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是非常欣赏邓维对医疗操作一丝不苟的态度,能教的都会尽量多教一些,可把邓院判给眼红的,几次给邓维使眼色让他多问凌茵慕些东西,结果这个傻小子,只知道专注眼前的操作,根本没注意到邓院判的眼神,让邓院判时不时的在心里埋怨自己怎么有这么一个实心眼儿的儿子!

  李敢的病情一天天的好转,线已经拆了,在太医院众多太医的关注下,各类汤药让李敢的伤口恢复的很快。按理说李敢流了这么多的血,理应会瘦下来,可是他非但没瘦,比以前胖了不说而且气色也不错,让每日来看李敢的李广嘴角都噙着笑。

  伤口恢复好了,就开始每日的康复练习,霍去病专门派了羽林军士轮流来帮助李敢来做康复练习。李敢很坚强,配合着凌茵慕,坚持训练,下床走路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凌茵慕每日没什么事都在太医院,教军医和太医们一些现代医术,再学习一下古代的医术,日子过的很充实。

  这一日,东方朔忙完了自己的事,带着几个奴仆来到太医院,奴仆们身上都装了大大小小的很多罐子,东方朔对着奴仆们挥了挥手,奴仆们干净利落的将这些罐子在凌茵慕的面前一字排开。

  院判邓浩哲看到东方朔的这一举动,眼睛一瞪,胡子一翘,指着那些大大小小的罐子对着东方朔怒道:“喂,我说东方匹夫,你又到我这太医院来弄这些做什么?”

  东方朔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白了邓院判一眼,“哼,邓老头,你别没事找事,谁说我东方朔不能来你这太医院了,再说了,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我的宝贝徒弟的,你给我一边去!”

  邓院判气的准备开骂了,“你,东方匹夫,你……”

  “邓院判,你消消气,师父是我请来帮忙的。”凌茵慕适时的出现,制止了两人的口舌之争。

  太医院的人该干嘛干嘛,很显然早已经习惯了邓院判和东方朔之间的争吵。

  “哼,我给凌姑娘一个面子,你最好不要在我这太医院搞什么小动作!”邓院判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

  邓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不发表一丝意见,仍跟着凌茵慕学习,看来这邓维除了医术,对别的事情都不感兴趣,甚至是迟钝。

  东方朔没有事邓院判,径直来到凌茵慕面前,倒像是一个想讨老师表扬的学生般说道:“徒儿,你看,为师按你这吩咐弄的这些油有没有你需要的?”

  “嗯,好,真是辛苦师父了。”凌茵慕开心的来到那些罐子旁边,拿竹签一个一个仔细的挑出来看看、闻闻,最后再用手搓搓。

  看f正8版$章p}节D上酷~匠iz网Z

  邓维很是安静的看着,并未插嘴。邓院判也好奇的看着凌茵慕的动作,从罐子打开后的情形看,那里面应该装着的是油,对,是油,各种各样的油……

  太医院的众人们也都很好奇的看着,有的还交头接耳的,“你说凌姑娘这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凌姑娘的心思谁能猜的到?”

  “且看着就好了,凌姑娘肯定是有用的。”

  “……”

  连来被羽林军士扶着走路的李敢都被吸引过来了,两个羽林军士跟李敢也加入了好奇看着凌茵慕动作的队伍中。

  凌茵慕没有被任何的外界因素打扰,仍旧一个一个仔细看着,像是在找什么似的。直到把所有的罐子都看了个遍,凌茵慕才拿起一个罐子问东方朔:“师父,这个是什么的油?”

  “这个?”东方朔看了看罐子的位置,对着身后的一个奴仆问道:“这个是什么油?”

  那奴仆忙上前对东方朔和凌茵慕一礼,恭敬的回答道:“禀先生,禀凌姑娘,这个油是小的在集市上的烧鹅店收集的,烧鹅的时候滴下来的油,那烧鹅店的老板告诉小的,这个油可以分水、防护、防皲,小的也不懂,就直接记下拿回来了。”

  “有水吗?”凌茵慕听后点了点头,随后问道。

  “有的,凌姑娘,我把水端来了。”邓维很是灵光的把水盆端了过来,通过这段时日跟凌姑娘的接触,邓维倒是有些明白凌茵慕准备做什么了。

  “谢谢你了。”凌茵慕对邓维说道。

  凌茵慕走到水盆前,用竹签将手中罐子里的油挑了一点,天寒地冻的,油早已冻成固态,将油放在水盆里,很快发现油浮在水面上,这一幕大家并不陌生,这油跟水本来就不可能相溶啊!

  凌茵慕又挑了一点油放在手心里搓了搓,确实是这个油没错了,只是,好像少了些什么,但少了什么凌茵慕又一时说不上来,顾不上众人的好奇和疑惑,凌茵慕独自陷入思考之中……

  “太医,太医~”一个掌事穿着的宫女冲入太医院中,看到邓院判急着福身行礼道:“邓院判,奴婢是张婕妤宫中的掌事宫女,宫中的公主顽皮不小心碰到了御花园中的马蜂,请邓院判救救奴婢宫中的公主!”

  邓院判一听,顿时明了,请了那掌事宫女起来,拿起平时用的解毒药就准备过去,但走到太医院门口,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凌姑娘,老夫平时遇到的蜂蜇伤的不常见,公主又是女子,可否请凌姑娘与老夫同去?”

  这蜂蜇伤在现代世界都不怎么好处理,更何况这是古代了,凌茵慕完全能理解邓院判的顾虑,便同意了“好,我也想与邓院判同去学习一番。”

  凌茵慕跟东方朔交代了几句,让东方朔留下其中几个罐子,就带着邓维跟邓院判一起去了张婕妤的宫中。

  张婕妤的宫里没有卫皇后的未央宫辉煌大气,倒是多了几分雅致,长长的帐蔓里一个清雅的女子坐在床前,时不时的为床上的女子擦着汗,床上的女子看样子十二三岁的样子,同样清秀的脸上被疼痛折磨的扭成一团,时不时的对床前的女子喊着疼,床旁边的女子不时的安慰着床上的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