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喜欢就要全力的争取,像凌茵慕姑娘这样的女子,聪慧、勇敢、独立、美丽,霍去病喜欢,我也喜欢!在我们匈奴,那里的女子,谁有本事得到了就是谁的!”说这话的是赵信,他本来对于凌茵慕曾经救过他就怀有感恩之心,今日又亲眼看到这个女子对于救人的执着,对于君王的不卑不亢,那原本的感恩之心转化为爱慕之情,听到霍去病的一句句告白自然也坐不住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比霍去病差!不过此言一出,倒是有些惊住了在坐的三人。

  “呵呵,看来霍郎官的情敌还真不少!为师老喽,不跟你们这些年轻人熬夜了,先去休息去了,呵呵!”东方朔笑着说完,便起身走出大殿,大殿外传来他异常开心的笑声。

  三个人坐在这里倒是显得有些尴尬,凌茵慕有些无奈,自己也没做什么呀,难道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自己这样的现代人所以争相好奇?

  “姑娘,奴婢将更换的衣衫拿来了,奴婢帮您先换了吧。”从殿外跑来的镜花让凌茵慕暗暗舒了口气。

  “嗯,我先去换下衣服了。”凌茵慕起身准备离开。

  “好,我帮你在这守着。”霍去病和赵信蓦的起身异口同声的说着。

  凌茵慕一顿,不自在的笑了笑,快步往殿门口走去。这气氛,赶紧逃离了再说吧……

  “嗯,你若累了便多休息会,不用急着过来,有事我去后殿喊你。”霍去病还不忘再嘱咐一句。

  “……”回答他的是凌茵慕有些零乱的脚步声。这个霍去病什么意思,告诉别人,他可以随时出入自己的房间吗?

  镜花看着凌茵慕白皙的脸上瞬间泛起的红晕,不禁掩唇偷笑。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凌茵慕姑娘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呢!到了后殿,镜花帮凌茵慕换衣服,看到凌茵慕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打趣道:“凌茵慕姑娘,奴婢觉得霍郎官跟赵将军都很好。”

  “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倒是觉得杨岭大哥不错。”凌茵慕看着忙碌着的镜花,眼角的笑靥充满着挑逗。

  镜花听罢,正在帮凌茵慕系衣带的手一顿,“杨统领确实不错,姑娘若是跟他在一起,他一定会好好对待姑娘的。”

  哟,这个小丫头还挺沉得住气,凌茵慕严肃了下表情,故作思考状的看着镜花。“哎呀,我可是把他当亲大哥的,还以为你会有幸成为我的嫂子,既然你没这个意思,那我只好下次问问别人了……”

  “姑娘,原来你在打趣奴婢呢。”镜花听明白了凌茵慕话中的试探,害羞的小脸红彤彤的。

  “呵呵,不过话说回来,我杨大哥可是很不错的,可不要错过了哟。”凌茵慕笑着说道。

  “姑娘切莫再这么说,平白让人听了笑话,奴婢身份卑微,可配不上杨统领的。”镜花脸红到了脖子根,眼睛里的失落一闪而逝。

  看到镜花眼中的失落,凌茵慕宽慰道:“哎呀,人跟人都是一样的,什么卑微不卑微的,爱情是不分身份的,再说了,杨大哥是不会介意身份的。所以啊,某某人还是要加紧争取才是。”

  /酷L匠/网h}唯F一正4F版,g其他都‘,是.,盗L版w

  “姑娘小小年纪怎么如此将情爱说得这么直白,刚刚霍郎官跟姑娘说话的时候,姑娘怎的没敢回了他去?!”镜花白了凌茵慕一眼,嗔怪道。

  “好你个镜花,我平时对你们太好了是不是,敢调侃起我来了,看我不要你好看。”凌茵慕说着,呵着镜花的痒痒。

  “呵呵……奴婢说的是事实,姑娘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呵呵呵呵……”镜花边躲边说着,二人在后殿笑闹了好一阵子才停下休息。

  凌茵慕走后,霍去病和赵信都坐了下来,互相对视着,谁也不服气谁的样子。

  “你以为就凭你喜欢她就能有结果?你们这里不都是要遵循君臣之道的吗,什么君是君,臣是臣,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觉得你可能违逆你的君王吗?”赵信挑衅味十足的说道。

  “你也早已降汉,现也是皇上的臣子,难不成你还有什么特权不成?!上苍既赐予我跟她相遇,我便要尽我所能让她过得开开心心的,无论前方的阻碍是什么!”霍去病字字铿锵不容置疑,深邃的瞳眸如同暗夜中守护的骑士般深沉而又坚毅,强硬的气势让久经沙场的赵信也不由得一震。

  轻柔的脚步声打破了殿内的寂静,凌茵慕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衣衫缓步走来,一头乌发用一个简单的银簪固定好,散落的头发随着走动在身后和胸前飞舞着,妩媚而不失清爽。虽然凌茵慕已经来汉朝不少时日了,除了偶尔让镜花她们帮忙弄一些比较复杂的发型外,凌茵慕还是比较喜欢简单一些的发髻,简单方便。

  “怎么没多休息会。”霍去病感觉眼前的人儿就算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一种抚平自己心灵的能力。

  凌茵慕莞尔一笑,“睡不着,还是过来看看吧,算算时辰估计李敢将军可能要发烧了。”

  语毕,凌茵慕径直上前,走到李敢的塌边,查体诊脉,果然不出凌茵慕所料,李敢发烧了,且看情形烧的不低,应该是高烧昏睡过去了。

  “镜花,去看下邓院判的汤药好了没,再去弄些毛巾和冰块过来。”顾不上解释,凌茵慕直接吩咐身后的镜花。

  不一会,邓院判便让太医院的奴仆们准备好了凌茵慕所要的东西。霍去病和赵信倒是没有让凌茵慕动手,喂李敢喝下益气退热的汤药后,按凌茵慕的吩咐用手巾包裹住冰块给李敢物理降温。邓院判和凌茵慕则守在旁边,一丝不敢懈怠。

  御花园深处的梅林中,汉武帝身披黑色大氅站在雪地里已经一个多时辰了,看着在大雪中傲然盛开的红梅,香韵满园,风起花落,为这冬日的景色平添了几分色彩。

  旁边的荀公公急的来回踱着步,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的第几次开口了。“陛下,这夜已经深了,雪又下得这般大,您若是喜欢看这红梅,奴才着人折了最好的,送到长乐宫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