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现代世界的输血和补液,凌茵慕只能准备了不太符合规定的糖水和盐水,一会让李敢喝下好了。好在前段时间用东方朔找来的烈酒多次蒸发提醇,倒是制出了二瓶类似酒精的消毒液,条件有限,凌茵慕只好用两个小酒坛装着放在医药箱中……

  一切准备就绪,时间也差不多了。凌茵慕走到塌边,看着坐在塌上的李广和躺在塌上的李敢,询问道:“你们决定用哪种方案?”

  殿内安静的能听到殿外落雪的簌簌声,就是作为君王的汉武帝此时也不好帮李广和李敢决定什么。沉默过后,李广慢慢的抬头,缓缓起身,平日凌厉的眼中只留下满满的苍桑,沙哑的声音在殿内回荡着:“选截肢吧!”

  “不,选缝合!”李敢坚定的打断道。

  “敢儿,你”李广猛的看向塌上的李敢,刚刚的一盏茶时间,他们父子二人相视无言,李广以为李敢只是沉默着让自己做决定。听到李敢的话李广害怕的对凌茵慕说道:“不,凌茵慕姑娘,我们不选缝合,选截肢!”说罢不等凌茵慕回应,李广忙拉着李敢的手劝道:“敢儿,选截肢吧,为父养你一辈子,没有问题的!”

  “父亲,儿子知道您是关心爱护我的!只是,身为堂堂三尺男儿,一辈子屈居内室真不是我的理想!儿子一心向武,如果以后连站起来都是奢望的话,儿子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儿子相信凌茵慕姑娘,如果真的治不好,也不过是儿子命该如此,跟凌茵慕姑娘毫无关系!父亲,恕儿子不孝,这次就请让儿子自己选择吧!”李敢诚恳的话语,坚强的语气,让不少人都眼眶湿润。

  此时的凌茵慕静静的看着躺在塌上的李敢,在现代,这种生死决别的场面凌茵慕曾看过无数次,但为愿意为医生说话的病人还是第一次,只不过此时李敢的坚强让凌茵慕有些心酸,希望自己熟知的历史是真的,李敢不要因此死去,不然自己真的很愧疚和自责!

  李广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敢,深深的点了点头,“好,我们就选缝合,凌茵慕姑娘,麻烦你了!”

  “嗯,好”凌茵慕走上前去,将糖水和盐水递到李敢面前,“尽最大能力喝下去,喝的越多,你活的可能性就越大!”说罢自己去温水盆中洗手,她洗手很认真很仔细,因为这里要制作手套比较难,而且这么难处理的伤口,不戴手套处理胜算才能最大!

  简单的话语对身为军将的李氏父子而言如同希望的曙光。李广忙端起碗,一碗一碗的喂李敢喝下。

  邓院判忙上前对凌茵慕试探的问道:“凌茵慕姑娘,可不可以让我们太医院也学习下这缝合之术?”一般能进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有自己的绝学,但能学习到别人绝技的机会倒不大,因为一般的太医都害怕别人学会了自己的绝技,自己将会无用武之地,所以都会对自己的绝技藏着掖着。

  凌茵慕对此没什么意见,这些对现代医学而言,几手所有的外科医生都会,只是技术好坏之分罢了。“当然可以,只是我在缝合的时候你们不能碰,更不能打扰我!”简洁,严肃,现在凌茵慕可没空跟他们解释什么无菌操作的原理。

  “好,我们就站在你们对面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邓院判和一众太医们忙点头同意。

  所有人都听话的跟一众太医们站到了塌的对面,荀公公还给汉武帝搬来了一个椅子放在人群的正中,椅子上放了厚厚的软垫,汉武帝也不推脱,走上前去坐下,倚身靠在椅子的扶手上。众人都恭敬的站在汉武帝的椅子后面,不再言语,安静的太医院内只能听到李敢喝糖、盐水的声音。

  待李敢实在喝不下了,凌茵慕则吩咐李敢再将一碗烈酒喝下,这里没有麻药,弄点烈酒意思下算了。喝了太多的糖、盐水的李敢,只勉强喝了半碗便死活喝不下了。

  “劳烦李广将军先退下,来几个人把李公子按住!”凌茵慕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凌茵慕姑娘,我要在这里陪着我儿子!我来按住他就好了!”李广辩解的说道,或许一会就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儿子了,怎么也要陪着他走过这最后一程。

  “凌茵慕姑娘且请放心,我不会乱动的。”李敢也豪气云天的说道。

  不是凌茵慕不相信他,实在的人的本能无法让人放心。“李将军还是站到对面去看吧,你在这里我……不好缝合!”

  “李将军且先退下!站在朕的旁边看好了!杨岭,你带几个人去将李公子按住!”明白凌茵慕担忧的汉武帝适时开口,李广只好领旨站在了汉武帝身边。

  本来想要自告奋勇上前的几个太医也退了下来,他们也知道站在旁边看的清楚,可对于手无傅鸡之力的他们,按住身为武将的李敢还真的做不来。

  “我来”几个声音上前,杨岭,霍去病,赵信和几个羽林军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不要太多,你们三个就好了!”凌茵慕对站在前面的杨岭、霍去病和赵信说道。其余人听话的下去了,没有半丝不满。

  杨岭、霍去病和赵信上前按凌茵慕所说的位置站好,将李敢按在塌上。凌茵慕已经洗好手,将药箱打开,药箱里金光闪闪,奇特的手术器具更让人好奇。

  穿针引线,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熟练,众太医面面相觑,这凌茵慕姑娘是准备把伤口当衣服缝起来吗?

  酷a3匠,"网O:唯u一#正版v,#√其他…都是b盗、版$P

  一切准备就绪,凌茵慕径直走到塌边,将手术器具放在塌边的案几上,吩咐杨岭他们三人把李敢侧过身去,伤腿放在上面。左腿跟部的伤口露出来,准备先将断了的肌腱缝起来。

  “按好!”简单冷清的话语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慑力。三个人点点头,杨岭坐在塌上按住李敢的肩头,霍去病和赵信则按住李敢的腿和膝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