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姑娘,你看看,这是我昨天回去请教我家夫人的针线,你看这样可对?”

  “凌姑娘,这是我家小女的针线,你看这样可跟你那缝合术一致?”

  “凌姑娘,你看我这......”

  “......”

  众太医争先恐后,不耻下问,把凌茵慕围在中间。

  早知道这情形,今儿就不出门了,凌茵慕心里如是想着,面上确并没有不耐烦,医者仁心嘛。“好了,大家先静静。”

  众太医都安静下来,眼巴巴的望着凌茵慕,像是一群求知欲超强的学生等着老师的授课。

  凌茵慕瞬间觉得自己高尚起来,“其实缝合的方法有很多种,只是我们要注意的是在缝合过程中避免感染,我先跟大家讲讲这个吧。”

  这古代条件有限,感染率也相对高一些,凌茵慕只能尽可能的讲细致一些,不知道这些古代的大夫们能听懂多少。

  这边李广看着若有所思的李敢,叹了一口气,提醒道:“有些人可不是我们这种人能肖想的,有些念头你要趁早打消!”

  此时的李敢并不能理解父亲的顾虑,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神情“父亲,或许以前我还可以骗自己,努力一点,建功立业,我会找到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子,可经过前晚的事,我才发现我想要娶的女子竟然只是她!”

  “那霍去病,赵信他们有卫大将军撑腰,要怎么胡闹我管不了。这天地君亲师,结果可想而知。你是我最优秀的儿子,我是不会看着你去犯险的!”李广也不甘示弱。

  “让我放下她,那是不可能的,她一个弱质女子就能为了我的伤拼尽全力,我真不认为我还有退缩的理由!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要试上一试!父亲,这件事就让儿子自己解决吧,我是一定不会牵扯到李家的!”李敢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为父真后悔昨天没让你截肢!就算你心里放不下她,她心里又有你几分?皇上的心思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还是先把伤养好再说吧!”李广心急之下只好改用缓兵之策。

  李敢看了看自己的伤,是啊,现在的自己连动一下都是困难的,更谈何别的事了,赞同的点点头,“嗯,儿子一定好好养伤,争取早日康复!”

  b酷N匠93网`=正a版首}发fl

  李广不再言语,他要好好想想,想一个万全之策。

  此后,李敢每日都很积极的配合着,汤药和参汤则饮得一滴不剩,对于这种情况飞将军李广倒是乐见其成。

  在凌茵慕第二次给李敢换药的时候,太医院的大夫们少了很多,一部分人实在觉得这缝合乃女子之举,还有一部分人则觉得这跟自己所长确实不符,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害怕见血的......军营来的大夫倒是多了不少,看来这些实用的东西还是得经历过血腥的人才能体会!

  在军医中有一个年轻的军医,他身材瘦小,皮肤黝黑,做事干练,学习缝合倒是非常的积极,特别是学校的感觉。

  趁着休息没什么人的时候,凌茵慕走过去问那年轻的军医,“你叫什么名字?”

  “凌姑娘,我叫邓维,是霍校尉手下的军医。来的时候,霍校尉曾嘱咐我一定要跟姑娘好好学习。”邓维对凌茵慕行了个军礼,认真的回答道。

  凌茵慕对着邓维轻轻一福,看着他的小竹简回答道:“嗯,我看你记了些什么?”

  邓维把小竹简递给凌茵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凌姑娘见笑了,有太多不理解的,就多记了点。”

  凌茵慕看到邓维的小竹简有些震惊,这个邓维还挺认真的,这记得多,还把过程都画下来,画的旁边还有批注,这是要出教科书的节奏吗?!“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我。”

  “真的吗?凌姑娘,我有什么不懂的就直接问你?”邓维有些激动的拉着凌茵慕的袖口问道。

  “维儿,不得对凌姑娘无礼!”不等凌茵慕开口,院判邓浩哲从门口进来,看到邓维训斥道。

  “父亲”邓维忙松开抓着袖口的手,对着邓浩哲恭敬的行礼。

  看到凌茵慕疑惑的眼神,邓浩哲解释道:“凌姑娘,这是老夫的次子,邓维,平时醉心医术,别的事情是倒是愚笨的很,老夫一直都让他在军营中历练,这次得霍校尉赏识来到太医院,如有不妥之处,还让凌姑娘见谅!”

  这种一心只想学医的人凌茵慕在现代社会都很少见到,没想到来这西汉时代还有幸遇到,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邓院判,没事的,我觉得邓军医倒是很有学医的天份,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凌姑娘谬赞了”邓院判对着邓维说道:“凌姑娘愿意教你,是你的福气,你还傻站着做什么?!”

  被邓院判这么一喝,邓维这会倒是反应过来了,忙跪在凌茵慕面前重重一磕,“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凌茵慕忙避开,“这是做什么?我只是答应教你,可没说过要做你师父的,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教你了!”

  邓维果然是个实心眼的孩子,忙麻利的起身,两只眼睛巴巴的望着凌茵慕,生怕她不教自己了一般。

  “你,竖子,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邓院判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邓维骂道。

  邓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不敢吱声,这样子倒是把凌茵慕逗笑了,“没关系的,只要你想学我都会教的,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好了。”反正我也呆不了太久的,教会了邓维,说不定以后可以减少军营里伤亡情况……

  “嗯,谢过凌姑娘!”邓维还是恭敬的道谢,在他的心里,早已把凌茵慕当成是他的师父了。

  按照曾经在现代世界学习的课程,凌茵慕准备从最基本的解剖学开始教起,好在邓维在军营呆了不少时日,这些倒是不怎么陌生。

  对于外科医学,邓维很是痴迷,每日废寝忘食的刻苦钻研,上手也很快,在凌茵慕的指导下,邓维还给李敢的伤口换了几次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