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汉武帝的耳畔不停的回响起这几句诗,眼前不断的浮现出凌茵慕在太医院缝合的情景,认真、细致、严谨、执着,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罢了,让这花留在枝头好了!终究是在朕的御花园中!”说着汉武帝转身向长乐宫中走去。

  跟在汉武帝身后的杨岭不由得捏了把冷汗,真不知道自己好兄弟能否战胜这个强势的君王!

  荀公公暗自抹了把汗,陛下肯走就好了。快步赶上前去,试探着问道:“陛下是回殿休息还是要召哪位主子侍寝?”

  汉武帝前行的脚步顿住了,片刻后说道:“让陈美人穿着那件七彩百褶裙来见朕!”

  “诺”荀公公忙示意身后的太监们去请陈美人,自己则紧跟着汉武帝身后侍奉着。

  长乐宫中,沐浴完后的汉武帝刘彻穿着寝衣靠在软塌上,懒散的翻看着手中的那本《诗经》。

  “陛下,陈美人来了。”荀公公笑着禀告道。

  “嗯”汉武帝懒散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中。

  “妾身拜见陛下”殿门口传来陈美人娇的能掐出水的声音。

  话落人至,陈美人已来到汉武帝的面前,美丽的七彩百褶裙将整个大殿映的五光十色,肌肤如雪,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说不出的娇艳可人。

  汉武帝看着眼前的陈美人,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另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下棋时微蹙的娥眉,那个女子翩翩起舞时的灵动,那个女子骑马时的英姿,那个女子沉睡时的宁静,那个女子缝合时的认真,那个女子吟诗时的淡然……怎么是眼前这个肤浅的女子可以比拟的?!

  wS酷R匠j网唯?-一正版T、,,其他Np都O是i;盗…版

  “陛下,妾身陈氏拜见陛下”陈美人见汉武帝盯着自己发呆,害羞的低头再次福身拜见。

  “当真是可惜了这身衣裳!”汉武帝盯着陈美人的衣服,目光凌厉,字字刺痛人心。

  陈美人身形一颤,险些倒地,美目中波光流转,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陛下,妾身……”

  见此情形的汉武帝更加不耐烦了,剑眉微挑,怒目横视,“来人!”

  “奴才在”荀公公忙进殿跪地叩拜。

  “美人陈氏,言行无状,不堪内命妇,即日起降为佳人子,打入冷宫,非召不得入内!”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长乐宫,任谁都能听出汉武帝的不悦至极。

  “诺”荀公公不敢抬头,直接命身后的内侍进来干净利落的将陈美人拖走了,看来他们可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陛下,饶了妾身吧,求您饶了妾身……”陈美人,哦不,陈佳人求饶的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听不到一丁点……

  大殿内翻动竹简的声音再次响起,荀公公识趣的退了下去。汉武帝盯着竹简上的文字,右手轻轻地有节奏地拍打着塌沿,哼唱着:“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

  未央宫中,慧心正将陈美人已被打入冷宫的事告知了卫皇后。

  卫皇后轻轻蹙眉,“可打听到除了圣旨之外的事?”

  慧心想了想说:“回娘娘,陈美人进长乐宫的时候殿中只有她跟皇上二人。只是奴婢打听到,凌茵慕姑娘在太医院救治李敢将军的时候,皇上曾下口谕将那件七彩百褶裙给凌茵慕姑娘,可荀公公当时禀告裙子已送入陈美人殿中……”

  卫皇后不由得握紧了手指,别人不了解汉武帝,她可是了解的,只要是汉武帝想要的他就会认为是自己的,将美人服制的衣服送给凌茵慕,不正是他想要得到凌茵慕的决心吗?!既然得不到,自然也不愿再看到那件衣服穿在别人身上。汉武帝,她的君王,早已明白了这段时间她在后宫中的一些小动作,这是在警告自己和霍去病吗?!

  端坐片刻过后,卫皇后庄重的说道:“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只当是圣旨上的意思。明日一早,传本宫懿旨,后宫众人皆应严以律己,端正言行,不要重导陈美人的覆辙!”

  “诺,夜已深了,娘娘早些歇了吧”慧心点头,在一旁劝道。

  “嗯,本宫确实有些乏了。”卫皇后突然间有些身心俱疲的感觉。

  太医院中,忙碌了一整夜的众人终于将李敢的高热控制住了。李敢几乎每一个时辰都进一次汤药,刚开始李敢还有些意识,后来烧的太厉害几乎昏迷,汤药也由他们几人直接灌进去,不过凌茵慕一直都坐在旁边守着在,霍去病和赵信都没有让她动手,说是什么男女授受不轻,哼,缝合的时候怎么没人这么说了!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李广将军便来到李敢床前守着自己的儿子。

  太医院昨日当值的太医自发的都不回去休息,其余的太医也都帮着忙里忙外,倒是少了婢女和内侍不少事。但所有太医都很识趣的没有向凌茵慕提起自己的疑问,反倒心里暗暗佩服这个一直守护在病人身边的娇弱女子。

  杨岭一早也来看过,着人送了些吃食过来,便又去忙了。东方朔破天荒的没来,说是身居待召金马门的“要职”,不敢怠慢。

  早朝的时候,汉武帝将军医分批到太医院学习缝合之术的旨意下了,满朝文武皆赞皇上此举圣明。

  直到第二日近午时的时候,李敢终于醒了过来。第一个激动的当然是李广将军,他欣喜若狂,老泪纵横,恐怕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个征战沙场的老将吧。

  “你醒了,可有什么不舒服?”凌茵慕只会在第一时间关心病人的病情。

  李敢艰难的露出一个微笑,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泛白的嘴唇微张,轻轻的吐出了句:“不醒不行了,实在是不想让你们再灌我汤药了!太粗鲁了,都不能温柔点的?!”

  “呵呵……”殿内传来众人开心的笑声,这笑声如同动人的天籁穿透黑暗的阴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