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对饮了一会,又吃了几口小菜,桌上的几壶酒已然空了,李广摇了摇手中最后一个空酒壶,直接吩咐道:“小二,再拿几壶酒来。”

  “来了,客官”小二殷勤的又拿了几壶酒过来,客气的说道:“二位客官,慢用!”接着又把空酒壶拿了下去。

  李广看着眼神有些迷茫的赵信,开口道:“其实老夫倒是觉得赵将军有勇有谋,虽是匈奴降将,可对我大汉朝功不可没,又被皇上常识封为翕候,以后这前途当真不可限量!”

  “飞将军谬赞了,在下在匈奴的时候就听说过飞将军的威名,本以为今生无缘相见,今日与将军在些小酌倒是在下几世修来的福气了。”赵信如是说道,对李广崇拜的目光无以言表。

  `最JR新章^4节◎$上W酷匠●7网K

  李广谦虚的摇了摇头,为赵信和自己都倒了一杯酒。“老夫老了,现在这天下应该是你们年轻人大展身手的时候了,赵将军能屈能伸,实乃真英雄也,这英雄配佳人可是自古以来的绝配!”

  “哦~”赵信侧目看着李广,嘴角含笑,眼里露了一丝狐疑道:“飞将军不是应该站在自己儿子李敢将军那边吗,怎么倒觉得在下跟凌姑娘合适了?”

  李广并不避开赵信的目光,直言相告:“不瞒赵将军,老夫还真不觉得敢儿跟凌姑娘合适!老夫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要说妾室,老夫也给他娶了几房了,可每次都是新鲜了那么几天,虽然正室老夫也没看到有合适的人选,可这孙儿孙女老夫倒是不少…….”

  “呵呵”赵信毫不掩饰的笑出声来“飞将军莫非是怕李敢将军对凌姑娘也是一时兴起?呵呵”

  “赵将军莫要笑话老夫”李广制止道:“老夫倒不全是担心于敢儿的一时兴起。老夫世代为将,本想与一文官共结连理,这样以后互相扶持,对后世子女可都有好处,赵将军试想一下,这匈奴打完了之后我大汉朝又将如何呢?!”

  赵信闻言不再笑了,静静的想了一下,这确实是个问题。“飞将军一言,在下如提壶灌顶,飞将军确实会深谋远虑为后代谋福祉!且不管飞将军说的如此远,单就现在而言,那凌姑娘的眼里心里可没有你们李敢将军,更没有在下……”

  “赵将军何必如此自怨自艾呢?!”李广小酌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佳人皆爱英雄,可最后能得到佳人的莫过于有名或有利之人,普天之下这同时拥有名和利并达到顶峰的那个人莫过于皇上了,试问谁能争得过?赵将军与其自怨自艾,倒不如想想如何才能提高自己的名和利。”

  “名和利?”赵信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酒杯中的酒在灯光的照射下闪出耀眼的光芒。“飞将军倒不如直接说提高自己的实力,让名和利都最高的人对自己也有所忌惮!”

  “赵将军所言倒是一语中的”李广眯了眯凌厉的双眼,拿起酒杯掩了掩嘴角的笑意,诱导着说道:“那凌姑娘心心念念所想的霍去病,如果没有卫皇后和卫大将军的后盾,结果可想而知,赵将军不会真的相信那所谓的爱情吧!”

  赵信深深的看了李广一眼,眼神中除了以前的敬佩还有些感激“飞将军所言甚是,只有做到像大将军那样名利双收的人,才能与那个名利最高峰的有得一争,这不只是为佳人,也同时是为了自己!”喝掉杯中最后一口酒,赵信有脸有些微微的红,“在下酒足饭饱,谢飞将军的款待,改日在下定做东请飞将军喝酒!”

  二人寒暄一番后,赵信离开酒馆,就着酒劲不顾外面飘落的雪花往回走去,此时的赵信内心深处如火般燃烧着,暖暖的斗志涌遍全身……

  李广静静的看着大雪中赵信离开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其实早在李敢与凌茵慕聊天的时候李广便已在旁边了,听到李敢为了凌茵慕不惜要拿自己的世家与皇族相抗,李广觉得震撼的同时还有深深的无力,想着儿子身上的伤,孙子们又还都很小,小儿子李敢必将会是日后撑起李家的顶梁柱……

  李广正欲在想怎么才能让李敢放手的时候,赵信的到来让李广有了新的认识,赵信对于凌茵慕的爱意和对李敢的敌意,倒让李广闪过了一个念头,所以嘱咐过李敢之后,李广便也出了太医院,请赵信小酌是其次,主要是为了让赵信这个曾经的匈奴人有了新的认识:他是可以取代大将军卫青的!

  对于谁当大将军,李广没有太大的异意。如果自己可以当,这么多年,自己在军中和匈奴人中的威望也早已当上了那个位置,既然皇上有所忌惮,那谁当对于自己又有何意义?如果赵信可以当上,那到时凌茵慕的心就会偏向赵信,而自己的儿子,新鲜劲一过,再看清楚凌茵慕的为人……放手就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总而言之,李广的自负,没有想到的是凌茵慕的决心和赵信对于此事的不择手段,他所不知的大祸此时才拉开序幕!

  已经回到军营的邓维并没有休息,只是来到霍去病的大帐,跟他说了凌茵慕今日在太医院的一切事宜,自从邓维来到太医院学习医术,霍去病倒是很少去太医院了,可每日回到军营第一件事便是将今日所见所闻都告知霍去病。

  霍去病得知赵信与李敢的对话,无语的抿了抿嘴唇,想追我的凌茵慕,你们也太不自量力了!

  邓维看着霍去病带着怒火的眼神,不敢再言语,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本来只是想跟凌茵慕学医术的,有了霍去病的推荐凌茵慕确实很用心的教自己,自己可是真心的敬服凌茵慕的,今日帮凌茵慕“脱困”这事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可自己这传话的身份也太憋屈了!每次邓维鼓起勇气想跟霍去病说不再当传话筒这活,可每次来到霍去病的营帐,面对这个男子的威压,邓维终又把话憋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