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的人回报,凌茵慕姑娘不止对匈奴事物熟悉,对于南面的东欧等国也比较熟悉,甚至比云游过四方的人们知道的都多。且匈奴单于对曾中过凌茵慕姑娘设下的圈套一直耿耿于怀,曾多次与前淮南王刘安通书信要求送凌茵慕姑娘去匈奴……如此看来凌茵慕姑娘应该不是匈奴的人。”韩嫣说着将手中的密信递到桌案上。

  汉武帝一一过目,想着凌茵慕还从来没有做过危害自己,危害大汉之事,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你那边查的结果,估计凌茵慕有几成可能是淮南王刘安的那个庶女?”

  “九成”韩嫣简洁而肯定的说出这二个字,顿了顿又补充道:“臣还探到当时就是凌茵慕姑娘在军营的时候告诉霍郎官京中有些王公贵族私通匈奴,霍郎官将此事禀告卫青大将军的。臣猜测,凌茵慕姑娘可能是在逃离淮南王府的幽禁之时,查明了生母的死因同时又意外发现了淮南王刘安叛国的阴谋,便借着在军中的便利为其生母报仇。至于她会的医术之类的,臣确实不得而知……”

  汉武帝陷入深深的思绪中,没有回应韩嫣的话。

  “臣妄言了”韩嫣再次跪地请罪。

  过了许久,汉武帝才回过神来。“无妨,这个女子还真是一个谜呢!让你的人平时留意着就行了,有别的线索了再来禀告,先下去吧。”

  “诺,臣领命”韩嫣说着再次叩拜,又从侧门离开了。

  殿内静静,如同韩嫣没有来时般只留下了汉武帝批阅奏折的声音。

  凌茵慕这一觉直睡到自然醒,睁开朦胧的睡着,寝殿内的暖炉里炭火烧得旺旺的,让人误以为这是在春天。

  镜花早已醒了,看到凌茵慕醒了忙上前服侍凌茵慕起身,水月忙去御膳房拿了些吃食过来。看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满满两大箱的新衣服,凌茵慕难免有些愣怔。

  镜花则笑着提醒道:“姑娘,这些冬衣都是李广将军今日一早着人送过来的。”

  凌茵慕汗颜,这李广将军做事还真是既认真且效率也快,只是这么多新衣服,我就是每天不重样了也要穿两个冬天吧。“这样吧,你和水月一人挑几套自己喜欢的,反正我也穿不完。”

  “姑娘,这是李广将军送予你的,奴婢们可不敢居功……”镜花忙拒绝道。

  “哎呀,你们就不要推辞了,他送给我就是我的了,我再送给你们有何不可?!再说这么多衣服,他还能记得哪件是他买的?!到了明年冬天就是再新也过时了,你们放心穿着就是了,别人问了就说我送予你们的!”凌茵慕直接打断了镜花的话。

  “那奴婢代妹妹多谢姑娘了。”镜花忙叩首谢恩。

  凌茵慕看着跪地的镜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起来,起来,不要动不动就跪呀跪的。对了,我睡了多久了?”

  镜花起身,说道:“诺,姑娘已经睡了一日一夜了。”

  是吗?这么久了?还真不觉得,看来自己这个身体确实不怎么样,要好好锻炼才是。“嗯,一会还要去给李敢换药。”

  “姑娘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衣服?奴婢服侍您换下。”镜花将箱子里的衣服都拿出来一字排开,整整一个桌案上堆了三层才全部拿出来。

  凌茵慕的眼前有一瞬的眩晕感,有钱就是任性啊!“就,那套青色绣白梅的那套吧,看着清爽!”

  “诺,这套衣服最衬姑娘的气质。”镜花拿着衣服说道,帮凌茵慕穿在了身上。

  这古代的衣饰还真讲究,如果没有镜花和水月她们,凌茵慕自己只能穿一些简单的衣服,还真是怀念现代穿衬衣和短裤的日子。

  简单的用过膳之后,凌茵慕便拿着药箱,往太医院走去,旁边的镜花撑着伞帮凌茵慕挡着仍旧飘飘洒洒的雪花。

  “姑娘还是把披风披着吧,仔细冻着。”水月在凌茵慕出门的时候冒雪将白色的披风披到凌茵慕身上。

  外面的雪已经堆集很厚了,一脚踩下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连串的足迹又很快被飘落的雪花掩盖。道路旁边时不时的有一些宫婢和内侍清扫着路中间的积雪。这汉朝的冬天还真不是一般的冷啊。

  凌茵慕到了太医院,李敢已经醒来,李广将军也得到皇上的特许,留在这里陪着他的儿子。

  看到凌茵慕过来,李广忙放下正在喂给李敢的参汤,起身相迎,李敢也挣扎着起身。

  凌茵慕忙上前将李敢扶躺下,“李将军快些躺好,要是伤口再裂开恢复就慢了。”

  李广闻言,忙扶着李敢躺下“这次的事情真是多亏凌茵慕姑娘了,老夫真不知道如何感谢姑娘。”

  “李广将军不必如此客气,无论是谁我都会全力以赴的,若非要言谢,将军昨日送给民女的衣服不是感谢吗?”凌茵慕回道,声音清清浅浅,如山涧的清泉般让人心旷神移。

  ~w酷-)匠S网首^发P|

  李广不再言语,凌茵慕示意李敢将伤口露出来,检查伤口完好,接着就是换药了。

  李敢看着眼前的凌茵慕,身着青色绣白梅的冬装却不显着冷清,独有一种别的女子没有的干练和清新,自己狰狞的伤口在她的手下似乎变成了完美的作品,美丽的眼睛,专注的双眸,纤细的双手在伤口上来回的飞舞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让李敢的心漏跳几拍......不一会,李敢就觉得口干舌燥,正不知如何化解此时的尴尬时,李广将参汤递到了李敢的嘴边,李敢看着父亲面无表情的脸庞,不敢言语,直接接过参汤,“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

  “伤口没有感染,先不沾水,慢慢观察看看,恢复好了就没什么问题了。”凌茵慕又交代着伤口的注意事项,李广仔细听着,李敢倒是有些心神恍惚,只是机械的点着头。

  交代完伤口,凌茵慕就被邓院判请到太医院正厅去跟众太医们请教医术去了,至于那些军医们,他们已经被太医院的太医们挤到门口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