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将军谬赞了,民女不过是一普通人!护手油的事民女不过是偶然为之,能够造福全军那也是大家同心协力的功劳!”凌茵慕可不喜欢跟赵信太过亲近,所以直称自己为民女,对于赵信的夸赞也不居功直接推给为护手油忙活的众人。

  赵信见凌茵慕不领情倒也没有动怒,只是从怀中拿出一副镯子,直接递到凌茵慕面前,脸上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这个是我从集市上买的,听说你们汉朝的女子都喜欢这个。”

  这,这什么意思?有这样送人东西的吗?还你们汉朝女子都喜欢,我可不是汉朝的女子,OK?凌茵慕直接侧身避开,眼里的疏离不退反增。“赵将军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

  赵信看着凌茵避之惟恐不及的动作,想了想忙解释道:“哦,凌姑娘误会了,在下并没有轻薄姑娘的意思,只是刚巧在集市上看到,想着姑娘这段时日忙着为军士们做护手油,这个只当是在下帮着全军将士们对凌姑娘的酬劳吧。”

  误会?刚巧?凌茵慕并不接受赵信所说的牵强理由,直接回绝道:“赵将军关心将士们也应该多考虑考虑如何才能打胜仗才对!刚刚民女已经说过了,护手油的事是所有帮忙众人的功劳,赵将军如果想要酬谢的话也应该人手有份吧!”

  站在旁边的李敢见状心里像是有一块石头堵着,难受的紧。自己还在跟凌茵慕说话,这个赵信直接插嘴进来也就算了,还当着自己面直接送人家姑娘镯子,真是不知所谓,匹夫!李敢忍不住出口道:“赵将军也太过牵强了吧,就算酬谢也应该是皇上感念凌姑娘的辛劳予以赏赐,像赵将军这样直接送女子东西还要找一些附会的理由在下今天还真是领教了!”

  赵信像是才看到坐在旁边的李敢,他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以祖辈的余荫来耀武扬威的人,斜着眼瞟了一眼李敢,不屑的说道:“是啊,我们匈奴人从来都是注重于行动,而不是像某些人,一边只是说说另一边又只会躲要祖辈的荫德之下!”

  “你,赵信,你一个匈奴降将可不要欺人太甚!”李敢听到赵信的话,脸色一阵红一阵黑,直接指着赵信带着怒气说道。

  “呵呵”赵信看着恼羞成怒的李敢冷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回道:“李将军稍安勿躁,我确是匈奴降将不假,可也是皇上所封的翕候,至于以后上了战场,我赵信自认为勇猛和智谋都会比李将军你要多那么几分!”

  “那再在下倒是要拭目以待了!”李敢咬牙切齿的说道。匈奴人果然是彪悍的匹夫!

  “凌姑娘,你看这个药是这样弄吗?”邓维适时的进来,将夹在中间的凌茵慕心里松了一口气,径直离开剑拔弩张的二人,跟邓维去了配药间,看着邓维那带有亲和力的笑容,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药炉旁边的二人并未因为凌茵慕的离开而松散下来,反倒愈发的充满了火药味,就在二人的怒火达到极至,一触即发的时候,飞将军李广端着一碗参汤对着二人喊了一句:“敢儿,把参汤喝了,对你的身体恢复有帮助。”

  李敢瞪了一眼赵信,转过头,恭敬的看着李广。“是,父亲!”说着把李广手中的参汤接过,一饮而尽。

  李广就着李敢喝药的空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药炉旁的赵信,转过头,像往常一样的询问李敢的伤势,叮嘱他要好好喝药,注意休息。

  赵信看着李广父子二人,眼中的不屑更甚,将凌茵慕没要的镯子放回怀里,直接向太医院外走去。

  正在赵信走到太医院门口的时候,李广也走了出来,对着赵信的背影喊道:“赵将军,请留步!”

  赵信回过头来,看到李广正向自己走来,自己在匈奴的时候就听说过飞将军李广的威名,对他还是有几分敬佩的,停住脚步,拱手问道:“李将军,叫在下可是有事?”

  李广走到赵信旁边,抬头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正色道:“这天寒地冻的,眼看着就要下雪了,不知赵将军可有兴致陪老夫小酌几杯暖暖身子?”

  这就是想要请赵信吃饭的意思了,如果是别人可能还会考虑一二,可对于赵信可不尽然,即可跟自己敬佩之人多接触接触,有何不可?!赵信学着汉人的样子,拱手谦虚的低下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人心照不宣的出了宫,找了一个僻静的小酒馆,要了几个家常小菜和几壶酒,门外的大雪如期而至,飘飘洒洒的落在门外,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连小酒馆里也没几个食客。

  赵信看着不言不语的李广,率先开口道:“飞将军不只是为了跟我小酌几杯吧,难道是为了在下对贵公子在太医院的所言?如果确实如此,在下就先给飞将军赔个不是了。”说着赵信一口气先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李广看着爽快的赵信,眼里露出哀色,轻叹一口气,“哎,赵将军言重了,老夫家世代为将确实不假,可自从大儿子战死后,就只有敢儿最为出色,可老夫平日对他多有娇惯,以致于他只知道老夫世代为将的荣耀,却不知这其中的艰辛,赵将军在太医院所言虽有些凌厉倒也是事情,老夫敬赵将军一杯。”说着李广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飞将军倒是个爽快人,战死杀场是一个军人最高的荣誉,请飞将军节哀。对于今日之事,在下确实有些愧疚,只是当时……”赵信说着突然顿住,随后也叹了口气,“哎,不说了,在下从未想过自己竟还有为女人心烦的时候!”

  “赵将军言重,这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嘛。老夫那不成器的儿子,不也是……哎”李广说着,将酒杯端起。

  L酷匠Ds网唯一正5!版,{其:{他kt都是盗$版=6

  赵信不再言语,就势端起自己的酒杯与李广的酒杯相碰,在这空旷的小酒馆,显得二人酒杯相碰的声音异常清脆,接着,二人又仰头将自己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