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刚出太医院,太医院的太医们除了当值的均向邓院判及凌茵慕行礼离去。

  杨岭身为御前统领自然是要监管整个宫殿的安全问题,跟皇上请示过便也离开了。卫青大将军看过李敢的伤势,安慰了李广几句,留下赵信在此照看,便回去等消息,临走的时候特意的看了一眼霍去病,这其中的深意也只有他和霍去病二人才能明白。

  此刻的霍去病心里五味陈杂,他知道凌茵慕的特别之处,看到大家都称赞凌茵慕他打心里高兴,但他又害怕别人看到凌茵慕的才华,看来自己是一定要变得足够强大,这样才能够与她并肩而行!

  “唉,累了这么长时间了,坐下来休息一会吧!”东方朔看了看凌茵慕和霍去病说道。

  “嗯,师父也累了吧,不如先回去休息,这里我在这守这就好了。”凌茵慕点头说道,示意镜花回去拿更换的衣服过来。

  “我不回去,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当然要再聊下了,刚刚那什么缝合之术我还是挺感兴趣的,为师我还没学会呢!”东方朔有些孩子气的说道,随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还不忘挑衅的看了看霍去病。

  “东方先生说得真是让老夫羞愧,老夫至今没学通透凌茵慕姑娘教的缝合之术。这太医院的后殿有休息的地方,大家若是累了可以过去休息片刻。这里有药童守着,有什么问题会及时过去通报的。”邓院判倒是极尽地主之宜,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东方朔,那眼神赤果果的告诉东方朔他一个太医院院判都不会的,东方朔能学得会?!

  这边东方朔却有些不高兴了,这邓院判分明是在跟自己说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嘛。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邓老头,你还别不服气,要不是陛下让我待召金马门,你以为我这么才华横溢之人会连这缝合之术都学不会?!”

  “哼,东方匹夫说大话可莫要闪了舌头,别说老夫了,就是在坐众人也都知道东方先生娶前几任夫人的时候才华横溢……”邓院判也毫不示弱,殿内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你……”

  “那个,师父,邓院判,你们可饿了?我可是又累又饿的,不如坐下来吃些点心可好?”凌茵慕轻柔的声音打断了正准备剑拔弩张的二人。

  东方朔和邓浩哲转头看着凌茵慕正微笑着看着他们二人,清澈的瞳眸顿时让人心中的怒火平息不少。

  “我,我今天给徒儿面子不跟你一般见识。”东方朔说着坐了下来。

  “哼,我是看凌茵慕姑娘累了这几个时辰的份上,懒得跟你计较。”说着赌气似的也坐了下来。

  殿内的武将们看着这一幕不免有些好笑,这二人是在斗的哪门子的气?

  凌茵慕笑着摇了摇头,坐了下来,这一天,还真不是一般的累。霍去病命人拿了茶水和点心端了过来,凌茵慕倒是不客气的吃着点心。

  李广将参汤给李敢喂下,李敢便有些撑不住的睡着了。放下汤碗,李广走到凌茵慕旁边,再次一揖。“今日之事,老夫再次谢过凌茵慕姑娘了。”

  凌茵慕忙起身让过,“李将军言重了,我说过了,能不能撑过去还要看李敢将军自己,您这样真是折煞我了。”

  “哎呀,我说李将军,我徒儿都累了半晌了,你这样她都休息不到,你还是去后殿休息下吧,我们这么多人在这,有事再喊你就好了。”东方朔开口说道。

  最*{新t章节◎上●5酷$2匠8网

  “就是,凌茵慕一个姑娘家的,缝合之术又极费心力,她刚坐下吃些点心,你就不要打扰她了,一会李敢将军有什么不适还是要麻烦凌茵慕姑娘的。要谢的话等李敢将军痊愈了你再谢也不迟。”邓院判也附合的说道。

  凌茵慕看了一眼一旁的霍去病和赵信,三人相视一笑,这东方朔和邓浩哲还真是不好让人理解,刚才还在剑拔弩张的舌战,这会就统一战线了,转变的还真是快!

  “这会李敢将军应该无碍,李将军也累了一天了,不妨先去休息片刻,我守在这里就好了。”凌茵慕也适时的劝道,再强硬的将军在父亲的角度也是有柔软的一面。

  “如此就有劳姑娘了”李广再次谢过,准备离开,刚走一步又回身,“凌茵慕姑娘,老夫知道此话老夫来讲有些不太合适,但老夫也不是那老朽古板之人,陛下对姑娘的心意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只是老夫跟随先皇和陛下多年,陛下的脾气最是刚硬,老夫至今还没见过有陛下得不到的!有些选择姑娘还需慎重为之……”

  “多谢李将军今日之言,不过我还是希望能遵循自己的心意,这样的人生才不会后悔,不是吗?”凌茵慕福身谢过,但不认为自己应该像古代的女子般,他皇上对我感兴趣,我就要感恩戴德的诚惶诚恐的接受吗?

  “嗯,随心而行,恣意而活,不后悔,不后退!”霍去病沉稳而有磁性的声音在凌茵慕的身旁响起,深邃的眼眸温柔而坚定。

  “哎,你们这些年轻人……”李广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走出大殿。

  “我去看看补血的汤药熬好了没有。”邓院判也找了个理由离开大殿了,他可清楚的记得汉武帝对凌茵慕喂药的情景,后宫的事自己还是置身事外比较好。

  东方朔喝了口茶,“你今日的那句‘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是说给皇上听的,只是不知他是否能了解你的意。你不再考虑考虑李将军的建议?这霍郎官就如此之好?”

  凌茵慕放下手中的点心,喝了口茶,幽幽说道:“我曾经看过有位诗人说过这么句话‘偶然的相遇,蓦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我喜欢他,只是喜欢他这个人,跟他的身份没有关系。”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霍去病帮凌茵慕又倒了杯茶,头也不抬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