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敢已经可以自行下床活动了,每日看到凌茵慕忙进忙出的倒是很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趁着这会凌茵慕不忙了,他便走到了凌茵慕旁边。

  邓维看着李敢过来,想着李敢肯定是要来感谢凌茵慕的,便径自走开,忙自己的去了。

  平日里凌茵慕看到李敢的次数也不少,故并未起身,直接笑着打招呼“李将军,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李敢笑着坐在凌茵慕的旁边,“今天感觉好多了,按这个速度我应该很快就可以回军营了,说起来还是真是要谢谢凌姑娘你的。”

  凌茵慕并不居功,以前在现代世界这样的病人遇到也不少啊,看来还是古代人朴实,整天谢来谢去的。“李将军言重了,我只是尽一个大夫的本分而已,主要还是靠李将军你自己的意志力方才渡过难关。还有护手油的事,如果没有李广将军的推荐,恐怕现在还很难做出来。”

  “凌姑娘谬赞了,护手油的事本就是身为一个将军应为士兵做的事,何况这本就有益军士们,实在不值当凌姑娘的一声谢谢。”李敢也谦虚的说道。

  “李敢将军还真是个谦逊的人。”凌茵慕夸赞道。

  “呵呵”李敢笑了笑,他身为武将之家,本应有一种肃杀之气,可外表看起倒有点翩翩君子的样子。看着旁边一边烤火一边整理药炉的凌茵慕,李敢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凌姑娘,你是真的喜欢霍去病吗?”

  凌茵慕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眼中的眸光异常坚定。“是的,我喜欢他!”

  李敢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因为凌茵慕的回答还是因为她那坚定的目光,定了定神,李敢倒是平静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只是霍去病!”凌茵慕解释道:“她不是卫皇后和卫青大将军的外甥,也不是皇上的郎官或是校尉,只是他自己!”

  李敢不明白凌茵慕所说的那句“只是他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提出了自己最想也是最直接的疑问:“那你知道选择他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在这里没有人比自己更知道了,凌茵慕娥眉轻蹙,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如果李将军只是想说这些的可以回去休息了!”

  “凌姑娘,你就那么自信霍去病可以取得战功吗?如果他可以,我也不差的!而且就算有朝一日他取得战功,皇上那关你们又有多少胜算?”李敢说出了这段时间一直埋在心底里的话。

  “你也不差的?”凌茵慕疑惑的问道,她不确定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嗯,我不认为我比霍去病差!”李敢再次强调,灼热的眼神喻示着凌茵慕刚刚并未听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将军早已娶妻,而且连儿子都有了吧!”凌茵慕有些无语,真是不明白这古代的男的是怎么回事,家里有老婆孩子的,还好意思对别的女的有意思?!

  “在下并未娶妻,只是纳了几房妾室而已。我若娶凌姑娘必为正妻!如果凌姑娘介意,在下也可学了东方先生,遣散了那几个妾,只是子女当然归我李家所有!”李敢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了个去的,这古代人咱还真惹不起,这女子的地位也太低了吧,说遣散就遣散了?而且听他那语气,娶了我就让我给人家当后妈好像是天大的恩惠样的?!这李敢确定只是腿有问题吗?“那李将军的意思我还真不明白了,霍去病娶我要过皇上那关,你就不用了?”凌茵慕不想跟一个古代人计较人家纳妾的问题,直接用皇上来压人算了。

  “凌姑娘的意思是你答应了!”李敢有些欣喜亦有些吃惊的看着凌茵慕。

  靠!这古代人的思维方式真他麻的变态!“我没答应!只是说假设”凌茵慕给了李敢一个“懂吗?”的眼神。

  李敢恢复正常的姿态,想了想分析道:“霍去病的姨母和舅舅是卫皇后的卫青大将军,他们一个是皇上的枕边人,一个是统领三军的主将,自然都会为皇上考虑,而且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为难皇上,我家世代为将,为国效力,如果我坚持,皇上定然要给家父几分薄面!”

  看来李敢的意思是他是官二代,所是皇上也要给他们家几分面子,哎,官二代,伤不起啊!凌茵慕看着面前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的李敢,薄唇轻吐:“李将军倒是会把握皇上的心思!”

  “我只是想跟你说,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我可保你全身而退!”李敢并不介意凌茵慕对自己的看法,是崇拜也好,是讥讽也罢,此刻的李敢倒有一种想保护旁边这个纤弱的女子的决然。

  退?还能如何退?这个男子是想保护自己吗?凌茵慕顿了顿,目光看向药炉中燃的通红的炉火,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如果李将军是为报救你之恩的话,完全没必要!”

  酷o}匠网/唯一w正版、},其fk他1都'是盗K版=

  李敢好似并不意外自己被会拒绝,没有尴尬,亦没有懊恼,只是眼神中仍旧有一丝坚定。“我知道凌姑娘是个不拘泥于俗礼的洒脱之人,如果是别的女子救了我,伤口还是在……且不用我说,她应该就会让我负责任!可对于你,我当时便明白,你定然是不会介意的,可我想保护你也并不全是因为你救了我!只要你愿意,我便会尽全力保你全身而退!”

  “凌姑娘,原来你在这里!”豪爽的语调,沉重的脚步,话已落人才至,打断了正欲开口的凌茵慕。

  凌茵慕一抬头,看了眼已经站的自己身后的男子,粗犷的线条,魁梧的身材,不同于汉人的高大,不是赵信又是谁。起身看着来人,多了一丝疏离和谨慎“赵将军来此,有何贵干?”

  “哈哈,我刚从军中过来,想着这会你可能在太医院就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看到你了,哈哈”赵信倒是爽朗的回答,禁不住的大笑着夸赞着说:“我说你这个小姑娘,怎么研制出护手油这种东西,真是太实用了,这军士们以前冬日里训练那别提多苦了!就是以前在匈奴的时候,最厉害的巫医都对此没有办法,你还真是个神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