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邓维不知所措的样子,凌茵慕微微一笑,上前开解道:“没事的,你就按师父说的那样跟霍去病说就是了,他呀,不敢把你怎么样的。”说着把包裹推到邓维怀里,“这个拿好,你今天练的很不错,平日就像这样多练习,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军医!”

  看着凌茵慕鼓励的眼神,听着凌茵慕坚定的话语,邓维觉得信心倍增,平日里父亲的责怪,旁人的嘲笑此刻都被抛至脑后了,快要流下来的泪水被邓维强忍着,闪着晶光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风轻云淡的女子,紧紧拿着怀中的包裹,声音里透着一丝哽咽:“谢,谢谢你,凌姑娘!”

  凌茵慕背过身去,对着邓维挥了挥手,轻轻浅浅的声音随之传过来:“如果真想谢,就尽量不要让自己的同袍们受伤不治。”

  邓维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包裹,湿润的眼神写满了坚毅,转身走出太医院。凌姑娘,她一直都在为军营的将士们着想,她是个好女子!

  东方朔看着这一幕,眼里的动荣无法掩饰。直到邓维走远了,才坐在自己对面的凌茵慕说道:“徒儿让为师帮忙找到那个做手术器械的师傅尽快再打一副纯金的手术器械来,是因为要打仗了对吗?”

  “什么都瞒不过师父的慧眼”凌茵慕知道,就算自己不说,东方朔也能猜出一二来。

  东方朔点了点头,早在凌茵慕让他帮忙的时候他便知道了,虽然凌茵慕并没有说那套手术器具是给谁的,但纯金的手术器具岂是那么容易坏的?!再加上这段时间跟在凌茵慕旁边的那个邓木头,东方朔便已猜到这套手术器械是送给他的,既然这么着急打出来又这么急着学习缝合之术,那战争,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恐怕是不会远了。

  看着独自喝茶的凌茵慕,东方朔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可以告诉我结局吗?”

  “大汉必胜!”凌茵慕轻轻的吐出了这四个字,看着东方朔的眼神明显在说:这我不说过了吗?

  东方朔点了点头,明白凌茵慕是不想提及了,看来此战会有些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

  “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得放手时须放手,前方无路莫强求.师父的话总是很有深度……”凌茵慕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诉说着什么。

  看正版章。节上T酷匠{O网v{

  “你不说,有些事我也猜到了,其实入宫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坏事。”东方朔劝说般的说道。这次制作护手油的事,明眼人心里都清楚,皇上却将所有的功劳只字未提及凌茵慕一个字,是他真的不知还是势在必得?

  凌茵慕是个现代人,这西汉的历史她心里一清二楚,这么紧张汉匈之间的战争,紧张霍去病旁边的军医,结果可想而知。如果有一天霍去病遇到不测,凌茵慕进入后宫,凭着她的聪慧、姿色,专宠应该是指日可待的事了,与其艰难的活着倒不如轻松的享尽荣华。

  “师父应该明白我的心意,我是不可能入宫的!”凌茵慕听出了东方朔的言外之意,还是坚定的说道。

  “我知道,这君王的情爱你接受不了。你也不是个贪图名利、享受荣华的女子,我只能告诉你,需要的时候我是一定会帮你的,我这一辈子就是顾虑太多,能有机会舍命陪君子也不失为人生的遗憾!”东方朔笑了笑,言语间倒是带着豪气。

  凌茵慕也笑了笑,眼神中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淡然。“会有那么一天的!”

  “呵呵”东方朔倒是爽朗的笑了笑,默契的转移话题道:“徒儿可否告知为师,这天地间的微妙之处?”

  “我们那里,宇宙是无限大的,地是一个椭圆形的球体,我们之所以站在地上不掉下来是因为地球的引力……”

  “是吗?还真是让人不敢想象呢!”

  “……”

  未央宫中春节将至,卫皇后听着慧心一项项念着繁锁的注意事项,各宫各宛赏赐、回礼,皆仔细认真,事无具细,不敢有丝毫纰漏,一边说着一边让慧心将更改的记下来,皇上的心情不太好,后宫众人还是少出错的好!

  长乐宫中汉武帝下笔如飞的批改着手中的奏折,武将的都认真阅读过,仔细批复,特别是对于汉匈边境问题的都会多留意一眼。看到文臣的倒是简略了不少,时不时的皱着眉头,旁边的荀公公低着头小心的伺候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引发了帝王的雷霆之怒……

  “咚”的砸地声响起,汉武帝将手中的奏折直接扔到了大殿中央,竹简散落一地,荀公公带着宫女内侍们皆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这些个老匹夫们,是不是都太闲的?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了?天天上奏折都是弹劾武将,动不动都是恢复边境的农事?说的轻巧,这边境战乱不除恢复农事不是徒劳是什么?!一个个的武将那是要去上战场,为我大汉朝伏击攻打匈奴的!被这些老匹夫们一弹劾,武将们都唯唯懦懦的,还怎么去边境打仗?!让朕过年都过不安稳!”

  荀公公和宫女内侍们皆把头抵在地上,没一个人敢吭声,等着汉武帝把怒火发完!

  “来人,拟旨!”汉武帝收起怒火,威严的声音不容置疑。

  “诺”荀公公和旁边的内侍们忙恭敬的回应着起身。宫女们则起身站在原位等候差遣。

  “传朕旨意,命所有文臣皆认真思考如何提高朝内税收,如何为攻打匈奴做贡献,不要有事没事都盯着武将们那点芝麻绿豆点的小事,多想想自己的不足,想想怎么为朝庭效力,不要动不动就盯着别人的私事不放!全国以攻打匈奴为首要任务!把攻打匈奴为己任!”说着摆摆手,示意将旨意发下去。

  “诺”内侍将写好的圣旨发了下去。

  荀公公倒了一杯汉武帝最喜欢的茶,放在汉武帝旁边,帮汉武帝按着早已酸痛的肩头,“陛下息怒,这马上要过年了,陛下可不能再愁眉苦脸的了!”

  汉武帝怒色平息了些,冷哼一声:“哼,这些个老匹夫,让朕过年都没心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