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拿起做好的一小罐护手油,又想了想才开口道:“嗯,好的,这个你们可以拿去让将军们和陛下试试看效果,有结果的话,军营人数众多,数量巨大,还请各位帮我一起做。”

  凌茵慕谦虚的态度让太医院的众人连连开口应下“没问题,我会跟凌姑娘一起做的”

  “凌姑娘放心好了”

  “凌姑娘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还想多跟凌姑娘学习呢”

  “……”

  事情说定,凌茵慕告别众人,回未央宫休息,这一天,真心充实,也真心累!

  博望候张骞则被邓院判留了下来,共进晚餐。

  李敢在父亲李广晚上来看自己的时候就将护手油的事告诉他了,虽然李广不想让儿子跟凌茵慕接触太多,可这个护手油倒真是个好用的东西,当即答应下来,第二日一早便带着制好的那罐护手油就去了军营中找大将军卫青。

  照顾李敢的两个羽林军士回到军营中也说起今日在太医院中的事,一传十,十传百的,军营里的将士们都开始议论起护手油的事来,有些人甚至开始祈盼着护手油的到来。

  霍去病得知这护手油是凌茵慕研制出来的倒是不怎么惊讶,只是觉得凌茵慕这么帮自已心里美滋滋的。

  早朝过后,大将军卫青则带着几个将领去求见汉武帝,汉武帝刘彻听完几个将领的诉说,为凌茵慕能研制出护手油这种东西感觉到诧异,这个凌茵慕到底是个什么人呢?不过,她研制出护手油这种东西倒还真是派上用场了,本就要去攻打匈奴的,结果因为天寒地冻,军士们一直延误训练,现在有这个不正好让自己想要攻打匈奴的计划提上日程。

  汉武帝召来太医院院判邓浩哲,看看这护手油是否有什么副作用,邓浩哲如实告知,只是一些外用护手的油剂,又没什么特别的药材,可以放心使用,再加上博望候张骞的看法,让汉武帝当即下旨,命凌茵慕尽快研制出更多的护手油,各方尽力相助,不得延误,至于汤泉行宫,则可随意进出。

  荀公公去宣旨的时候凌茵慕一脸的平静,确实凌茵慕早就知道汉武帝会同意的,试想一下,汉武帝从小便立志要远征匈奴,对于将士训练有益的护手油和汤泉行宫中那些蜜蜂们,他当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了。

  凌茵慕回忆起在现代世界里见过的蜂箱的样式画了几张图,让东方朔帮忙赶制出来,又派人按东方朔的奴仆所说去大量采购烧鹅店的油。

  大将军卫青专门派了一队得力的军士帮凌茵慕,凌茵慕也不推辞,直接让博望候张骞带着制好的蜂箱去汤泉宫,找到所有的蜂窝后,蜂王移巢,这样以后就可以直接去蜂箱中取蜂蜜了,张骞倒是很好奇凌茵慕是怎么会制蜂箱的,对此凌茵慕只是淡淡一笑了之。

  取回来的蜂蜜,在院判邓浩哲和邓维的带领下,太医院没当值的太医们都积极的参加进来,将蜂蜜煎成蜂蜡,按比例调好……这样一罐罐的护手油便研制好后直接送入军营了……

  凌茵慕将其中的一部分护手油里加了磨碎的花瓣和香粉,制成带有各种香味的护手油送给卫皇后,让各宫的嫔妃也保护一下细嫩的双手。

  各宫嫔妃争相求之,导致供不应求,甚至到最后,这护手油变成了一罐千金的奢侈品,凌茵慕得到的卖护手油的钱则没有放入自己口袋中,而是上绞国库,美其名曰是汤泉宫蜜蜂的功劳,实则说是卫皇后为大汉朝攻打匈奴而筹集的军费,为此汉武帝大喜,看来还是自己的皇后与自己同心、识大体……

  卫皇后心里倒是清楚的明白凌茵慕的用心,心里甚是感激。

  全军将士则都在传颂着那个曾女扮男装进入军营,又处处为大家着想的美丽女子。曾经与凌茵慕一起出征过的同袍们则个个与荣有焉的样子……

  霍去病倒是觉得每次擦护手油的时候心里都是暖暖的,没想到这丫头倒还有这能耐!

  在所有人都开心的时候,在音律院的李妍则气愤异常,手里的丝帕都被她绞成一条,愤怒的眼睛似乎能把对面的墙壁灼个窟窿。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事事都是那个凌茵慕出头?凭什么大家的眼里都只会看到她?

  刚忙完的李侍奉一进门便看到妹妹愁眉不展的样子,忙上前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

  李妍一听哥哥李侍奉的询问,气的把手中的丝帕揉成一团往地上一扔,气愤把本就美艳的容颜也变得扭曲起来。“哥哥,我就是看不惯那个凌茵慕得意,你说她不就是做出了那什么护手油吧,凭什么大家都捧着她?”

  李侍奉看着李妍发怒的样子,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与平日里见人一副和善、卑躬屈膝的样子判若两人,“妹妹,原来是为此事烦恼,你放心,哥哥已经想到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的办法了。”说着李侍奉上前,压低声音在李妍耳边说了几句。

  李妍听着李侍奉的耳语,眼里透着疑问“哥哥,这事可行吗?”

  “可行,当然可行,妹妹尽管放心,为兄都已经打点好了,到时时机一到,你只要把握好,我们的好日子马上就会到了。”李侍奉自信的说道。

  “可是……”李妍还是有些迟疑的开口道。

  “;酷匠}网+o永久/2免'费!`看"小说

  “没什么可是的,为兄知道你的心思,可那霍郎官现在只是在军营中代理校尉一职,说好听了才叫他一声将军,以后上了战场生死还未可知呢,你要是以后能当上贵人,那荣华富贵还不都认你拿捏,还有那凌茵慕,还怎么比得过你了?!”李侍奉一语道破李妍的心思,还分析了一番。

  李妍想着说不定自己以后也可以过上那种人上人的日子,终究是点了点头。

  太医院里,忙完一个阶段的凌茵慕坐在药炉前烤手,邓维在旁边一边问着一边记录在竹简上,太医院里当值的太医也会时不时的问凌茵慕问题,凌茵慕也毫不保留的知无不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