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松了口气,累死了,好长时间没上手术台了还真有些生疏了。看了眼正盯着自己看的李敢,凌茵慕不免有些诧异:上次给霍去病缝他挺过来了,这次又给李敢缝,他也能挺过来,这古代人的体力都这么好的?!边收拾手术器具边说:“耐力不错,还没晕过去!目前看来手术很成功,如果再挺过一天后就会好的!”

  霍去病、杨岭、赵信也长叹了口气,皆起身活动着早已僵硬的身体,这按人还真是个体力活啊!霍去病则体贴的端过热水让凌茵慕净手,凌茵慕也不矫情,冲着霍去病笑了笑,仔仔细细的净着手。

  李广忙上前去看李敢,众人也都暗舒了一口气。汉武帝看着认真洗手的凌茵慕,不由感叹自己似乎对这位奇女子知之甚少,她的来历,她的生活背景,他都一无所知,从跟她下棋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心思缜密,才华了得,能预知不少事,而且连医术都如此了得,这整个太医院都解决不了的事,她竟然能解决,且这手法还真是奇特,什么缝合之术,在大汉真是闻所未闻的……看来是该好好查查了!

  连着洗了三遍手,凌茵慕才停下,仔细的擦完手。拿出干净的手帕擦着额头的汗,看了看有些欣喜又有些担忧的李氏父子,解释道:“伤口太大,又失血过多,多吃些补气养血的汤药,可能会发烧,挺过今天,烧退了就好了。我会一直守在这里,有什么不舒服就随时告诉我。”

  “老夫多谢凌茵慕姑娘”李广感激的向凌茵慕作揖说道。

  “李将军客气了,换成是另一个人遇到此事也会施以援手的。”凌茵慕轻轻一福回礼道。

  “凌茵慕姑娘,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了,倘若我李敢能渡此劫难,我这条命便是凌茵慕姑娘你的!”李敢有些哽咽的说道,那坚定的目光让人不敢相信他是刚做完手术的人。

  “你的命只是你自己的!何况现在还言之尚早,我不过是尽我所能罢了,能不能挺过去全靠你自己!你若实在过意不去,便好好保重自己,到时候在战场上多救几个同袍,让大汉的百姓少受些战乱之苦!”凌茵慕回答道,在现代世界里,人可都是有尊严和人格的,她可没兴趣要一个古人的性命。

  “好,我定谨记姑娘今日所言!”李敢承诺道。

  “唉呀,有什么话等你完全好了再说嘛!”东方朔打断了李敢的话,走到凌茵慕旁边激动的说道:“徒儿,为师今天可真是大开眼界啊,这世间竟还有如此奇术。”

  “是啊,如此医术若用到战场上定可大大减少战士的伤亡!”霍去病接过东方朔的话说道。卫青将军等人也点头赞同。

  “此法甚好,让军中的军医们分批来宫中太医院学习此法,凌茵慕姑娘便在太医院教他们便是,邓院判全力配合此事!”汉武帝开口说道。

  “臣(民女)遵旨!”二人领旨退下。

  镜花则适时走到凌茵慕旁边,“姑娘的衣衫都脏了,奴婢这就回去给姑娘拿更换的衣服去。”

  经镜花这一提醒,凌茵慕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方才想起刚刚拔箭的时候,李敢的血喷洒出来,白色的衣服上鲜红的血迹甚是醒目,还是要准备手术衣才好。

  凌茵慕正准备点头让镜花快去快回,汉武帝威严的声音响起,“荀攸,朕前日看到尚衣阁做的那件七彩百褶裙不错,拿过来给凌茵慕姑娘换上!”

  荀公公听了此话一惊忙跪在汉武帝面前,“陛下恕罪,那件七彩百褶裙是皇后娘娘专门让尚衣阁按美人的服饰规格为陛下新进封的陈美人订制的,昨日尚衣阁总管已经给陈美人送去了……”

  汉武帝凌厉的目光瞪着跪地的荀公公,殿内的气压骤降,安静的让人害怕。

  霍去病紧握袖中的拳头,皇上分明是故意的,他怎么可能认不出美人的服饰规格?!

  “都怪老臣的犬子连累凌茵慕姑娘了,老臣这便命人将最时兴的女子衣服送进宫给凌茵慕姑娘。”李广向汉武帝行了个军礼,诚恳的说道。

  凌茵慕当然明白李广将军是在将罪责住自己身上揽,转移汉武帝的视线,抖了抖衣摆,轻轻一福,“老将军言重了,这白色的衣裙上沾染的血迹正如同皑皑白雪中凌寒盛开的红梅,别致的紧。”

  “呵呵,徒儿就是与为师一样有着诗情画意的天斌!”东方朔接过话笑着说着。

  “这梅花的高洁与美丽倒是跟你像的很。”汉武帝的语气缓和了不少,但看着凌茵慕的眼神如同要把人吸进去般让人不敢直视。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凌茵慕泰然自若的回看着汉武帝,衣袖中的手心早已捏出了一把汗,这皇上也太强势了吧,都不询问别人心意的。

  @》酷}8匠I网…、首?…发3

  大殿内沉静依然。

  汉武帝看着与自己对视的凌茵慕,平时在后宫中别说女子,就是男子也没几个敢跟自己对视的,这个女人还真是特别呢!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她这是在埋怨自己不了解她的心意?!

  “凌茵慕姑娘刚刚的那个缝合之术,老夫还有许多不解,不知可否请凌茵慕姑娘指教一二?”邓院判适时的开口,打破了殿内的沉静。

  凌茵慕侧身对向邓院判和太医们,轻轻一福,道:“指教谈不上,大家只当一起相互学习就好,有什么不解的直接问就好了。”

  太医们都喜欢凌茵慕这个不藏着掖着又不摆架子的姑娘,不顾凌茵慕衣衫上的血污的涌到她旁边请教关于缝合的问题,凌茵慕也不拿捏,不厌其烦的一一解答。

  “陛下,您明日还要早朝,不如奴才先扶你去休息片刻,待李敢将军有何情况奴才再禀明陛下?”荀公公顺势劝道。

  “罢了,天色也不早了,留几个人在这守着就好,请教医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让凌茵慕休息一会,以后有的是请教的机会。”汉武帝说着起身向殿外走去。

  “恭送陛下”众人的声音响彻整个太医院的大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