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跟着邓院判一起向着帐蔓内的二人行礼,“臣(民女)拜见张婕妤,拜见公主殿下。”

  “别多礼了,起来吧,先看看汐儿的伤势。”床边的张婕妤开口道,温柔的声音带着焦急。

  邓院判与凌茵慕、邓维忙起身,邓院判隔着帐蔓询问汐公主的伤势,还时不时的告诉掌事宫女怎么做。

  凌茵慕看着这一幕终于明白邓院判的无奈了,本来对于医学是应该不分男女的,可这里的国情既分尊卑又有男女之别,所以给太医们的诊治带来了太多的不便。

  凌茵慕主动上前对着张婕妤一福,“民女凌茵慕,不知能否让民女进去看看汐公主的伤势?”

  张婕妤擦汗的手一顿,温柔的声音从帐蔓里传过来,“早就听说过凌姑娘医术了得,有你给小女看病,我自然感激不尽。”

  掀开帐蔓,凌茵慕看到了张婕妤的样子,清雅脱俗,看起来与世无争的样子,床上的汐公主长相有些像张婕妤,清清秀秀的,只是从外表着装上看着有些顽皮。

  凌茵慕检查了汐公主身上的伤,蜂蜇的地方有三处,有两个地方竟然还有蜂针没拔除的,看来他们对于此类伤的处理意识并不强,凌茵慕处理完伤口,用人奶涂抹患处之后又用邓院判的解毒药擦在伤口上,再配上邓院判的汤药,应该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了。

  凌茵慕看着汐公主红肿的伤口,突然间豁然开朗,这蜂蜡不也是护手良品吗?!

  “谢谢凌姐姐”汐公主清脆的声音在床上响起。知道卫长、石邑、诸邑三个公主都叫凌茵慕姐姐,汐公主也亲切的叫凌茵慕姐姐。

  凌茵慕笑了笑,看着汐公主回答道:“汐公主不必客气,只是民女想知道汐公主在哪被蜂蜇伤的?”

  汐公主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是在御花园的假山旁边,那里有个蜂窝,我没看到,准备从假山的后面爬上去,结果就……”

  OK!果然有个蜂窝的!凌茵慕仔细的听着。

  “好了,你多休息会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顽皮了!”张婕妤嗔怪的看了汐公主一眼,话语虽满是责怪,但眼里的担心清晰可见。

  “母亲,汐儿再也不敢了!”汐公主乖巧的回答着。

  凌茵慕告别了张婕妤和汐公主,就回未央宫中了,拉着镜花和水月,翻箱倒柜的找了几匹丝绸将身上严严实实的罩住,还专门带着手套,找了几根棍子,很显然,这是要去捅马蜂窝的节奏啊!

  邓维虽然是邓院判的儿子,但他的身份只是军医,在太医院倒是可行,但在宫中看病都有些牵强,更何况去御花园了。凌茵慕只好带着镜花和水月去了御花园。

  镜花和水月都很兴奋,像她们这种宫女级别的没有主子的陪伴是很难去御花园的,平日里跟着凌茵慕好吃好喝的待着,但御花园她们倒是一次都没来过,听平日里陪着主子一起来的小姐妹们说,御花园里各色花样俱全,特别是春日里百花齐放的景象,别提多壮观了,虽然这是冬日,但去看看御花园冬日里的景致也不错的。

  镜花和水月欣欣喜喜的跟着凌茵慕一起去了御花园,这冬日的阳光格外温暖,照得人身上暖和和的,只是这凌姑娘怎么总是在找假山?!

  三人一同找了半天,凌茵慕终于找到汐公主所说的那个假山,假山四周都有没有化掉的积雪,出难怪汐公主爬不上去碰到蜂窝了。

  可是这是冬天,按理说是没有马蜂的啊!凌茵慕仔细看了一下蜂窝的周围,在假山后面的草丛里,找到一个泉眼,伸手摸了一下泉水,果然温温的,应该是这泉水的温度适宜才让这些马蜂得以生存。

  凌茵慕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向镜花和水月招手,“就是这个了,镜花帮我把头纱戴好,水月把棍子给我!”

  “姑,姑娘,你这是要做什么?不会是要捅这个马蜂窝吧?”镜花看着情形不对,拿着头纱的手迟迟没有上前。

  “对呀,凌姑娘,这个蜂窝看着好怕人,汐公主才被这马蜂蜇了,你还是别去碰它了!”水月也劝道。

  “唉呀,你们别磨蹭了,我是要那个蜂窝有用的。你们知道现在这个季节能找到这个有多珍贵吗?!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凌茵慕见镜花水月都不动,只好自己上前穿装备了。

  镜花挡在凌茵慕的前面,抢过水月手中的棍子。“姑娘要是执意要弄,就让奴婢来吧,姑娘在后面看着就好了。”

  说着镜花以最快的速度上前,可是拿着棍子试了几次都没敢碰蜂窝一下。

  看着凌茵慕在旁边干着急,拿过水月手中另一根棍子上前。“镜花,还是我来吧,你跟水月都站后面,记得把我给你们的香囊都拿好,这个可以驱马蜂的。”

  “姑娘危险!”镜花还没从害怕中缓过劲来,水月倒是忙上前准备代凌茵慕去捅那马蜂窝了。

  本来凌茵慕是准备从马蜂窝的侧边捅一下快跑的,结果镜花在旁边没离开,水月又上前拉扯,凌茵慕手中的棍子一下子从马蜂窝的正面捅去,马蜂窝左右摇了几下却没有掉下来,可里面的马蜂已经被惊动了,像是排队似的蜂拥而出守护着它们的家园。

  o#酷%p匠B网正$2版首发#

  “啊~”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凌茵慕忙拉着镜花和水月逃也似的跑开了,可那些马蜂们非常“懂事”的追着凌茵慕她们……

  看来这些马蜂的智商还是很高的,竟然知道是我捅的它们的窝。凌茵慕当机决断,要镜花和水月与自己分头跑,可她们二人非但不离开还把凌茵慕护在中间,情急之下凌茵慕把身上的香囊打开,可马蜂只是不敢靠近,还是围在她们四周“嗡嗡嗡……”的不肯离去。

  凌茵慕完全没有想到这些马蜂这么厉害,都怪自己没考虑周全,早知道就准备妥帖了再过来了。凌茵慕扯了扯身上的纱衣,对镜花和水月问道:“你们身上带着点火的东西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