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连忙侧身避开,清清淡淡的声音平白给人一种抚慰心灵的安定。“李将军如此可是折煞凌茵慕了,所谓医者父母心,只要凌茵慕可以做到的一定尽力做到,还是让我先看看李公子的伤势再说吧!”说完不再理会有些愣怔着的众人,径直绕过李广走向李敢的塌旁。

  院判邓浩哲心里不禁感慨自己的眼光,“医者父母心”这话可不是一般医者能说得出来的。

  凌茵慕若是知道邓院判此时所想估计会笑场,这话,现代世界人尽皆知啊!

  凌茵慕一个人站在李敢塌边,此时的李敢面色和嘴唇都有些苍白,应该是失血过多导致,一双眼睛却仍旧有神,看到站在塌边的凌茵慕,倒是浅浅一笑,没想到自己会让一个女子来救,而且这个女子倒还是自己曾经想要欺负的。刚刚自己的父亲求凌茵慕,李敢整个心都揪起来了,害怕凌茵慕因为以前的事为难自己的父亲,可听到凌茵慕说的那句“医者父母心”李敢觉得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女子的胸襟还真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比拟的。看着眼前的凌茵慕,李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凌茵慕姑娘,以前的事都是在下的错,真的很对不起,这次麻烦你了,你尽管放心,不管结果如何我和父亲都不会怪你的。”

  这话倒是让凌茵慕有些意外,凌茵慕微微一笑,这一笑婉若天边的云霞,清丽旖旎,让李敢不禁有些失神,轻轻浅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以前的什么事?我都不记得了!你且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最大能力来救你的。”

  “嗯,我相信你”李敢一愣,坚定的说道。

  邓院判和一众太院也来到了凌茵慕身边,边看凌茵慕检查李敢的伤口边告诉之前的情况,凌茵慕发现李敢左臂上的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左腿上的伤可就不那么乐观了,估计一支箭尖贯穿李敢的左腿跟部,箭已拔出,但伤口太深,已伤到脚筋,太医院众人不会缝合之术更别说缝脚筋这样的,所以只能一直拖着。更严重的是还有一支断箭在李敢左大腿上,只要一动便会血流如注,看样子应该伤到了大血管,只是有没有伤到动脉还不好说,要把箭拔出来才能知晓。

  在凌茵慕来之前太医院有一个方案便是截肢,只是李广将军和李敢皆不同意,李敢身为武将之后,如果没有了左腿那还不如死了,所以邓太医便向皇上举荐凌茵慕,希望凌茵慕可以有方法医治。虽然太医院众太医看到凌茵慕不过是一个小姑娘,但介于皇上和邓院判在都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

  p最D新章k节上《酷匠◇网。@

  凌茵慕仔细检查完之后,觉得脚筋断了缝起来即可,时间不是太久,愈合情况应该不错,这个问题倒不是太大。可难就难在李敢大腿上那处,不管是伤的动脉还是静脉,如果拔出箭头后缝合慢些,李敢支撑不住,血流一多,便会有生命危险,当然伤到动脉的话危险性则更大。如果放在现代,这倒不是太大的问题,可以补液和输血,可是这里,倒还没这么先进的技术,如果要走缝合这条路的话,只能让李敢硬撑,而且凌茵慕发现这个朝代还没有麻沸散之类的,自己之前也疏忽了这点,可现在很显然的是,李敢是不可能等自己再来研制出什么麻沸散之类的再手术了。

  确诊之后,凌茵慕对李广和李敢郑重的说道:“李将军,李公子腿上的伤确实很严重!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一是众太医先前说过的那个截肢,这个可以保住李公子一命,当然后果就不用我再说了。还有一个比较难,李公子脚跟上的伤已经伤及筋腱,这个我可以用缝合之术缝起来,李公子年轻,且筋腱伤的并不太重再加上时间并不算太长,愈合效果应该尚可。难就难在李公子大腿上这处,看情形应该是已经伤及大血管,但具体情况还要把箭拔了才能知晓,可拔箭的过程凶险万分,血液如注,如果李公子一个挺不住,恐怕会有性命之忧。不知李将军和李公子要选择哪个?”

  众人静静的听着凌茵慕的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什么缝合之术,更没听过筋腱之类的,应该就是指经脉吧,还从没听过经脉断了的人还可以愈合。就是邓院判,如果没有遇到凌茵慕,对于李敢这种病症,当然是直接截肢了。

  “请问凌茵慕姑娘,如果选择缝合术,你有几成把握?”李敢期盼的问道。

  “四成!截肢的话有九成!”作为一名来自现代世界的职业医生,诚实的告知病情让病患及其家属作出最有利的权衡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李广听罢面露难色,虽然他久经沙场,杀伐果断,但面对自己的儿子他则犹豫不决,如果截肢自己的儿子至少可以活着……

  “你们可以有一盏茶的时间考虑,这伤越早解决越好。无论你们作何选择,我都会全力以赴的!”凌茵慕说罢,自顾自的扯掉披风。

  并让太医院准备温水、盐、糖、烈酒。虽然大家很好奇,但都没有多问,邓院判更是配合的命太医院准备,不一会就将凌茵慕要的东西准备齐全。

  披风里面的凌茵慕穿着白色的收腰长裙,是镜花和水月按凌茵慕的喜好改制的,不似汉朝服饰的宽松繁复。既方便活动又将凌茵慕的纤纤玉腰显得更加不盈一握,清爽干练,灵动圣洁,颇有些现代医生的感觉。从袖中扯出一方帕子将头发包起来,又用绳子将两个袖口扎紧,这样一来更方便操作。

  从药箱中拿出一个口罩戴上,口罩是镜花帮忙缝制的,因为某涵的女红一用到布上实在是拿不出手……本来还准备让镜花和水月有空了再做几件罩衣之类的,这样做手术时就可以把罩衣穿在外面当手术服了,只是这几天她们二人不得空,还没来得及做,只好先将就一下了。

  只能先感慨下,某敢受伤的真不是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