪一直没停,但宫里的景象确是张灯结彩的一派喜气,表面上与往年的除夕差不多,只有沉浸在权力旋窝中的人才能嗅到此时的不同。

  凌茵慕如去年一样,沉闷着睡着懒觉,只当这如普通日子一样过着。

  水月听凌茵慕的吩咐早早的出宫,回家陪伴亲人去了。镜花并没有回家而是主动留了下来陪凌茵慕,让凌茵慕在这个没有亲人的宫庭之中不至于一个人冷冷清清的。

  镜花知道凌茵慕有睡懒觉的习惯便没有打扰,比平时也多等了一会才叫醒凌茵慕洗漱。二人呆在一起,凌茵慕侧躺在软塌上懒懒的看着西汉时期的书籍,镜花在旁边时而帮凌茵慕沏茶,时而忙着手里的针线,案几上排放着二人喜爱的吃食,看来这二个人是不打算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出门了。

  房间里的炉火烧的旺旺的,炉子旁边暖融融的,镜花过一会便加些上好的炭火,火苗窜起又熄灭,像一只只萤火虫在炉火旁边飞舞……

  本来卫皇后有意让凌茵慕出宫散散心,可皇上早早的便将卫皇后召去长乐宫,又交代了很多年节的事宜,并强调要卫皇后亲自处理,卫皇后根本就没有时间跟凌茵慕交代什么,且年节的事宜亲自处理的话就要出宫办理了,这出宫的符令是不可能给凌茵慕了。

  不过皇上似乎很忙,忙的根本顾不上凌茵慕似的,也是,这么多皇室宗亲和大臣们都要觐见,哪还记得自己这小小的民女!听镜花打听到的是卫青大将军匆匆来了一趟宫里,只见了皇上,连卫皇后都没看一眼便又急匆匆的走了,而霍去病则一直在军营中没有回来过……凌茵慕明白,汉匈之战即将全面展开……

  李敢已经被李广接回家去休养了,新年的时候李广府里的官家过来给凌茵慕送了年礼,说是感谢凌茵慕的救命之恩,凌茵慕欣然收下,然后按照规制还了礼。

  当然赵信也学着李广的样子送了年礼,表示感谢凌茵慕的救命之恩,听送礼的来人所说赵信也送了年礼给霍去病,凌茵慕也收了,还了礼,这谁个会嫌钱财多的?!

  当然还有邓维托他的父亲邓浩哲送了些集市上好玩的玩意给凌茵慕,凌茵慕收下了没还礼,看着眼前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凌茵慕清楚的明白就邓维那个脑子是绝对不可能送这些的,恐怕这些东西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虽然做法有些幼稚,不过凌茵慕的心里倒是暖暖的……

  “哟~徒儿这都有这么多年礼了,看来为师的这份可是来晚了。”东方朔站在门口看到凌茵慕看着眼前的那些小玩意发呆,酸酸的说了一句。

  终于有个镜花以外的人跟自己说话了,凌茵慕笑的眉眼弯弯,忙将东方朔请进了屋,撒娇的说道:“哎呀,师父,你怎么才来呀!”说着直接拿过东方朔手中的礼盒拆开来了,“师父,你给我这个又聪明又可爱的徒儿送的什么呀?”

  东方朔嘴角有些抽搐,这个小丫头鬼精鬼精的,嘴上说着讨好的话,手上眼里可都冒着精光,还好自己准备的礼物不算太差,要不然,她又要自己做这做那了。

  待看到凌茵慕拆开礼盒后一脸开心、两眼放光的样子,东方朔方才放心,看来这徒儿是很喜欢这个礼物了,一个通体白瓷的麋鹿,眼光灵活,全体通透,看着跟上次抓的那个很像,只是这个是缩小版的。“师父这礼物还真是花了不少心思了!”

  “那是,为师为了这个礼物,腿都跑细了!”东方朔挑了挑眉直接坐到凌茵慕茶几边的椅子上,很是邀功的说道。

  腿都跑细了,这话不是凌茵慕平时说自己的吗,这东方朔倒是融会贯通的挺快的,思及此凌茵慕给东方朔倒了杯茶,眼带询问的说道:“师父是不是又嘴馋了?想吃什么真说好了,徒儿这就让镜花给您做去!”

  “还是徒儿了解为师啊,随便做几个小菜就好,不要弄的为师好像每次来你这就是为了吃饭似的”东方朔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道。

  镜花笑着收拾了手里的东西准备去做饭了,这东方先生每次来喜欢吃的东西自己都可以背下来了,也就是东方先生来的时候凌姑娘才能多吃点……

  看着准备下去忙碌的镜花,凌茵慕突然想起了现代世界的又一种美食,忙叫住镜花,耳语了一番,镜花会意下去准备了。

  只有凌茵慕与东方朔的时候,凌茵慕看了看开着的门外和四周,确定没人之后,又回头看了一眼东方朔面前空空的茶杯,笑着说道:“师父再喝点茶吧”趁着倒茶的空档直接将手中的一小块锦布塞在了东方朔手中。

  “多谢徒儿”平淡的声音响起,东方朔会意,迅速将锦布收好放入袖子里的暗袋里。

  更}新最o快●W上…%酷G匠@网`

  这是凌茵慕托东方朔传给霍去病的信,信的内容是用现代汉语所写的,这次的信只有四个字:小心赵信!

  东方朔明白凌茵慕的顾忌,霍去病一直在军营中,连除夕都没有回来过,凌茵慕也没机会再出宫了,看来这些都是皇上有意为之。皇上表面上虽不闻不问,不在意的样子,可暗处却说不准,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大家都懂的!

  一个曾经按凌茵慕的要求找铁匠打的铁架子,一双长箸(筷子),一些洗切好的蔬菜,可是猪肉、羊肉、鸡翅等肉类则是生的,只是从表面看起来像是用什么调料腌起来了,还有一些洗好的番薯和洋芋……

  “徒儿这又是什么吃法?”东方朔倒是好奇的问道,当时帮凌茵慕打铁架的时候自己还在思索这个东西的用途,现在亲眼看到了东方朔当然要刨根问底了。

  “呵呵”凌茵慕笑着回答道:“师父这个应该不陌生呀,烤肉而已,师父不是早就吃过的吗?”确实,当凌茵慕每天看着炭火的时候就想起了曾经在现代世界吃过的烤肉,所以就画了图,让东方朔帮忙找好的铁匠打了烧烤专用的铁架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