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结束了一日忙碌的工作,凌茵慕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后便早早的睡了,等第二日醒来,雪仍在下,皇宫内苑都披上了一层银妆,宫女和内侍们似乎不知疲倦的扫着皇宫内的积雪,凌茵慕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的第几场雪了。

  走在已经扫好的雪地上,凌茵慕没心思看这眼前的雪景,匆匆的脚步预示着她内心的焦急……

  来到太医院,凌茵慕直接去了太医院后面的煎药房,邓维早已在煎药房等候了。

  “你来的真早”凌茵慕上前寒暄道。

  邓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说来惭愧,想着凌姑娘昨日说的让我今日来学习缝合之术,昨日夜里便怎么也睡不着了,所幸起来将平日姑娘所教的再看了一遍,直到宫门开……”

  凌茵慕闻言一笑,这个邓维还真是有学生的样子,想着自己第一次上台时的经历,也是前一天晚上激动的睡不着觉,生怕自己这个忘记,那个不会,只好半夜起来看笔记,结果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早早的去了手术室……真跟现在的邓维没什么两样!

  “凌姑娘,你看这么准备合适吗?”邓维询问的话语唤醒了回忆中的凌茵慕。

  凌茵慕检查了一下邓维所摆的器械,确认无误后,拿出早已放在煎药房中的兔子,没错,凌茵慕就是让邓维先从兔子练手。

  邓维学的很认真,如何消毒如何进针都一丝不苟,缝合,打结都点点到位,最重要的是邓维每学一点都十分的用心,一次练不好就练十次,反复的练习,直到练好为止,有时候让凌茵慕都自愧不如。

  二人一直练到过了午时,凌茵慕吃了些点心继续在旁边指导,而邓维却没吃什么还不觉得饿,连凌茵慕劝他吃点东西休息会再练,都以邓维说自己掌握的不好的理由拒绝了。凌茵慕只能暗自摇了摇头,认真的孩子伤不起呀。

  “哎,哎,哎,这个,这里,这样缝”凌茵慕喝茶的空档看到邓维有一个地方没缝对忙纠正道。

  “嗯,好”邓维忙按凌茵慕所说改了过来,“凌姑娘,这样缝对吗?”

  “对,对,就这样缝”凌茵慕点头回答道。

  “好徒儿,你有必要这么严厉吗?”东方朔实在是忍不住了。

  本来东方朔已经来的有一会了,可看到凌茵慕跟邓维认真仔细的模样一直没有打扰,可站了这么长时间腿都麻了,这两人还没有缝完,那兔子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缝,好好的那些个兔子,非要把它们捂麻醉了再把它们切开,每一个伤口位置、外形还都不一样,然后再把它们缝好……东方朔缩了缩脖子,看着都为那些兔子们担心。

  “东方先生”邓维看了一眼东方朔,打了声招呼直接又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东方朔也不介意,早就知道霍去病那个小心眼的给凌茵慕介绍的这个邓维,除了会医术外,别的方面就是个木头。

  凌茵慕抬头看到是东方朔,笑的眉眼弯弯的喊道:“师父,你来了。”说着给东方朔倒了杯茶。

  东方朔看着凌茵慕刚刚拿过手术刀的手,忙把茶推开,“好徒儿,这茶师父就先不喝了,说正事吧”说着东方朔将手里的一个包裹直接递到凌茵慕面前。

  “谢谢师父,就知道师父你呀做事最靠谱了”凌茵慕嘴上说着夸赞的话,手里则直接拿过包裹,打开,看着金光闪闪的手术器械,一个一个仔细的检查着。

  东方朔听着凌茵慕的夸赞,眼神微眯,这个小丫头嘴上客客气气的喊自己师父,可是哪次不是吩咐自己忙前忙后的做事情的?!想着自己倒也释然,为自己的好徒儿做事这不应该的嘛,嗯,应该的!这样一想,东方朔的心里倒是美滋滋的。如果凌茵慕知道此时东方朔所想一定会觉得东方朔的阿Q精神升华到了顶峰。

  检查无误后,凌茵慕对着正在埋头缝针的邓维喊道:“邓维,这个伤口缝完了之后过来看看。”

  听了凌茵慕的话,邓维以为凌茵慕还要教自己新的技能,忙点点应道:“嗯,好的”。

  待邓维缝合完毕,洗完手,来到凌茵慕和东方朔面前,不等邓维开口,凌茵慕直接把手中那包裹递给邓维。“送给你的,看看合不合手。”

  邓维打开包裹看到里面纯金的手术器具,忙将包裹推回到凌茵面前,“凌姑娘,这个,这个太珍贵了,在下不能收。”

  “有什么不能收的,你只当这是手术器械不就行了吗?没有手术器械怎么缝合伤口呢?”凌茵慕并未伸手接邓维递过来的包裹,而是一语道破实情。

  “可是,在下,无功不受禄啊!”邓维一脸的忐忑,想着要是收了凌姑娘的东西,那霍将军的威压自己能顶的住吗?虽说自己平日醉心于医术,对别的事都有些后知后觉,可霍将军每日让自己汇报的凌茵慕的一举一动,是个人都能看出霍将军的心意,那自己再收了凌姑娘的东西,这后果……

  “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帮助军营里的将士疗伤的!”凌茵慕打断了邓维的思虑,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邓维了然,这样的话,自己倒还真需要这套器械了,可霍将军那里真的没事吗?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这丫头有的是钱,这点金子她还不话在眼里。至于霍去病那小子,你更不用担心,只要你说你练那什么缝合之术练的好,凌姑娘专门给你让你帮忙照顾霍去病那小子的,他不仅不会发火,还会对你特别好!”东方朔看出了邓维的担忧,直接开口说道。

  凌茵慕听到东方朔所言,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感谢的话语脱口而出:“师父,还是你厉害!”

  、S更新最v快Q)上酷K%匠5:网q

  东方朔瞥了凌茵慕一眼,“哼,这点心思还看不透,怎么当你师父?!”说着又瞟了瞟旁边傻站着的邓维,“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缝你的伤口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